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中醫學論文 > 中醫食療學論文

《食醫心鑒》對后世食治、本草、方劑及臨床各科的影響

來源:山東中醫藥大學學報 作者: 孟璽; 季強; 楊金萍
發布于:2021-08-18 共6650字

  摘要:《食醫心鑒》由唐代成都醫學博士昝殷撰于公元9世紀,其內容包括多篇食治醫論與眾多食療方,對后世食治、本草、方劑及臨床各科的發展都有一定影響。(1)繼承《千金要方·食治》的理論,指出多種病證使用食物治療的優勢,促進了食治理論的發展與食療方的普及。(2)記載了部分藥食的性味功效、服用方法,多以常見米谷及肉類食物為主,亦包括外來藥食。(3)所載食療方記載詳細,劑型多樣,為后世食療方的創制提供了參考,尤其是粥、面食、茶、酒等劑型的使用。(4)食療方涉及病證包括內外婦兒各科,被后世眾多醫籍引用,促進了臨床各科的發展。

  關鍵詞:《食醫心鑒》 ;《食醫心鏡》;昝殷;《千金要方食治》;食療方;食治;

  Abstract:ShiYi XinJian was written by ZAN Yin,the doctor of medicine in Chengdu of Tang Dynasty in the 9 th century A.D. It contains many diet therapy theories and dietotherapy prescriptions,which have a certain influence on the development of diet therapy,Chinese materia medica,prescriptions and clinical disciplines.(1) It inherited the theory of Valuable Prescriptions for Emergency · Diet Therapy,and pointed out the advantages of using diet therapy for various diseases,which promote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diet therapy theory and the popularization of dietotherapy prescriptions.(2) It recorded some properties,flavors,effects and administration methods of some medicines and foods,mostly including common rice,grains and meat foods,as well as foreign medicines and foods.(3)It recorded dietotherapy prescriptions in details and various dosage forms,which provided references for the creation of dietotherapy prescriptions for later generations,especially the use of porridge,pasta,tea,wine and other dosage forms.(4) The dietotherapy prescriptions involved diseases and syndromes,including internal medicine and surgery,gynecology and pediatrics,and were cited by many medical books in later generations,which promoted the development of clinical disciplines.

  《食醫心鑒》共3卷,由唐代成都醫學博士昝殷撰于9世紀,原名《食醫心鏡》,宋時避宋太祖祖父趙敬諱改“鏡”為“鑒”,后世多未回改。全書記載有眾多由食物或佐以少量藥物配伍組成的食療方,是繼《千金要方·食治》《食療本草》后唐代又一部食治專著。原書在明代以前即已亡佚,今有從朝鮮《醫方類聚》輯出佚本。雖原書早佚,但部分內容被《太平圣惠方》《證類本草》等書收錄,后世眾多醫籍再次轉引,因此本書內容多通過他書轉引流傳,這些內容對后世產生積極影響,對于食治及本草、方劑、臨床各科的發展都具有重要意義,現將其主要影響論述如下。

  1 推動食治理論發展及食療方的使用

  1.1 推動食治理論的發展

  食治,即利用食物治療疾病,歷史悠久。《周禮·天官》便將食醫列于各類醫官之首,《漢書·藝文志·方技略》“經方十一家”著錄有《神農黃帝食禁》七卷,《金匱要略》設專篇論述眾多食物的食用禁忌與中毒治療,并載“當歸生姜羊肉湯治療寒疝腹中痛”,沿用至今。至唐代,孫思邈在《千金要方》卷26專論食治,提出“安身之本,必資于食”“食療不愈,然后命藥”的理論,將食治列于藥治之前。《食醫心鑒》繼承了孫思邈的理論,并在此基礎上具體論述了多種疾病食治的重要性。如《食醫心鑒·論脾胃氣弱不多下食》圍繞“脾胃為土臟”展開論述,提出“人之虛者,補之以味”,并佐以《左傳》“味以行氣,氣以實志”等內容,指出脾胃氣弱會導致諸多病證,治療“宜以飲食,和邪益脾胃氣,滋臟腑,養于經脈”[1],提出此病應以食治為佳,最后借用《千金要方·食治》內容“凡欲治病,且以食療,不愈,然后命藥”升華食治之重要。又如《食醫心鑒·論婦人產后》論述產婦生產之理:“十月既足,百骨坼,肥肉開解,兒始能生。百日之內,猶尚虛羸。時人將為一月,便云平復,豈不謬乎?”[2]831強調婦人生產之后身體尚虛,使用性味平和的食物治療疾病較藥物能減輕對于產婦的傷害。《食醫心鑒》相關醫論,加深了對于各種疾病食治優勢的認識,促進了食治理論的發展,《太平圣惠方·食治》《圣濟總錄·食治門》《普濟方·食治門》皆對其醫論進行了引用。

