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現當代文學論文

古典主義在中國現代文學中的發展、形態及價值

來源:中國多媒體與網絡教學學報(中旬 作者:李鮮蘭
發布于:2021-08-13 共7795字

  摘    要: 中國現代文壇中雖未形成古典主義思潮,但古典主義卻一直影響著中國現代文學。本文運用文獻法、歸納總結法對中國現代文學中的古典主義發展歷程、存在形態、實際價值等進行分析論述,以供參考。

  關鍵詞 :     古典主義;中國現代文學;發展歷程;現實價值;

  Abstract: Although there is no classical trend of thought in modern Chinese literature,classicism has been influencing modern Chinese literature.In this paper,the development course,existence form and actual value of classicism in Chinese modern literature are analyzed and discussed by means of literature method and induction and summary method for reference.

  Keyword: Classicism; Modern Chinese Literature; Development course; Real value;

  古典主義是一個有著寬泛內涵與復雜意義的概念。在《何謂古典主義》一文中鄭振鐸說道:“我們一想到‘古典主義’這個詞,歧義的意思便立刻紛呈到我們的思路里。”可以說對于什么是古典主義這一問題,很難給出一個明確的回答。下面結合實際,就什么是古典主義以及中國現代文學中的古典主義做具體分析。

  一、古典主義簡析

  古典主義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社會環境中被賦予不同的內涵,有時古典主義是一個描述性的術語,有時古典主義是一個特定的文學思潮概念,有時古典主義又是一個評價性的術語。某些學者認為古典主義是一種“典型的、模范的、同類事物中最優秀的一種。”歐文·白璧德曾經說過:“當一件東西屬于高等階層或最優秀的階層時,只要將其意思稍微擴展一下,它就成為古典主義的了”。但也有些學者持相反的態度,認為古典主義是倒退、復古,對人性起到了一定的壓抑與限制作用。

  綜合各種與古典主義有關的研究、評價,可知古典主義大致有以下特征:以人文主義為思想內核。古典主義在一定程度上是以人為中心,立足人自身的經歷去看待宇宙人生。古典主義中的人文主義思想肯定人的智慧與理性,重視人的價值,主張以人的理性與明辨真偽,指導生活,讓人性得到充分發展。古典主義所強調的人性是理性、普遍且永恒的。有學者指出,古典主義就是人文主義在文學藝術中的發展,他們相信人性的普遍永恒,認為藝術要摹仿這些普遍永恒的人性。基于以上認知,下面就中國現代文學中的古典主義做具體分析。

1.png

  二、新文化運動中的古典主義

  在新文學建設初期,古典主義普遍不被人們所接,這或許與人們對古典主義的理解有關。部分學者或群眾將古典主義看作是對舊文學的眷戀、認同與倡導,從而導致古典主義被新文學界唾棄甚至是攻擊。如新文化運動的發起者之一陳獨秀就在《文學革命論》中批判古典主義,他說道“吾國文藝,猶在古典主義、理想主義時代,今后當趨向寫實主義”。在新文化運動發起后,新文學家門跟隨著“歐洲文藝思想之變遷”的腳步大力推進白話文發展,而對我國文言文文學比較抵觸,認為古典主義文學具有“浮華頹敗之惡風”。盡管許多文學家對中國古典文學以及古典主義持批判態度,但是他們對古典主義的美學價值、典雅之風等也做出了相對客觀公正的評價。在當時十分復雜的時代語境下,古典主義并未在文學家的作品中起到積極正向的作用,許多新文學家是將古典主義作為文學發展道路上的一個逆向參考。文學家們談論古典主義、注意古典主義,但是不接受其是一種文學創作方法。

