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文學理論論文

美國女作家艾麗斯沃克的著作《紫色》文學作品的敘事風格研究

來源:英語廣場 作者:張麗娜
發布于:2021-09-18 共4046字
  本篇論文快速導航:

  文學作品分析論文第五篇:美國女作家艾麗斯沃克的著作《紫色》文學作品的敘事風格研究

  摘要:文學作品具有獨特的敘事風格,并通過其進一步凸顯出作品文化的內涵和本質。本文以美國女作家艾麗斯沃克的著作《紫色》為例,圍繞作品本身,進一步分析了其中的敘事風格和具體表現,進而探討在這樣的敘事風格之下,《紫色》這部作品所展現的獨特的藝術魅力和美學意蘊。

  關鍵詞:《紫色》 ;文學作品;敘事風格;

  《紫色》代表了作者艾麗斯沃克的文學創作的最高成就,講述了在種族主義和男權社會背景的壓迫之下,生活在美國南部的黑人女性西麗是如何通過艱難的反抗,最后實現女性意識的覺醒這一艱辛歷程。小說一經問世,就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其在敘事風格上也別具魅力,值得進行深入研究和解讀。

  1“百納被”敘事

  “百納被”就是將布料通過拼接,做成的具有實用性能或藝術價值的布藝品,也被叫作“拼布”。做“百納被”這種工藝是美國黑人的文化遺產,在當時黑人女性的生活中,縫制“百納被”是其主要的生活內容。在一張張“百納被”中,也包含著她們的創造精神。在“百納被”的縫制過程中,黑人女性就像將零碎的生活積累起來,她們在“百納被”中駐存進她們的思想和情感。在作品《紫色》中,作者有意進行了一個縫制“百納被”場景的設置:小說中的人物莎格將自己的黃裙子奉獻出來,由西麗、索菲亞以及莎格姐妹三人,共同合力進行“百納被”的縫制,將黃裙子剪裁成花朵的圖案,縫在“百納被”上,稱其為“姐妹的選擇”。這些拿舊裙子裁制成的黃色的花朵,明亮的顏色也代表著生活的希望和光亮。這樣的縫制“百納被”的場景設計,不僅體現出了黑人女性的溫暖友誼,而且也象征著種族的矛盾正在逐漸瓦解,逐漸走向了文化交融(呂晶晶,2020)。

  《紫色》這部作品的敘事具有顯著的“補丁拼補丁”的特點,這部書信體的小說由94封信組成,即“94塊布”。在小說的開頭,作者并沒有交代完成主要任務的細節或者故事發生的背景,而是隨意拋出了幾封寫給上帝的信。這些信不僅邏輯不通、語法混亂,而且書信中的情節內容也較為松散凌亂。隨著作品敘事的深入,作者逐漸將這些零散的“破布”拼接起來,以主人公的成長線為“牽引”,將其人生中的重要時刻和關鍵內容編織起來。在這92封信中,西麗有56封是寫給上帝的,還有14封寫給妹妹內蒂。這些信中,有70封所采用的語言都是黑人的方言英語,這些信的內容對于主人公的拼搏、奮斗、苦難與成長進行了淋漓盡致的講述。之后,莎格偶然發現了內蒂在離家出走的那幾年寫給姐姐西麗的22封信,被丈夫埃爾伯特私藏起來,壓在了木箱底下。這些信講述了西麗妹妹內蒂的非洲之旅。通過非洲之旅,內蒂對于黑人的文化有了全新的認識和體會,思想也變得更加成熟和堅定。在信中,內蒂講述了一個個旅途中的故事,對于黑人文化表現出了強烈的贊美之情,這些故事也都是“百納被”敘事中的主要部分,是不可缺少的黑人文化元素。這些信也將作者之前的敘事空白有效地填補了起來,并且巧妙地將主人公的故事和其他任務串聯起來,使得這個小說的女性主義的文本體系更加完整。對于主人公西麗來說,它的成長歷程就像是“百納被”的縫制過程一樣,從破碎走向完整,從痛苦走向成熟。西麗的童年到成年這一過程,由這90多封信中的內容一個個拼接起來,形成了完整的人生故事。在這些信中,有黑人女性的痛苦、掙扎,也有意識的覺醒和成功。作者利用這些信,將過去與現在、非洲與美洲“縫制”在一起,給整個小說這張“百納被”增添了各色的圖案和不同的質地。讀者通過撫摸和感受這張“百納被”細密的針腳和各異的“布塊”,也能夠深刻地感知到在當時的種族歧視和文化矛盾的社會中,黑人女性的壓抑和痛苦,同時也能感受到他們在苦盡甘來、獲得了自我獨立以后的眼淚和歡笑(黃迎,2020)。