  1.2 推動了食療方的使用

  《食醫心鑒》除有多篇醫論流傳外,亦有300余首食療方存世。這些食療方的流傳,促進了食治的普及與發展,使食療方的應用更加廣泛。在此之前,《金匱要略》《肘后備急方》雖載有食療方,但數量很少,至孫思邈《千金要方》雖有“食治”一卷,但論述內容乃是果實、蔬菜、米谷、鳥獸四類150余種食物的四氣五味、毒性有無、功效主治及使用禁忌等,部分使用食物的方劑與藥物方劑一同列于其他卷次。《千金翼方·養老食療》雖載方17首,但觀其方劑,并非全是以食物為主的食療方,如大黃芪丸方,由黃芪、柏子仁、天冬等31味藥構成,其中僅山藥、薏苡仁兩味可完全稱作食物。而《食醫心鑒》食療方,多是以米谷、蔬果、肉類等食物為主,藥物所占比重很低,如治產后赤白痢,取馬齒莧、紅米作粥食之,方中馬齒莧有止痢作用,加入米作粥可顧護脾胃,又可緩馬齒莧寒涼之性,以防過寒傷及產婦。《食醫心鑒》重視食物的應用,記載眾多食療方,使食治的地位得到上升。后世開始重視食療方的應用,如北宋官修方書《太平圣惠方》《圣濟總錄》皆單列“食治”記載食療方,其中引自《食醫心鑒》的方劑不勝枚舉。此外,部分醫書亦重視食療方的使用,所載食療方雖未注明出處,但追根溯源,依然出自《食醫心鑒》,如元·王好古《醫壘元戎·藏用丸加減例》云:“治十種水氣不差垂死。以青頭鴨一只,治如食法,細切,和米并五味煮,令極熱,作粥食之。”[3]與《證類本草》“白鴨屎”條下附方引《食醫心鑒》[4]542內容相同。現代臨床觀察也表明,《食醫心鑒》所載食療方具有一定療效,如陳禹[5]通過臨床使用《食醫心鑒》食療方,對氣滯腹痛者給予紫蘇子粥,血瘀腹痛者給予桃仁粥,寒凝腹痛者給予高良姜粥,結果發現患者腹痛癥狀明顯緩解。

  2 加深了對部分藥物與食物藥用的認識

  2.1 加深了對部分藥食性味功效的認識

  《食醫心鑒》雖為方書,但亦有部分藥食性味功效的記載,如記載藕實“味甘,平,無毒,主補中養神,益氣力,除百病,久服令人歡心,止渴去熱,輕身耐老,不饑延年”[4]632,《證類本草》《飲膳正要》均將本條收錄。《食醫心鑒》對于本草發展的貢獻,更多地集中于食療方中。《證類本草》有90余味藥在附方引用《食醫心鑒》的內容,其中包含眾多單味藥或兩三味藥的單方驗方。如在“大豆”條下,記載《食醫心鑒》附方5首,多只使用大豆一味,或入酒中服用,治療疾病包括風毒攻心、胃中熱、妊娠腰痛、產后風虛等[4]673。對于單味或兩三味食物所組成食療方的記載,不僅體現了中醫簡便驗廉的特性,也有利于對相關藥物功效進行更全面認識。