  在諸多的批判與聲討中,也有為古典主義發聲辯護的。如學衡派文人就對古典主義有不同的看法,他們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并且推崇古典主義對理性的運用以及對情感的克制。但深入研究就可知,這種認同也是從特定的角度出發,在特定的背景下進行。學衡派文人對古典主義也是懷有質疑,并且一些學衡派文人還愿意從與浪漫主義相調和的角度去理解古典主義,他們指出“所謂主理之古典主義,非與主情之浪漫主義,有絕對不相容之處。”在《中國新文學大系》中,鄭伯奇將學衡派稱為“新古典主義”,并且他指出“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到這百多年來西歐活動過了的文學傾向也紛至沓然流入到中國。浪漫主義、現實主義、象征主義、新古典主義甚至表現派,未來派等尚未成熟的傾向都在這五年間在中國文學史上露過一下面目。”由此可以看出,在當時那個語境下,古典主義的影響普遍被人們所忽視,古典主義的審美原則、創作方法也普遍不為人們所接受。李何林斷定中國現代文學直至30年代都“未像西洋似的行成一種‘古典主義’的文藝思潮,而且沒有什么作品”。古典主義在當時被多種條件限制沒有一種中國的古典主義文學形制。如果說在現代中國文學中古典主義留下了一些的影跡,那么就是一些文學作品中有一些有古典主義有關的意念形態,真正將古典主義作為一種文學創作方法而創作出的作品是沒有的。在現代文學中,古典主義多是受到質疑、批判與規避。

  三、中國現代文學中的古典主義

  1.新詩格律與古典主義

  在一派新文學家中,梁實秋堪稱是中國表述古典主義興味最濃的一人,他認為一些人用來定義古典主義的“三一律”并不是合理的對古典主義提出的戒律,梁實秋認為亞里士多德并說過有關時間限制的話,也沒有將“太陽一周”作為期限。梁實秋認為“三一律”是來自于意大利文人喀斯臺爾維特羅的生造與臆測。

  除此之外,在新文化運動蓬勃發展的背景下,也有人認為新古典主義可以稱得上是一種大文學思潮,這部分人認為,或許正是古典主義才催生了中國現代格律詩派。這樣的看法顯然有許多狹隘之處但也并非一無是處,如他們對古典主義提高了警惕,意識到了古典主義與中國現代文學實際上沒有完全脫離,盡管中國新一派文人非常抵觸古典主義,但古典主義依然在中國現代文學中留下了隱跡。然而,古典主義是否真正與新詩格律論存在密切關系還有待進一步研究與考證。

  梁實秋雖然也是新月派的作家,但是他的文學觀念、學術背景等與徐志摩、聞一多等人有很大差異,梁實秋所遵奉的白壁德新人文主義也與古典主義存有不同。而徐志摩、聞一多等更是與新人文主義沒有多大關系,他們倡導的是新詩格律,新古典主義并非他們的思想資源。

  在較早以前,朱自清就認為作家學者對新詩格律的探索是一種“新詩形式運動”,朱自清否認了古典主義對新詩格律產生了影響,它認為新詩格律是自成一派。不僅朱自清,聞一多、徐志摩等均沒有以古典主義為基石去研究詩歌。通過研究聞一多的相關作品以及言論可知,聞一多也不是從古典主義的秩序與規范意識出發去解釋或強調新詩格律,他主要是立足音樂美、節奏感等角度來分析與探索詩歌的形式。

  徐志摩研究新詩格律的思想以及出發點與聞一多有相似之處,徐志摩寫詩、研究詩均十分重視詩的音節,他注重詩的形式之美,因此徐志摩的出發點并不同于古典主義中的理性制約思想。他對于詩的實質的探尋是從另一個角度出發。并且徐志摩提出的詩“內在的音節”與新人文主義中所倡導的“內在的節制”也有本質的不同,新人文主義中的“內在的節制”才是與古典主義理念有直接的精神聯系。可以說以梁實秋、聞一多、徐志摩等為首的新月詩人,他們并沒有受到古典主義的影響,創作中也沒有古典主義的隱跡。如果古典主義有過一整套的創作方法,則它從未被中國現代文學家所正視以及使用過。

  除了新詩格律上探尋古典主義外,也有學者將來京派的某種文學趣味與古典主義聯系起來,這部分學者認為,只要對浪漫傾向進行了反思與否定,那么文學趣味句與古典主義相通。但顯然這種理解是錯誤的。

  或許對于一些中國現代文學家來說,古典主義曾在理念思維層面給他們留下了深刻印象,對他們的創作思路等產生了一定影響,但是古典主義并沒有被作為一種工具而真正運用到文學創作中。在中國現代文學家中,一部分人比較偏激的否定古典主義,一部分人對古典主義持有客觀公平的態度。但無論是抱有哪種態度的文學家,都沒有因循著古典主義的創作方法進行創作,沒有將古典主義的工具性價值發揮出來。

