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體育論文 > 體育史論文

融水苗族民俗體育斗馬文化的困境與消解策略

來源:合作經濟與科技 作者:譚文星,黎年茂,韋麗春
發布于:2021-09-07 共4234字

  摘    要: 采用文獻資料法、田野調查法、專家訪談法等研究方法,整理廣西融水苗族斗馬民俗體育文化現狀,探求融水苗族傳統體育斗馬文化的精髓所在,尋求其困境消解之法,旨在為深入研究融水苗族斗馬在歷史變遷中的文化調適過程做好前期鋪墊。

  關鍵詞 :     融水苗族;斗馬;文化價值;發展困境;消解路徑;

  廣西融水苗族自治縣的斗馬文化歷史悠久,被譽為“中國斗馬之鄉”,融水縣人民政府于1987年將縣慶日(11月26日)當天定為斗馬節。斗馬運動除了其本身獨特的競技魅力,更是彰顯出了苗族人民不屈不撓、勤勞勇敢的性格特征,后人稱其為“斗馬精神”。中華民族傳統體育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民族傳統體育能夠生生不息的傳承,是對我國少數民族民俗文化的保護,這也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傳承。而民族傳統體育是實現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路徑的途徑之一,亦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力量支撐。民族特色的體藝學校為民族傳統體育文化的保護、發展與傳承提供了一條可持續發展道路,但融水苗族斗馬這項擁有500余年歷史的民族傳統體育運動卻面臨著發展無望、傳承無人之境地。

  一、融水苗族民俗體育斗馬文化概述

  相傳早在500年前,苗寨中就有養馬的習慣,斗馬便起源于這時。斗馬是廣西融水苗族自治縣獨有的民俗娛樂活動,在苗語中斗馬叫作相迷希爾(放馬相咬的意思),是兩匹馬為情而斗的過程。如果出現幾個男生同時追求一個女生的情況,苗王就會出面組織一場斗馬比賽,斗馬的強手更受到姑娘的青睞,獲勝的人自然更得姑娘的芳心。因此,斗馬在當時社會背景下是一種裁決婚姻嫁娶的方式。最初的斗馬在當地獨特的地理環境與人文風俗背景下形成的一項民俗活動,并被“苗王”賦予了裁決婚姻的功能。但隨著社會生產力的提升與社會環境的改變,如今的斗馬變成了以娛樂為目的比賽活動,是具有鮮明特色的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項目之一。

  二、融水苗族民俗體育斗馬文化價值探求

  (一)地域特色顯著。

  融水苗家大多居住在偏遠山區,道路崎嶇和交通不便導致地域相對封閉,所以在如此社會環境下孕育出來的文化帶有鮮明的地域性特色。斗馬文化便扎根于這種艱難的環境之中,同時又作用于這一生存環境。斗馬一來豐富了當地人在田野山間的文化生活,二來也借斗馬比賽挑選出腳力強健、速度更快的馬匹,供人們完成日常的交通出行與貨物運輸。正因為融水獨特的人文環境特征與地理環境構造,造就了苗族駿馬驍勇好斗的脾性,為苗族斗馬文化的產生提供了良好的環境基礎。縱觀其他民族民間的馬文化中有提及到賽馬、騎術、馬上射箭等,唯獨沒有提及斗馬,這也從側面說明斗馬是融水苗族所特有且具有濃厚民族特色的文化活動。

  (二)競技內涵豐富。

  斗馬是極其具有競爭性的一項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斗馬中的“斗”字可以理解為兩匹公馬的相互爭斗,即雄性的馬匹想要獲得與雌馬交配的權力,必須與其他雄性馬匹競爭。斗馬是雄馬在異性面前展現自己英勇的風貌的方式,能在斗馬賽中留到最后的便是能力最強的馬王。融水苗族的斗馬是馬匹與馬匹之間的戰斗,而非人與動物之間的搏斗。融水的斗馬是觀看馬匹為異性爭風吃醋的過程,最終的勝利和激烈的打斗場面就成了最具有觀賞性的看點,亦是賽事組織者和觀賽者的追求之所在。雖然斗馬的成王敗寇、物競天擇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則,但以人類的視角洞察出的卻是育馬人在育種、馴馬等技巧上的無形競爭,亦是馬主展現自己智慧和高超育馬技術的方式。

