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中醫學論文 > 中醫外科學論文

中醫外科中醫源性燙傷的發生與預防

來源:全科護理 作者:宋鑒,劉佳
發布于:2021-08-14 共6218字

  摘    要: 目的:分析住院病人在進行中醫外治時發生燙傷的原因,為采取針對性措施以減少中醫外治醫源性燙傷事件的發生提供參考依據。方法:對2018年1月1日—2020年8月1日于貴州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發生的中醫外治醫源性燙傷事件進行回顧性分析,對事件發生的相關因素進行分析,提出具有針對性的改善措施。結果:中醫外治醫源性燙傷事件發生的主要原因與護理操作規范性及病人皮膚、意識、基礎疾病等因素相關。結論:加強護士規范化操作的培訓,建立并完善評估量表,開展護理安全巡查,改善中醫治療環境,以減少中醫外治醫源性燙傷事件的發生。

  關鍵詞 :     燙傷;中醫外治;原因分析;防范措施;

  Keyword: scald; external treatment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factor analysis; preventive measures;

  中醫外治療法是指運用中藥或有關治療操作,直接施于病變外表或病變部位,以達到治療目的的一種治療方法[1];而醫源性損傷是指在醫療上由于某些器械故障、操作不當或使用某些醫療材料造成的皮膚損傷[2],醫源性燙傷屬于醫源性損傷的一種。在護理不良事件中,燙傷發生頻率不僅高,而且較機械創傷更為復雜、治療難度大[3]。隨著中醫護理技術的不斷發展,隨身灸、拔火罐、中藥熱敷等中醫熱療護理技術被廣泛應用于臨床,由中醫外治療法引起的燙傷也在不斷發生,本研究旨在對貴州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發生的中醫外治醫源性燙傷事件進行回顧性分析,并提出具體改善措施,現報告如下。

  1、 臨床資料

  2018年1月1日—2020年8月1日,貴州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上報了29例中醫外治醫源性燙傷事件。發生燙傷的病人中,男15例,女14例;年齡≤60歲病人13例,61~79歲病人11例,≥80歲病人5例;病人基礎疾病為高血壓7例,糖尿病5例,濕疹4例,帶狀皰疹3例,甲狀腺功能減退2例,阿爾茨海默癥2例,腰椎間盤突出癥致肢體麻木1例,腦梗死后遺癥肢體偏癱1例,左側顳頂葉占位1例,類風濕性關節炎1例,人流術后2 h內病人1例,剖宮產術后6 h內病人1例;發生燙傷的時間為02:00~04:00 1例,08:00~10:00 2例,10:00~12:00 12例,12:00~14:00 2例,14:00~16:00 8例,16:00~18:00 4例。發生燙傷的中醫外治法主要為拔罐9例,中藥濕熱敷5例,艾灸4例,中藥熱奄包3例,中藥熏洗3例,中藥塌漬、中藥封包、藥棒穴位按摩、蠟療及TDP烤燈治療各1例。

1.png

  2 、燙傷原因分析

  通過臨床資料分析可知,因60歲以上老年病人皮膚熱敏性下降[4]而成為中醫外治醫源性燙傷的主要人群。燙傷集中在10:00~12:00及14:00~16:00發生,此時段為中醫外治最集中的時段,因護理人員評估不到位、操作不規范、巡查宣教不及時等易導致燙傷。

  2.1 、護理人員因素

  ①護理人員評估不到位:29例燙傷事件中,對病人評估不到位導致的燙傷有18例。②操作不規范:引起燙傷的中醫外治法為拔罐、中藥濕熱敷、艾灸、中藥熱奄包、中藥熏洗、中藥塌漬、中藥封包、藥棒穴位按摩、蠟療及TDP烤燈治療。在29例燙傷事件中,因護理人員操作時未嚴格控制治療溫度、治療時間,或因拔罐時乙醇棉球過濕、火源在罐口停留時間較長,艾灸時未及時彈去艾灰而引起的燙傷有7例。③巡查宣教不及時:29例燙傷事件中,2例病人治療時不慎將艾灸盒打翻;2例病人私自將烤燈治療時間延長,造成燙傷。