  2.文學批評與古典主義

  深入研究與分析可知,古典主義并沒有作為一種創作方法而被中國現代文學家所接受,這導致所有與古典主義相關的文學都停滯于理論層面,古典主義的文學思潮與文學運動并沒有發展起來。在中國現代文學理論與批評中,古典主義更多的是作為一種觀念操守存在,這使古典主義的發展越來越低調且封閉。在梁實秋、學衡派文人的印象中,古典主義的文學批評最引人注目,而文學創作性則不具備多大價值。古典主義范疇中的包括了經典、規范、秩序等的文學批評具有一定的實用性。有學者提出,在中國現代文學中,古典主義主要在兩個方面有所顯現,一是文學家們創作的演說、詩歌、故事、劇作等作品,而是文學評論家、批評者們的作品。梁實秋等人對古典主義的關注更多的是放在文學批評方面。

  在一派的新文學家,梁秋實最明確的運用古典主義理念進行文學批評,他對于古典主義的意義(即非工具理性也非價值理性)也理解的最為深刻,把握的最為精準。梁秋實對古典主義的工具理性意義予以否認,對“三律一疑”之類的說法也抱有質疑態度。對首開古典主義文學批評路徑的賀拉斯,梁實秋給予了這樣的評價:“何瑞思的批評大致是不錯的,其最為人詬病的地方,即在于他定下了幾條實際的文學規定”。梁實秋做出的評價,是從工具理性層面對賀拉斯的批評觀念做出了否定,但在理性意念層面對其的有關理論做出了肯定。

  朱光潛對古典主義做了更深入地研究,他認為人們在一般意義上所說的古典主義包含兩種意義,一種是要將某種特殊風格定為文學標準與模范的主張,一種是古典文學所表現出來的特殊風格。其中將來某種風格定義為古典主義的,最終體現出的是一種假古典主義,假古典主義不具備古典主義真正的精神,只是僵硬地去遵循一些標準與信條。朱光潛的這樣評價實際上與梁實秋的觀點有相同之處。梁實秋認為新古典主義就是偽古典主義,他感知到新古典正逐漸引起人們的反感與唾棄。梁實秋不贊同新古典主義將古典主義的意念變為價值理性的闡揚。梁實秋與朱光潛在某些層面上達成了共識,從他們相似的理解或闡述中可以看到,古典主義的質點是意義建構,新古典主義卻未能抓住古典主義的這一本質特征,只是一味宣揚價值理性,這導致新古典主義更被人們所抵觸。此外,古典主義的意念通向文學標準和價值的確立,但這并不意味著古典主義就是文學價值或文學標準本身,古典主義只是表明在文學中秩序與紀律的重要性。古典主義是一種意念的歷練,并不是價值理性的闡發。

  在眾多的新文學家中,梁實秋的文學批評是最具有古典主義精粹的。這是因為,盡管梁實秋尚未完全把握古典主義,但是他明確意識到“三一律”或者是其他的文學規范并不是十分重要,方法終究是小事,而標準才最為重要。梁實秋在進行文學批評時,只是進行客觀的判斷,是對作品的價值進行衡量評估,并沒有倡導或宣揚某種價值理性。

  3.新人文主義與古典主義

  進行深入研究就可知,古典主義的精神實質是:“標準是一種意念的體現,用以判斷和分析價值,但并不一定作為推動次此價值實現的動力。”學衡派文人、梁實秋等都把握了古典主義的這一特征,因而他們的文學批評特征也更接近古典主義的實質。如屬于學衡派文人的胡先骕就曾明確說道:“文學至于今日,可謂無標準極矣。”他十分肯定的認為,文學的標準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古典的博鰲準,是正宗的古典理念的體現。吳宓對古典主義也持有這樣的態度,他曾在《論事之標準》這篇文章中寫道任何事情都需要有標準,文學也亦然,只有堅守標準,才能更好地規避或修正各種偏執、極端現象。吳宓也進一步提出,要想更好地修正偏執或極端,一是要皈依古典,扶植人性中高尚的部分,抑制低劣的部分;二是要倡導新人文主義。