  2.2 論述了藥食內服外用的方法

  《食醫心鑒》除詳細記載藥食功效外,對于服用方法亦多有論述。如對于羊肉,“腦中風,汗自出。白羊肉一斤切,如常法調和,腌臘食之”,而“治脾胃氣冷,食入口即吐出。羊肉半斤,去脂膜,切作生”[4]509,不同的服用方法,可對藥物性味歸經產生一定影響,從而可治療不同疾病。《食醫心鑒》亦記載部分草木類生鮮取汁服用,如治小兒血痢,“取生馬齒莧,絞汁一大合,和蜜一匙匕,空心飲之”[4]728,治熱淋,“取葡萄、藕、生地黃三味取汁,與蜜相和,煎如稀餳,食前服用”[6]。這種取汁服用的方法,《太平圣惠方》《圣濟總錄》多有沿用。除內服外,《食醫心鑒》還有關于藥食外用的記載,如“治漆咬,用韭葉研傅之”[4]714,“治蝎螫人,以醋磨附子傅之”[4]687,這些外用藥食,多用于治療蛇蟲咬傷或外科疾病,相對于內服藥物更容易直達病所,從而縮短治療時間。

  縱觀現存《食醫心鑒》食療方,米谷、肉類等常見食物使用次數最多,這些食材多為藥性平和之品,且相對易得,既有利于食療方的制作,又可防止藥性猛烈傷及病者。如治產后虛損,乳汁不下,用“豬蹄粥方”,用豬蹄一只,白米一升,煮粥食用[2]833,《名醫別錄》云:“豬四足,小寒,治傷撻,下乳汁。”[7]295本方豬蹄通乳,加米作粥可增強補益之效,所使用豬蹄,要比功效相似的野生動物穿山甲鱗片更易取材。且穿山甲性走,《藥性論》云其“有大毒”,《本草備要》指出“元氣虛者慎用”[8],而產婦“百日之內,猶尚虛羸”,此時使用穿山甲有可能傷及產婦。“豬蹄粥方”使用豬蹄,不僅節約成本,而且藥性平和,更適于產婦。

  此外,《食醫心鑒》中還不乏外來藥食。如有鯽魚鲙方,治產后赤白痢、臍肚痛、不下食,用“鯽魚一斤,作鲙,蒔蘿、橘皮、蕪荑、干姜、胡椒各一分作末,右以鲙投熱豉汁中良久,下諸末,調和食之”[2]833,方中蒔蘿、蕪荑、胡椒皆為外來品種,《海藥本草》引《廣州記》云:“(蒔蘿)生波斯國,馬芹子即黑色而重,蒔蘿子即褐色而輕。”[4]291有關蒔蘿功效的記載,本草書最早見于五代《海藥本草》與《日華子本草》,而《食醫心鑒》成書年代較以上兩者早近百年,或為現存文獻中最早將蒔蘿用于治療疾病的醫籍。《食醫心鑒》雖為方書,但對眾多本草的功效、使用亦多有貢獻。

1.png

  3 促進了多種食療方劑型的應用

  由于《食醫心鑒》早佚,其所載食療方數目不得而知,但僅《證類本草》《醫方類聚》引用的就有三百余首。這些食療方,多以食物為主,或佐以少量藥物,選材豐富,且多為易得品種,方中含食物與藥物總味數較少,制作考究,劑型豐富多樣,多以日常食物為主,所主疾病、藥食劑量、煎服方法等內容記載詳細。以上特點,為后世新食療方的創制提供了參考,其中對于食療方劑型的選擇影響最大。