  2 內聚焦敘事

  在敘事學中,內聚焦敘事包括不定式、固定式以及多重式幾個分類。而對于《紫色》這部小說來說,它所采用的就是不定式的內聚焦敘事,而且敘事的視角是第一人稱,包括兩個內聚焦者,分別是西麗和她的妹妹內蒂。不定式內聚焦就是對于小說的聚焦者來說,并不是固定的某一個人,而是從多個人物的角度出發,分別展開敘事,在小說中隱去敘述者的存在。《紫色》作為書信體小說,對于小說敘事的聚焦者而言,也賦予了其較大的主觀性,而且還使得小說文本蘊含著豐富的情感。這種小說的敘事策略和風格,也決定了《紫色》這部小說的獨特魅力所在,讓讀者能夠更加深入小說的核心,與主人公“合二為一”,讓小說的內容給人們帶來更深刻的觸動和記憶。在小說的敘事中,讀者能夠看到和感受到主人公的內心情緒和感受,不僅有痛苦,同時也夾雜著歡樂,但是讀者卻無法看到西麗的自我評價。出現這種缺失的原因有兩種,首先就是西麗本身人格上的自卑以及性格上的膽怯、懦弱,其次就是文章的第一人稱的敘事視角所帶來的局限性。在小說中,在西麗繼父和丈夫的眼里,西麗是丑陋的,是沒有思想和靈魂的勞動力,但是在妹妹內蒂的眼中,西麗作為至親的姐妹,是身處于紫色花海中最美麗奪目的一朵花。而莎格則看到了西麗心靈的善良和魅力,并且在莎格的帶領之下,西麗走出了牢籠和束縛,重獲新生,成為一名自信且獨立的黑人女性。小說結尾處的情節設置,也體現出故事中各個人物之間的互相諒解,同時也進一步深刻探討了種族、性別歧視的社會問題。第一視角敘事難免內容不夠充實,具有局限性,而第三視角的敘述可進一步對這一單薄的敘事做出彌補,并且讓讀者清晰地看到黑人女性的成熟和獨立的過程(黃艷紅,2017)。

1.png

  在小說中的92封信中,主人公西麗運用美國黑人的方言英語寫了70封,這些信件對于敘事情節的發展,起到了推動的作用。最開始的51封信,多是西麗對于上帝的傾訴,向上帝敘述內心的疑惑和懺悔。在有限的視角之下,西麗這一內聚焦者講述著自己凄慘的人生故事,而且在這一過程中,西麗偶爾還會受到來自父親的威脅。莎格到來以后,才喚醒了西麗作為人的感受和意識。在這里,人生的轉折點就在于莎格在無意中發現了內蒂的22封信,這也使得西麗開始不再完全信任上帝,不再寫信給上帝傾訴,而是轉而向內蒂寫信。在小說中的第52封信以后,作為第二個內聚焦者的內蒂,開始以第一人稱的視角,對于自身的經歷進行內聚焦敘述,講述她在離家出走以后,來到非洲大地上的所見所聞,并且內蒂這一內聚焦者的敘述內容,也有效地填補了之前西麗敘述中的空白和缺失,使得整個小說的敘事更加完整(王旭,2019)。

  對于第一人稱內聚焦敘事來說,敘事視角的有限性對于敘事內容造成了一定的限制,而且還禁錮了思想情感的抒發,“我”的渴望和追求并不強烈。而第二個內聚焦者的出現,不僅對于敘事空白進行了填補,而且還進一步拓展了敘事的范圍。第一部分的內聚焦敘事,闡述了女主人公悲慘痛苦的經歷,反映了她處于被社會和家庭雙重壓迫的地位,而第二部分則對于主人公起到了激勵的作用,使其勇于開創一片自己的天地,重新燃起對生活和美好未來的向往和熱情。小說的最后一封信,進一步表現出主人公已經不再麻木痛苦,而是重獲新生,擺脫了傳統父權社會和種族歧視的禁錮,迎來了自己嶄新的未來和人生。