  吳宓在提倡新人文主義的過程中,他也沒有脫離古典主義的標準,因此新人文主義與古典主義的理念存有聯系。與胡先骕相同的是,吳宓也不是簡單倡導一些教條或是具體的標準,然后在這些標準上推進與運作事實,他是將文學的標準作為一種意念基礎或理念來尋找文學上的均衡,旨在有效規避文學上倚重或倚輕等不平衡的情況。胡先骕也認為這正是反浪漫主義的古典主義的內含與意義,在這種意義不是宣揚古典主義的工具理性或是借助古典主義中的一些教條、標準等進行實際運作,而是以意念理性的形態構建一種思想理念或原則,然后對相關的思維或是觀念進行調整、衡定。胡先骕、吳宓等學衡派文人與梁實秋申明的古典主義意念,沒有推動古典主義在創作實踐中得到發展,也沒有讓古典主義在文學批評中充分發揮出作用,他們從未將古典主義作為一種主要的形式或核心進行文學創作或文學批評。而之所以這樣,并不是他們低調含蓄的秉性不允許他們大力倡揚古典主義精神,是他們有意避開了價值理性的標舉與弘揚。

  四、古典主義的發展與影響力

  新文學主流陣營對古典主義的批判、打壓以及其他的一些因素決定了古典主義無法在中國現代文壇中得到大力的宣揚與發展。傾向于古典主義的中國現代文人對古典主義工具理性的超越,使中國現代文學失去了古典主義文學創作的基礎。因此今天我們可以看到,雖然古典主義在中國現代文壇中沒有完全消失,但是它的發展也出現了嚴重的停滯,停滯在意念理性層面。那么什么是意念理性?比較標準的表述是:在推介與實現價值理性之前的基本意識和基本理念及其所形成的理性力量。理性是一種力量,它具有很強的指向性,能對人的意識、思想產生影響,能促進某些價值觀的形成。在文學領域,理念理性就是能促使人文規范與準則物化未一種具有實踐操作功能的工具。

  古典主義具有工具理性,但是這種理性在新文化運動發起之初就備受質疑與批判,中國現代文人幾乎都對古典主義的工具理性持反對態度。古典主義具有價值理性,這種理性在關注普遍人性的文人不會得到贊同與宣揚。古典主義具有意念理性,它的承認傳統、尊重經典、堅持健康與尊嚴的文學意念理性是唯一的能被中國現代文人所接受并進行簡單運用的理性。古典主義意念理性所具被的感染力以及指引價值,在現代文學時代語境中依然有著重要作用。對于現代的中國文人來說,古典主義的自然理性、信念理性或者說信念倫理正是它的價值所在,相反的,古典主義對文學創作的工具性指導并不具備多大價值。學衡派詩人、梁秋實等均習慣在形而上的層面去思考、分析與接受古典主義,并從意念理性的層面對古典主義中的相關思想與理念進行吸收。這些文人都沒有從實踐層面去接受并運用古典主義,沒有將古典主義作為招搖的品牌以及倡導的目標。

  對于古典主義的美學意念,中國現代人文是在美國新人文主義大師白壁德的影響下才進行研究與接受。白壁德認為,最有價值的觀念應在理論家自信的意念狀態而不是在價值倡導的理論形態。即最有價值的成就是造成一個值得敬仰和效法的人格。他認為精英價值不是在價值理性意義上確認,而是在自我修身的意念理性意義上確認。白壁德對于我國偉大教育家孔子的一些思想價值觀非常認同,如“克己復禮等,但是他也比較巧妙的避開了孔子的一些觀點。如孔子的一些思想最后是通向“治國、平天下”的價值理性以及工具理性層面,但是白壁德就對這些層面進行了規避。他認同孔子“克己復禮”的思想主張,但也僅是強調要“克己”,要進行“內心制裁”,并沒有在實際意義上倡導恢復或獲得什么,他對孔子主張中的價值理性進行了規避。白壁德的基于意念理性的思想方法對新月派、學衡派文人產生了很大影響。

  在白壁德行的影響下,梁實秋認為文學批評的基礎永遠是建設在哲學上面。認為批評的性質與結果是形而上的意念。梁實秋寫道:“最優美的批評永遠是帶有濃厚的哲學的氣味。”學衡派文人對這一觀點也有些許的認同,他們也習慣從形而上的層面去理解與把握文學意念。在一些思想的影響下,中國現代文人主張文學的優劣主要是通過“圣凡”的境界之別來體現。然而到底什么是文學的“圣凡”,真正是玄之又玄的。這些文人雖然提出了這樣的觀點,發出了這樣的倡導,但是他們沒有從實際操作的層面去思考這一觀點如何落實,沒有夢想過讓自己的文學理念付諸于工具性的推行或倡導性的運作。因此對于這樣的意念理性,我們可以稱之為思維傳統,它既包含傳統儒學的傳因素,又包含古典主義的某些成分。