1.png

  (三)表演刺激多樣。

  斗馬是通過一匹母馬挑逗多匹公馬,讓公馬相互爭風吃醋而相互爭斗的比賽,因此斗馬比賽的主體是雄性馬匹。在斗馬過程中,馬匹為展現強健身姿的騰空、為情愛而發聲的嘶喊、為生存而搏斗的英勇能給觀眾帶來視覺上的沖擊與靈魂上的震撼。斗馬場上場面震撼激烈,每當出現公馬伺機咬住對方要害處,高揚雙蹄猛踢對方的場景時,場邊的觀眾更是熱情高漲。民族傳統體育可以得到長期流傳并受到人們喜愛的重要原因是由于其具有娛樂性。斗馬比賽也正是因為動物之間打斗場面極具震撼的特點打破了人們對動物常規的認知,這種特點迎合了人們對于新鮮事物探求心與征服感,使得斗馬比賽的表演性與娛樂性并存。

  三、融水苗族民俗體育斗馬文化發展困境

  (一)原生態環境的改變。

  融水地處廣西壯族自治區北部,該地區多為山區,山路崎嶇的交通環境決定了馬匹在苗寨的生產生活中的重要地位。馬既是苗民的交通運輸工具,亦是其日常生活勞作的伙伴,所以在這樣的生態環境中,融水苗族斗馬文化與之生產生活方式有密不可分的關系。隨著人們生活環境的改善,鄉土中國轉變成為城市中國的過程中,進出苗寨的道路交通逐漸改善,導致馬匹在交通運輸上的價值變低,人們開始將目光轉向現代化交通運輸工具。以融水四榮鄉為例,2010年全鄉馬存欄數為320匹,到2020年時驟減至143匹,十年來融水縣馬存欄數急劇下降。苗民不再愿意去飼養馬匹,原先苗寨中家家養馬、以馬為樂的環境亦不復存在;另外,專業的斗馬屬于特種養殖范疇,在馬的飼養上具有一定的技術壁壘。

  (二)體育文化選擇的多樣。

  苗族斗馬文化屬于苗族社會群體自娛的文化活動,體現出相對封閉狀態下的少數民族群體生活狀態。當下,人們更加注重實現經濟利益,而忽視對斗馬文化發展的必要性。所以,對于斗馬運動的資金扶持力度的不足及對斗馬文化發揚傳承機制的缺位,導致斗馬文化只在本地頗有名氣,盡管有部分以表演的形式走出山區,但他們更多的是以經濟收入為目的,并未實質性地吸引更多的人參與到斗馬中來。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外來的體育文化涌入苗寨,打開了融水苗族相對封閉的生活環境。如此一來,外來體育文化對當地的民族傳統體育斗馬文化產生了強烈的沖擊。以第四屆廣西萬村農民籃球賽為例,參賽范圍覆蓋了全區80%的行政村,僅參與運動員達20萬人,觀眾人數在1,600萬左右。斗馬這種傳統民俗體育的宣傳和推廣本就不及外來體育運動,在關注度和普及度方面處于弱勢地位,加上斗馬比賽是以馬匹為參賽對象的特殊性,更是進一步提高了參與門檻,這也不同程度地影響到社會各界對民族傳統體育斗馬運動的熱情投入。

  (三)民族體育傳承人才的缺失。

  民族體育項目之所以會面臨被時代淘汰,最大的困境是因為這些項目的受眾群體小,其傳承方式不能適應和滿足時代發展的客觀要求。無論是用來表演還是參加比賽的斗馬,來源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向專業斗馬飼養者購買馬匹,此方式屬于引進馬匹;另一種則是向有經驗的斗馬者以師徒的形式請教,這種情況屬于私人養育。顯然后者是斗馬傳承的關鍵所在。然而,在城鄉差距的影響下,不少苗族的年輕一代感受到了城市的魅力,為了謀求更好的生活,選擇走出農村到經濟發達的城市去謀求更好的物質生活。隨著他們離家的時間越來越長,苗族傳統文化的熏染漸漸淡化,導致苗族文化在發源地出現了“后繼無人”的現象。