  2.2、 病人因素

  ①病人行為因素:在29例燙傷事件中,因病人自行調控溫度、延長治療時間而致燙傷有3例。②病人基礎疾病因素:回顧發現,因病人疾病導致肢端感覺麻木、偏癱、溫度感覺遲鈍、意識障礙、認知障礙等而發生的燙傷有7例。

  2.3、 流程因素

  我院在中醫治療操作過程中缺乏針對預防燙傷的流程規定,因操作過程中未及時檢測皮膚溫度、詢問病人感受而發生的燙傷有3例。

  2.4 、環境因素

  在中醫熱療法操作中,由于未使用溫控設備、未使用高危報警警示、無監測皮膚溫度儀器、操作用物損壞等而發生的燙傷有4例。

  3 、討論

  3.1 、燙傷與護理人員行為相關性

  通過梳理,發現燙傷與護理人員行為相關性最為密切,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3.1.1 、操作前未評估或評估不全

  有研究表明,通過預見性護理能夠最大限度地降低燙傷發生率[5]。我院因無統一的燙傷因素評估量表可供護理人員使用,導致護理人員在操作前對病人未進行全面的評估,無法做到預見性護理。另外,護士在進行中醫外治操作時,常常流于形式,而忽略了評估的重要性,進而未采取針對性的措施預防燙傷。

  3.1.2 、治療過程中觀察不及時不全面

  護士未觀察病人治療局部情況和詢問病人感受,或觀察詢問不及時。隨著護理服務范疇的不斷擴大,護理人力資源配置不足問題日益突出[6],在治療高峰時段,護士忙于應付崗位職責,對治療過程中的環節掉以輕心,不能嚴格按標準規范流程進行操作、詢問及觀察。

  3.1.3 、未進行宣教或宣教不及時不全面

  中醫外治療法的治療溫度、時間及距離需根據治療需要和病人皮膚及自主感受及時調整,而護理人員對燙傷影響因素掌握不全,未向病人做好健康宣教,明確交代注意事項、禁忌要點等,導致病人出現私自調整治療時間、治療溫度等情況。

  3.2 、燙傷與疾病相關性

  在29例燙傷事件中,高發燙傷的病人基礎疾病依次為高血壓、糖尿病、濕疹、帶狀皰疹、甲狀腺功能減退及阿爾茨海默癥。高血壓為誘發腦出血及腦梗死的常見因素,增加了病人肢體麻木及致殘風險[7],因此高血壓合并腦出血及腦梗死后遺癥病人肢體麻木、溫度感覺減退,易被燙傷。糖尿病周圍神經病變(DPN)會使病人肢體神經感覺功能退化,且DPN早期發病隱匿,不易察覺,病人對溫、痛覺感覺減退甚至缺失[8],易致燙傷發生。據臨床資料記載,水痘-帶狀皰疹病毒具有蝕神經性可致皮膚發生感染[9,10];濕疹因炎癥引起局部皮膚損傷;合并有甲狀腺功能減退的病人因長期皮膚干燥、瘙癢[11],增加皮膚敏感及易損性;因此上述疾病病人在中醫外治法等外力作用下增加了皮膚損害的可能。對于患阿爾茨海默癥的病人來說,其自主意識、認知功能受疾病影響會發生改變[12],進而導致對此類病人進行治療時配合度不高,行中醫熱療時易被燙傷。

  3.3、 燙傷與操作項目相關性

  通過回顧分析,發現燙傷與實施的中醫外治法具有直接相關性,進行拔罐、灸法、蠟療、中藥熱敷、中藥封包、中藥塌漬、中藥熏洗及TDP烤燈時應尤其重視操作規范,加強詢問、巡視及觀察。