  韋伯在深入研究中國儒學的基礎上提出中國儒學傳統具有“對任何形式的熱情的抑制”、“警覺的自制、內省與謹慎”等思想素質,而這些思想素質與古典主義意念理性具有較高的吻合度,中國傳統儒學以及古典主義的這種思想素質使它遠離價值理性與工具理性。

  確認了為中國現代文人所關注和接受的古典主義意念理性的基本質地和基本特性,對于古典主義在中國現代文學中的發展現狀也就不難理解了。中國現代文人接受的古典主義是原理具體文學操作的古典主義,并且他們對于古典主義的接受程度也使古典主義無法成為一種思潮,即使是文學批評中,古典主義也只是作為一種柔性的理念存在。

  胡先骕、梁實秋等人在古典主義的意義范疇對文學的“標準”做過闡述,然而他們的闡述是空洞的,沒有實際倡導的內容,只是勾畫出一種文學理想的愿景,他們的闡述與古典主義的價值理性還有很大距離。吳宓等人所理解的古典主義也只是形而上的意識觀念形態,他們能夠理解歌德所說:“古代文學之所以是古典的,也并非因而它們是古的,而是因而它們是強壯的,新鮮的,歡樂的,健康的。”但它們對古典主義的內涵還沒有把握全面。

  圣伯甫對古典主義的作品做過這樣的總結:“宏達的、精妙的、有理性的、康健的、優美的。”他對古典主義作品的理解與歌德的認識有相同之處。這些認識后來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徐志摩等中國現代文人的思想觀念,使他們對古典主義作品形成了新的認知。徐志摩、梁實秋等先后在評價或討論古典主義、古典文學時用到了健康、尊嚴等詞。但盡管他們對古典主義、古典主義作品有了新的看法且做了一些倡導,然而由于這些倡導內容空洞、理念不實際,因此未能起到多大的作用,無法形成具有價值理性的運作,也無法未實際的文學創作帶來幫助。

  結語

  綜上所述,新文學主流陣營對古典主義的批判、打壓以及其他的一些因素決定了古典主義無法在中國現代文學中得到大力的宣揚與發展。傾向于古典主義的中國現代文人對古典主義工具理性的超越,使中國現代文學失去了古典主義文學創作的基礎。因此今天我們可以看到,雖然古典主義在中國現代文學中沒有完全消失,但是它的發展也出現了嚴重的停滯,停滯在意念理性層面。但也正因如此,古典主義才獲得了某種超時代的意義。

  參考文獻

  [1]馬正鋒.新古典與新綜合:現代南方學院詩人群的詩學追求[J].長沙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 2020 ,35(02):86-94.

  [2]王文青中國現代文學中的古典主義研究[J]青年文學家, 2019(33):91.

  [3]馬逸群.古典主義在二十世紀的現代回聲[D]黑龍江大學, 2017.

  [4]潘水萍以“現實主義”解讀“古典主義”的趨附與狹隘一對 二十世紀中國文藝現象之再辨析[J].社會科學論壇, 2016(02):31-50.

  [5]郭興.“新古典主義"現實主義”與十七年文學的現代化[J].短篇小說(原創版) , 2014(31):71-72.

  [6]錢欣婷芻議中國現代文學中古典主義思潮的歷史定位[J.青年文學家, 2014(26):5+7.

  [7]符秋雨中國現代文學中的古典主義思潮探析[J].青年文學家, 2014(06);:26.

  [8]張學軍關于新文學中古典主義審美形態的對話一以 《邊城》《受戒》 《荷花淀》 為例[J].百家評論, 2013(03):80-90.

  [9]潘水萍古典主義在中國的植入與輻射一-對20世紀文學思潮論的一 種考察[J]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 2013,33(02):161-164.

  [10]張競文現代生命的古典情懷一現代文學時期的古 典詩詞創作探析[J]劍南文學(經典教苑) , 2012(12):96+98.

  [11]黃林非“古典主義”與中國現代文學[J]湖南大眾傳媒職業技術學院學報, 2012,12(04):59-64.


作者單位:大同煤炭職業技術學院
原文出處:李鮮蘭.淺談中國現代文學中的古典主義[J].中國多媒體與網絡教學學報(中旬刊),2021(04):208-211.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桃花影院亚洲综合网更新影片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