  四、融水苗族斗馬文化困境消解路徑

  (一)地方特色與文化旅游是消解困境之“形”。

  隨著社會的不斷發展、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人們在精神方面的需求也逐漸增加,旅游成為人們釋放壓力、尋求精神真空的途徑。從長遠發展的角度來看,要想更好地保護與開展斗馬這一民俗體育活動,則需更多人了解斗馬,并參與其中。因此,需要加大宣傳力度,在車站、旅游景點等人流量大的地方,設計“世界斗馬文化之鄉”標語和斗馬雕塑來展現融水苗族的斗馬文化,并設計斗馬掛件等特色商品來營造現代斗馬文化環境。另外,發展旅游的同時注重旅游產品的開發,如騎馬體驗、馬匹賽跑等參與項目,輔以多方位的營銷手段讓苗家人看到飼養馬匹帶來的直觀經濟收益,最終達到經濟促進斗馬文化空間的發展。

  (二)文化內涵與品牌賽事相融合是消解困境之“魂”。

  斗馬是極具多重競技特點的比賽,且融水具有鄉村濃厚的民族文化氣息以及優越的自然地理環境,這些都是吸引游客來旅游的重要旅游資源。在斗馬飼養的過程中,應給予一定的資金扶持或政策傾斜,提高基層民眾對斗馬飼養的積極性。廣西宜州的籃球愛好者杯就是打造品牌賽事上最好的例子,以賽事帶動參與,以賽事帶動經濟。第一,修建良好的比賽場地并為比賽開展提供舉辦經費,在促進民眾參與熱情的同時提高觀看體驗感。第二,提高比賽的獎勵程度,從而提高民眾的參與熱情,才有可能吸引到外地人群加入融水斗馬的行列。第三,應當建立競賽機制,避免斗馬者追求斗馬過程的刺激性和激烈性而給馬匹服用興奮劑等有違倫理道德的行為。因此,挖掘文化內涵才是融水苗族斗馬文化擺脫故步自封困境的破解之法。

  (三)良性傳承機制與多元傳承途徑是消解困境之“本”。

  如今參與斗馬比賽的馬都是家養馬匹,由于從小圈養失去了野性,打斗起來自然沒有從小放養的馬匹厲害。因此,建立元寶山斗馬基地,利用元寶山的高海拔、山泉水的特點來培育優質馬種,將元寶山打造成融水苗族斗馬品牌的發源地,通過品牌效應來促進經濟發展。想要斗馬文化的傳承與發展走的更遠,只關注斗馬文化本身是遠遠不夠的,我們更多的是需要關注它的傳承人,傳承人掌握著有關斗馬的核心技術,只有加強傳承人的保護和支持,才能促使文化的傳承和發展走的更遠。一方面提供必要的物質保障措施來加強傳承人隊伍建設,適時邀請傳承人組織當地群眾進行文化交流,以此提高文化傳承的廣泛化;另一方面開展斗馬項目傳承人進校園活動,學校的教育是民族傳統體育文化傳承的途徑,是文化育人與體育育人齊頭并進時代要求。

  五、結語

  隨著文化強國深入人心的大背景下,民俗民間體育文化受到國家高度重視,使得融水苗族斗馬文化也迎來了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現代物質條件下,人們可以更好地參與到民族傳統體育之中,人們也更需要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這個文化載體去實現“構建與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但目前融水苗族民俗體育斗馬文化僅從形式和價值上去入手研究存在一定盲區,因此有必要從歷史變遷的視角去切入,通過歷史人類學的邏輯對其文化調適的過程進行解析。以求通過特殊視角來輔助研究融水苗族斗馬民俗體育文化,有選擇的借鑒和運用其他文化的成功經驗,尋找適合自身文化實際情況的改革、發展與創新之路,使具有民族特色文化的融水苗族斗馬運動在世界舞臺上大放異彩。

  參考文獻

  [1]羅藝敏,蔣東升.中華民族傳統體育的分類[J].山東體育學院學報, 2008(08).

  [2]李達偉.苗族民俗體育項目蘆笙斗馬的特征與價值[J]內江師范學院學報,2013.28(02).

  [3]韋麗春紅水河流域壯族銅鼓舞的社會特征與功能價值研究[J].宜春學院學報,2007(06).

  [4]黃銀華,龔群從娛樂性談民族傳統體育的開發與利用[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06(11).

  [5]李敏華,趙芳,莫偉彬,唐健.廣西少數民族民間籃球文化的發展研究[J]經濟研究導刊,2015(11).


作者單位:廣西民族大學體育與健康科學學院 河池學院體育學院
原文出處:譚文星,黎年茂,韋麗春,劉宇致,韓爭光,周鑫.融水苗族斗馬民俗體育文化發展困境與出路[J].合作經濟與科技,2021(16):32-33.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国色天香社区视频在线观看-草蜢视频在线观看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