  3.1 粥及面食

  《食醫心鑒》成書之前,食療方的劑型以湯劑為主,如《千金要方·脾臟下·小兒痢第十》有四物粱米湯方治小兒泄瀉,方用粱米、黍米、稻米、蠟四味,“以水五升,東向灶煮粱米三沸,去滓,復以汁煮稻米三沸,去滓,復以汁煮黍米三沸,去滓,以蠟納汁中和之,蠟消取飲之”[9],即使用到粱米、黍米、稻米,亦未作粥服用。而《食醫心鑒》食療方多作粥食用,如治赤白痢“以蔥一握,細切,和米煮粥,空心食之”[4]712,“薤白一握,切,煮作粥食之。”[4]715粥治療疾病歷史悠久,早在《五十二病方》中就有以青粱米為粥治療蚖病的記載[10]。《素問·玉機真臟論》云:“漿粥入胃,泄注止,則虛者活。”《食醫心鑒》以上兩方作粥食用,可補益因下痢造成的身體虛損。除粥外,《食醫心鑒》食療方也吸納日常生活中其他類型的食物,如羊肉索餅、雞肉餛飩等。《食療本草》載小麥面能“補中益氣,和五臟,調經絡,續氣脈”[7]180,將食療方作成面食不僅可以提升口感,尚能增強原方補益作用。《食醫心鑒》中對粥及面食的普遍使用,對后世創制食療方劑型選擇有一定影響,《太平圣惠方·食治》《圣濟總錄·食治門》所載食療方中有一半以上制作成粥及各類面食。

  3.2 茶劑及酒劑

  《食醫心鑒》亦重視茶劑、酒劑的運用,促進了茶劑與酒劑的發展。在唐代,“茶道大行,王公朝士無不飲者”[11],關于茶強身保健和延年益壽的作用廣為流傳[12]。《食療本草》云:“茗葉,利大腸,去熱解痰,煮取汁,用煮粥良。”[13]《食醫心鑒》亦記載對于茶的使用,如“主赤白痢及熱毒痢,好茶一斤,炙搗末,濃煎一二盞吃,瘥”[4]426。此外還將部分其他食療方按煮茶方式制作,如“治野雞痔下血、腸風、明目方:嫩槐葉一斤,蒸如造炙法,取葉碾作末,如茶法煎呷之”[4]377。《食醫心鑒》對于茶及茶劑的應用,促進了茶劑的應用與發展,后世《太平圣惠方》在“食治”處單列“藥茶諸方”,記載茶類及煮茶法制作的食療方。

  唐代飲酒之風盛行,《食醫心鑒》亦有多首食療方作酒劑服用,如“治產后風虛,五緩六急,手足頑痹,頭旋眼眩,血氣不調:大豆一升,炒令熟,熱投三升酒中,密封,隨性飲之”[4]673;“主補虛,去風濕痹:醍醐二大兩,暖酒一杯,和醍醐一匙服之”[4]498。《名醫別錄》載酒“主行藥勢,殺邪惡氣”[7]208,以上兩方中加入酒可以行藥勢、通經絡,利于藥物直達病所。

  3.3 劑型應用靈活

  《食醫心鑒》不斷吸納日常生活中的食物,使食療方與普通食物的聯系日趨緊密。部分食療方食物用量大,可直接日常食用,如治狂病經久不瘥,或歌或笑,行走不休,發動無時,用“猳豬肉一斤,煮令熟,細切作膾,和醬、醋食之。或羹、粥炒,任性服之”[4]526,豬肉一斤足夠一人一頓的飯量。此外,有些日常食物也作為食療方使用,如《食醫心鑒》治五痔下血不止,用杏仁粥方。杏仁煮粥在唐宋多見,有“可憐時節足風情,杏子粥香如冷餳”的詩句[14]。《食醫心鑒》亦注重食療方味道,如青羊肝方,用“青羊肝一具,細起薄切,以水洗漉出瀝干”,方后注“以五味、醬、醋食之”[4]510,加入五味、醬、醋等佐料,可提升青羊肝的口感。以上特點,使食療方與普通食物的聯系日趨緊密。

  4 為臨床各科提供諸多食療方劑

  4.1 擴大了食治的范圍

  《千金要方》與《千金翼方》零星記載的食療方,治療范圍僅涉及水腫、產后病等幾種。至《食醫心鑒》,雖因原書亡佚致具體治療病證數目不得而知,但從各書引《食醫心鑒》內容來看,其治療范圍較《千金方》廣泛很多,僅《醫方類聚》所引內容就涵蓋了中風、腳氣、厭食、噎病、消渴、水腫、淋病、小便數、痢疾、痔病、妊娠病、產后病、兒科病、漆瘡等十余種,《證類本草》所引內容還可見傷寒、霍亂、耳病及目疾等病證。本書對于各食療方所主病證,記載亦十分詳細,如治療中風的食療方,有主心脾有熱者,有治頭痛心煩者,有理四肢不溫者,均在方前加以詳細說明。