  3.3.1、 拔罐

  ①罐口溫度過高:操作者將火苗停留在罐口時間較長;②在進行閃罐操作時未及時更換火罐;③留罐時間較長:留罐時間宜少于15 min, 若時間過長易形成水皰;④酒精棉偶爾出現棉屑,或酒精蘸取過多,易造成燙傷[13]。

  3.3.2、 蠟療、中藥熱敷、封包、塌漬及熏洗

  ①未針對性進行實時皮膚溫度監測:蠟療的最佳治療溫度為表面溫度45~50 ℃,中心溫度為50~55 ℃[14];而中藥熱敷類治療直接接觸病人皮膚的藥品溫度為35~45 ℃[15],治療中若未對病人局部溫度進行實時監測易造成燙傷。②環境溫度高:進行蠟療時,石蠟熱容量大導熱性小,冷卻時體積縮小,能放出大量熱能,若環境溫度高,蠟塊散熱慢,易造成低溫燙傷。③時間過長:蠟療的治療時間在20~30 min[16],中藥熱敷類治療時長一般為20~40 min, 若時間過長易造成燙傷。

  3.3.3 、灸法

  包括艾條灸、隔物灸、藥棒灸、隨身灸在內的灸療。①施灸距離過近、時間過長:隨著施灸時間增長,體表溫度越高,不同穴位出現皮膚燙傷和灼燒的例數越多[17]。②灸盒或包布破舊:灸盒或包布破舊易發生燃燒的艾灰漏出,造成燙傷。

  3.3.4 、TDP烤燈

  ①時間過長:TDP烤燈治療時間根據病人病情而定,一般宜少于45 min[18],且需隨時觀察病人具體的皮膚情況,謹防燙傷。②距離過近:TDP烤燈治療距離根據治療需要進行及時調整,距離過近會引起燙傷。

  3.4、 燙傷與管理因素相關性

  3.4.1 、未針對性評估、溫度控制及測溫儀器不齊全、治療室擁擠

  我院無燙傷危險因素評估量表可供護理人員使用,因此護士執行中醫外治療法前未對病人的基礎疾病、溫度覺、意識狀態、肢體感覺、認知功能狀況等進行全面客觀評估,對燙傷的風險預見性不足,從而導致燙傷事件發生。另外,護理部未統一全院中醫熱療技術使用溫度控制及測溫儀器,導致治療時測溫不及時;同時,我院中醫治療室空間狹小,護理人員及病人在治療時難以平靜,護理人員忙碌所帶來的急躁使細心程度下降,增加病人受傷害風險。增加管理杠桿,加大管理力度,改善中醫治療環境,也是減少燙傷事件發生的重要途徑。

  3.4.2 、護理質量管理環節缺失

  缺乏對護理人員進行中醫外治療法的過程監控,未能及時發現操作過程中的漏洞,未針對每一項中醫外治療法建立環節管理制度,進行科學化管理,從而出現護士在治療過程中出現操作不規范、觀察宣教不及時不全面的情況。

  4、 結論

  針對我院發生的中醫外治醫源性燙傷事件,采取以下措施以減少燙傷事件的發生。

  4.1 、制定科學合理的評估量表

  使用燙傷危險因素評估量表可使護理人員知曉不同的病人存在的燙傷潛在危險以及可能發生燙傷的原因,并根據原因采取針對性的護理預防措施。分析發現,中醫外治醫源性燙傷與病人年齡、既往史、意識、感覺、自理能力、基礎疾病、依從性、皮膚情況及中醫外治方式有關。因此,筆者在2018年申曌[19]應用于臨床的燙傷危險因素評估量表的基礎上進行了一定修改,根據影響因素制訂適宜我院使用的中醫外治燙傷危險因素評估量表,并應用于臨床,見表1。責任護士在病人進行中醫外治之前需采用該量表進行評分,根據病人的情況逐項評分,符合1項即得該項目的分值,不符合得0分,總分為每個項目得分相加;每采取一項熱源治療即得3分;總分≥4分的病人被視為高危人群,應采取針對性護理措施。