  3 個人型的敘事聲音

  在敘事學中,一般具有三種類型的敘事聲音,分別為個人型、集體型以及作者型。其中,作者型敘事聲音在故事中的各個敘事形式里占據優勢地位,其所采用的視角也是全方位的“上帝視角”,站在整個故事的“上方”進行敘事。集體型的敘事聲音是指對于故事的敘事狀態來說,具有一種潛在的自我指稱。對于《紫色》這部小說來說,它所采用的是個人型的敘事聲音。這種敘事聲音帶有自傳的色彩,故事的敘述者是主人公本身,所講述的也都是自身的故事。作為故事中的主人公“我”,所講述的也是過去的自我所發生的事。對于這部小說的主人公西麗來說,她不僅將其自身作為故事的講述者,而且也是所敘述的故事中的主人公。在漫長的敘事過程中,主人公西麗逐漸樹立起了自身的敘事權威。小說前面的70封信,內容跨度為十幾年,從只給上帝寫信到開始具有“張口說話”的權利,給妹妹內蒂寫信,這時候的信件也從私下逐漸轉變為半公開的狀態。在西麗與莎格一起外出追逐事業的時候,她的丈夫提出了質疑,而西麗此時也絕不軟弱,堅定地“回敬”了丈夫。在這個時候,小說已經將西麗的敘事權威確立起來,并且在敘事行為之下,西麗獲得了敘事聲音,這具體體現在西麗所寫的書信中的稱呼語上,由“親愛的上帝”再到“內蒂”,最后變為“親愛的每個人”的這一轉變過程。

  小說中的最后一封信,西麗寫給了世間萬物和每個人,將她的敘事聲音完全公開,變成了一種高聲地吶喊和呼喚,對于整個小說來說,這形成了一種硬性的去向,將其推到這種公開的敘事聲音中。在雙重壓迫之下,黑人女性從沉默無聲,到逐漸發出聲音,再到最后高聲呼喊,象征著主人公敘事權威的逐漸確立,將她們個人化的敘事聲音以黑人方言的形式逐漸確立起來,共同進行了那個時代下黑人女性的生存和主體意識的構建。《紫色》這部作品的核心是“我”,并且故事也圍繞著“我”而展開,這里的“我”就是故事展現的主人公。小說以個人為主要敘事聲音,講述了主人公西麗敘事聲音的自我形成過程。主人公漫長的成長經歷,也對于主人公的成長史做出了系統的詮釋,并將其顯著的風格特點凸顯出來。這不僅將作品中的核心主旨和內容完美地詮釋出來,還讓小說具備更深刻的感染力。

  4 結語

  綜上所述,《紫色》在進行小說敘事文本的組織時,采用了黑人文化象征符號“百納被”的敘事方式,并且建構了黑人女性的敘事權威,通過第一人稱的內聚焦敘事,實現了主人公敘事聲音的逐漸公開化,也為黑人女性這一群體發出了高聲吶喊。這些都構成了這部作品獨特的敘事風格,將其文學魅力充分展現出來。

  參考文獻

  [1]黃艷紅.從《紫色》文學作品中的性別歧視批判[J].青年文學家, 2017(36):146.

  [2]黃迎.婦女主義視角下《紫色》與《沙漠之花》比較研究[J].文學教育(上) , 2020(6):64-65.

  [3]呂晶晶.從《紫色》談文學作品的敘事風格與教學[J].校園英語, 2020(13):14.

  [4]王旭.《紫色》中黑人語言的敘事功能[J].金華職業技術學院學報, 2019,19(2):51-55.


作者單位:大連東軟信息學院
原文出處:張麗娜.基于《紫色》分析文學作品的敘事風格[J].英語廣場,2021(15):19-21.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国色天香社区视频在线观看-草蜢视频在线观看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