  4.2 被臨床各科專著引用

  《食醫心鑒》食療方涉及病證范圍廣,對于臨床各科多有影響。如楊用道精選《證類本草》附方收錄于《肘后備急方》各病證之下所作《附廣肘后方》,就包含十余首《食醫心鑒》方劑,《古今醫統大全》《醫學綱目》等綜合性醫書亦對《食醫心鑒》各科方劑進行收錄。此外,臨床各科專著也多有引用,如婦科專著《女科證治準繩》就載有前文所提及的大豆酒方治產后風虛,眼科專著《秘傳眼科龍木論》亦有至少5首方劑引自《食醫心鑒》。

  由于食療方多使用性味平和的藥食,因此對于老人與小兒尤其適宜。北宋《養老奉親書·食治養老序》云:“今以《食醫心鏡》《食療本草》《詮食要法》《諸家法饌》《太平圣惠方·食治諸法》,類成養老食治方。”[15]作者陳直記錄所引書目時將《食醫心鑒》排在首位。劉昉《幼幼新書》也有近十首方劑引用《食醫心鑒》,且將部分方劑治療范圍擴大,如前文所述青羊肝方,《食醫心鑒》用治“目熱赤痛,如隔紗觳,看物不分明”[4]510,而《幼幼新書》將其治療范圍擴大到小兒驚癇[16]。可見,臨床各科不僅繼承《食醫心鑒》原有方劑,且在其基礎上有所發展。

  總之,《食醫心鑒》成書后雖早佚,僅能依附他書流傳部分佚文,但這些內容依然具有重要意義,不僅為食治理論與食療方的發展奠定了基礎,而且對于本草、方劑與臨床各科的發展皆有所影響。

  參考文獻

  [1]昝殷.食醫心鑒[M]/醫方類聚第5冊浙江省中醫研究所,湖州中醫院,校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1982:564.

  [2]昝殷.食醫心鑒[M]/醫方類聚第10冊浙江省中醫研究所,湖州中醫院,校.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1982.

  [3]王好古.醫壘元戎[M].竹劍平,歐春,金策,校注.2015:263.

  [4]昝殷.食醫心鑒[M]/唐慎微.證類本草郭君雙,金繡梅,趙益梅,校注.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 2011.

  [5]陳禹《食醫心鑒》食療方劑中谷類作用的研究[J].山西中醫學院學報, 2012,13(3):157-158.

  [6]昝殷食醫心鑒[M]/醫方類聚第6冊浙江省中醫研究所,湖州中醫院,校.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1982:590.

  [7]陶弘景.名醫別錄(輯校本) [M].尚志鈞,輯校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1986.

  [8]汪昂.本草備要[M].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 2012:189.

  [9]孫思邈.備急千金要方[M].焦振廉,胡玲,張琳葉,等校注.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 2011:276.

  [10]嚴健民五十二病方注譯[M]北京:中醫古籍出版社, 2005:55.

  [11]封演.四庫家藏封氏聞見記[M].濟南:山東畫報出版社,2004:26.

  [12]章傳政,肖正廣.中國藥茶發展述略[J].農業考古, 2019(5):212-217.

  [13]孟詵.食療本草[M]/唐慎微.證類本草郭君雙,金秀梅,趙益梅,校注.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 2011:426.

  [14]曹寅, 袁定求,沈三管,等.全唐詩七[M].黃鈞,龍華,張鐵燕, 等校長沙:岳麓書社, 1998:563.

  [15]陳直養老奉親書[M]/鄒鉉壽親養老新書張成博,楊海燕,李文華,點校.天津:天津科學技術出版社, 2003:23.

  [16]劉防幼幼新書[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1987:405.


作者單位:山東中醫藥大學中醫文獻與文化研究院
原文出處:孟璽,季強,楊金萍.《食醫心鑒》影響探析[J].山東中醫藥大學學報,2021,45(03):409-412.
    相關內容推薦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桃花影院亚洲综合网更新影片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