  表1 中醫外治燙傷危險因素評估量表

1`.png

  注:根據病人的情況逐項評分,符合1項即得該項目的分值,不符合得0分,總分為每個項目得分相加。 護士簽名:

  4.2 、建立中醫治療護理巡視單

  為避免因護理人員巡視不足或巡視不到位導致治療時間、溫度等不合理而造成燙傷,建立我院中醫治療護理巡視單,其中包括病人皮膚狀況、皮膚溫度、病人自主感受、巡視時間、護士簽名5個條目。在移動護士站中設置巡視模塊,對于中醫治療的病人,責任護士應每10 min巡視1次,并及時觀察記錄。

  4.3 、針對不同的中醫外治方式采取相應的預防燙傷措施

  4.3.1 、溫度監控

  為臨床科室配置專用的水銀溫度計及溫控報警儀器,嚴格控制治療溫度,凡進行中醫熱療的病人,必須進行皮膚溫度實時監控。并規范蠟塊表面溫度為45~50 ℃,直接接觸皮膚的藥液藥包溫度為38~43 ℃。高危病人在此基礎上降低治療溫度2~5 ℃。

  4.3.2 、特殊病人禁止中醫熱療操作

  對于術后進行中醫外治操作的病人,受手術麻醉方式、麻醉藥物、手術時間及個體差異影響,麻醉后清醒時間不同[20]。基于此,規定我院實施麻醉、神經阻滯術后6 h內的病人及依從性極差、不能配合治療者,禁止進行中醫熱療操作;局部麻醉術后4 h內病人,局部麻醉區域禁止中醫熱療[21]。

  4.4 、開展護理安全教育及巡查

  積極開展中醫護理安全查房,規范操作環境要求,檢查中醫治療用物老舊、破損程度,并建立相關獎懲制度。在29例中醫外治燙傷事件中,有27例當事人為初級職稱護士,因此為加強護士責任心,開展護士職業道德教育,并進行針對性情景模擬考核,在護士排班方式上以“老帶新”的方式進行排班。

  4.5 、開展同質化培訓

  針對性建立《預防燙傷健康宣教手冊》,按中醫治療的種類以圖片、漫畫等形式告知病人在進行中醫外治療法時應注意的治療過程、注意事項、配合要點、不良反應應對方法等。建立并完善中醫外治療法的標準作業流程(SOP流程),同時在全院范圍內開展中醫治療同質化培訓,以加強治療過程中護理人員操作規范性、觀察要點明確性以及宣教內容的完整性,從而規范護理人員的行為,并針對性進行同質化考核。

  4.6 、加強科內三級質量控制

  在各臨床護理單元建立科室三級護理質量控制架構,明確中醫外治療法質量控制要點。要求責任制組長每日巡查責任護士中醫治療質量并做好監控記錄,護士長每周不定時隨機抽查責任組長、責任護士護理質量。做好病人對護理人員的滿意度調查,使中醫護理質量管理分層有序進行。

  4.7 、積極改善中醫治療環境

  受醫院建設面積影響,難以在原有的治療環境中進行治療區域面積擴大,因此要求護理管理者通過改進中醫護理治療區域的布局和軟硬件設施,采用治療預約制度,分時段對病人進行分批治療,減少病人等待時間,同時最大限度地降低因環境擁擠嘈雜、護士操作不便等而引起的病人傷害風險。

  綜上所述,本研究通過不斷的回顧、追溯、分析、討論,從而不斷完善護理安全相關制度及流程規范,通過采取有效的管理措施,使用科學的評估工具,加強護士責任心,幫助臨床不斷減少燙傷事件的發生,真正保障病人及醫務人員的安全。

  參考文獻

  [1]丁麗娜,吳敏.中醫藥外治糖尿病痛性神經病變的研究近況[J]現代中西醫結合雜志, 2019,28(1):103-106.

  [2]韋武燕,伍夢瑩,謝壽燕,等品管圈降低醫源性皮膚損傷發生率的效果[J]當代護士(中旬刊),2018(3):142-144.

  [3]李越,吳中寶,楊艷玲,等Box-Behnken響應面法優選紅景天苷乳劑凝膠處方工藝并研究其對燙傷的治療作用[J]中國現代中藥, 2020,22(4):609-614;635.

  [4]江艷,樂婭,何雪瑜改良中醫辨證護理在老年皮膚病患者中的應用[J.護理實踐與研究,2016,13<23):132-135.

  [5]周倩倩,唐雙齡,夏凡林標準化患者情景教學法在靜脈輸液教學中的應用[J]上海護理, 2015,15(4):85-87.

  [6]謝萍,孫秀云機動護士信息化管理在優化護理人力資源管理中的應用效果[]護理研究, 2020,34(3):514-516.

  [7]中國高血壓防治指南修訂委員會.中國高血壓防治指南2010[J].中華心血管病雜志,2011,39(7):579-616.

  [8]程衛,鐘承彪,何鼎淳, 等2型糖尿病合并原發性高血壓患者血壓變異性與下肢震動感覺閾值的相關性研究[J]中國醫藥科學, 2018,8(13):194-196;203.

  [9]謝怡堂梅花針配臺火罐放血治療帶狀皰疹疼痛臨床研究[J]實用中醫藥雜志, 2017,33(3):280-281.

  [10]李芳,白美蓉,劉嵐丹,等保護性護理在26例葡萄球菌燙傷樣皮膚綜合征的應用[J] .中國中西醫結合皮膚性病學雜志, 2017,16(5):415-416.

  [11] SHARAWAT 1 K,DAWMAN L.Macroglossia,dry skin, developmental delay, and stippled epiphysis:a treatable condition[J] Pediatric Neurology,2019,94.82-83.

  [12]劉璇老年期癡呆的護理體會[J].中國誤診學雜志, 2008,8(2):328.

  [13]付燕,劉經星, 趙靜閃火法拔罐用乙醇燃火棒的設計與應用[J].上海針灸雜志, 2013,32(4):319.

  [14]劉志紅,肖莉,吳桂華蠟療中監測蠟餅表面及中心溫度減少皮膚燙傷[J] .贛南醫學院學報, 2015,35(5)-691.

  [15]牛瓊瓊,樊晨璐,劉靜,等不同溫度中藥熱敷在治療盆腔炎性疾病中的臨床觀察[J]實用臨床護理學電子雜志, 2020,5(35)-82.

  [16]屠春風。李征,劉思思中藥蠟療膏治療骨性膝關節炎的效果觀察與護理([]實用臨床護理學電子雜志, 2020,5(9):91.

  [17]成凱,劉博不同溫度艾灸對施灸局部皮膚灼傷影響的實驗觀察[J]臨床醫藥文獻電子雜志, 2020,7(30):57.

  [18]石嘯雙.艾灸和TDP在輔助電針治療輕中度膝骨性關節炎中的療效對比[D]北京:中國中醫科學院,2016:1-60.

  [19]申墨燙傷危險因素評估表在康復科住院患者中的應用[J]現代臨床護理, 2018,17(1):21-24.

  [20]陳毓林,蘇宗怡麻醉后監測治療室內全身麻醉蘇醒期患者呼吸系統并發癥的風險評估[J].飲食保健, 2019,6(10):56-57.

  [21] AKELMA H,SALK F,BCAK M,et al.Local anesthesia for port catheter placement in oncology patients: an alternative to landmark technique using ultrasound-guided superficial

  cervical plexus block-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study[J] Journal of Oncology,2019,2019.2585748.


作者單位:貴州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
原文出處:宋鑒,劉佳.29例中醫外治醫源性燙傷事件回顧性分析[J].全科護理,2021,19(21):2974-2977.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桃花影院亚洲综合网更新影片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