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農學論文 > 農藝學論文

貴州省興義市開展菌渣不同施用比例對水稻秧苗素質影響的試驗

來源:中國稻米 作者:張恒棟 敖正友 何志旺
發布于:2021-09-23 共5368字
  本篇論文快速導航:

  關于食用菌的論文第五篇:貴州省興義市開展菌渣不同施用比例對水稻秧苗素質影響的試驗

  摘要:以晶兩優534和甬優1540為材料,于2021年在貴州省興義市開展菌渣不同施用比例(體積比為20%、40%、60%和80%)對水稻秧苗素質影響的試驗。結果表明,與耕作土育秧(對照)相比,育秧基質中施用一定比例菌渣對水稻秧苗根數、莖基寬等農藝性狀和干物質積累等影響不顯著;隨著菌渣施用比例的增加,秧苗的整齊度增加,25d秧齡時,菌渣施用比例為60%和80%的處理,2個品種秧苗的整齊度分別比對照高9.8%~13.1%和12.0%~19.4%,差異顯著,40 d秧齡時各處理間整齊度差異不顯著;相比對照,施用菌渣的處理秧苗葉片葉綠素含量升高,尤其是40d秧齡施用60%和80%菌渣的處理,2個品種葉片葉綠素含量分別比對照高13.4%~35.9%和7.6%~17.3%。因此,在耕作土中混合60%~80%體積的菌渣有利于提高秧苗的整齊度和葉片葉綠素含量,提高秧苗素質。

  關鍵詞:水稻;食用菌渣;施用比例;秧苗素質;

  Abstract:The experiment was carried out in April 2021 to clarify the effects of different application ratios(20%, 40%, 60% and 80%by volume)of mushroom cultivation residue on the quality of rice seedlings of hybrid rice combinations Jingliangyou 534 and Yongyou 1540.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compared with control(cultivated soil for raising seedlings), the application of a certain proportion of mushroom cultivation residue in the seedling substrate had no significant effect on the agronomic traits such as root number, stem base width and dry matter accumulation of rice seedlings. With the increase in the proportion of mushroom cultivation residues, the uniformity of the seedlings increases. At the 25-day seedling age of the two tested varieties, the uniformity in the treatments with 60% and80% mushroom cultivation residues were 9.8%~13.1% and 12.0%~19.4% higher than the control, respectively, showing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There i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uniformity among different treatments at 40-day seedling age. Compared with the control,the chlorophyll contents in the leaves in the treatment with mushroom residue increased, especially in the treatments with 60% and 80%of the mushroom residue at 40-day seedling age, the chlorophyll contents of the leaves of the two combinations were 13.4%~35.9% and7.6%~17.3% higher than the control, respectively. Therefore, 60%~80% mushroom residue addition to the cultivated soil was beneficial to improve the uniformity of the seedlings and the chlorophyll contents of the leaves, thereby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the rice seedlings.

  機械化可以提高農業生產效率和加快農業現代化進程。機插秧是水稻栽培重要的生產方式之一[1,2]。育秧是影響水稻機插效果的一個關鍵環節,同時是水稻生產管理中的一個重要環節[3,4]。傳統育秧多采用就地取土育秧,隨著水稻規模生產的發展,取土難度變大,大量的取土還會造成優質耕作層破壞。使用育秧基質育秧可以提高水稻秧苗素質,減輕育秧勞動強度,對水稻規模化育秧具有良好的推動作用[5,6,7]。

  貴州省有良好的立體氣候,適宜食用菌生長。“十二五”以來,貴州省高度重視食用菌產業發展,同時每年也因此產生大量的廢棄菌棒[8]。廢棄菌棒仍含有豐富的營養元素,具有很高的再利用價值[8,9,10,11,12,13,14]。前人研究發現,通過使用腐熟的食用菌菌渣添加營養元素進行水稻育秧,可以提高秧苗素質,培育壯秧[6,9,15]。廢棄菌棒腐熟發酵處理后作為水稻育秧基質,前人已經做了一些研究,然而關于廢棄菌棒不經發酵處理,直接用作育秧基質的研究鮮有報道。因此,本試驗對育秧基質中不同的菌渣混合比例對水稻秧苗素質的影響進行研究,以期為合理利用菌渣提供理論依據。

  1 材料與方法

  1.1 試驗材料

  供試水稻品種為秈型雜交稻晶兩優534和秈粳雜交稻甬優1540。試驗用廢棄菌渣為當年生產秀珍菇的廢棄菌棒。廢棄菌棒曬干粉碎后直接稱重使用,大田取耕作土曬干粉碎后稱重使用。

  1.2 試驗設計

  試驗設5個處理:按照菌渣體積含量為20%、40%、60%、80%,分別與80%、60%、40%、20%體積分數的耕作土進行混合(分別記為T1、T2、T3、T4),以純土作基質為對照(CK)。試驗用秧盤規格為58 cm×25 cm,分別裝滿曬干的菌渣和耕作土,重復5次,稱量后計算每盤菌渣(480.0 g/盤)和土(2 640.0 g/盤)的平均質量,菌渣和耕作土的體積按照每盤土和菌渣的平均質量×其所占的體積比例稱取重量進行混合。試驗用2個水稻品種于2021年4月15日播種,每盤播種量為60 g,每個處理重復9盤,采用隨機區組設計置于田間,與大田育秧保持一致。濕潤育秧,出苗后保持充足的水分,分別于25 d和40 d秧齡時取樣測定秧苗素質。

  1.3 測定內容與方法

  1.3.1 基本農藝性狀

  每個處理取樣100株。取30株記錄其葉齡和總根數,測定株高(莖基部到葉片最頂端的距離);取10株并排測定莖基部寬度,并計算莖基寬。根據30株水稻測定的株高,計算其變異系數,“100%-變異系數”即為整齊度。

  1.3.2 干物質量

  對取樣的100株水稻,沿基部將根和地上部分開,分別裝入信封后于105℃下殺青30 min,后于75℃下烘干至恒質量,分別稱重,記錄其干物質量。

  1.3.3 葉綠素含量

  采用紫外分光光度法測定葉綠素含量[16]:將葉片洗凈后吸干表面水分,將去除葉脈的葉片剪成0~2 mm的小段,稱取0.2 g放入25 mL的容量瓶中,加入95%乙醇定容,黑暗下浸提8~16 h,待葉片組織完全變白后,取上清液分別在665 nm、649 nm和470 nm下測定吸光度,計算葉綠素含量。

  表1 不同菌渣施用比例對秧苗農藝性狀的影響     

 1.png

  表中數據為“平均值±標準差”;同一品種相同秧齡同一列數據后不同小寫字母表示在0.05水平差異顯著。下同。

  1.4 數據處理

  采用Statistix 8.0軟件進行數據分析,用LSD0.05法進行多重比較。采用Microsoft Excel 2016軟件繪制圖表。

  2 結果與分析

  2.1 不同菌渣施用比例對秧苗農藝性狀的影響

  由表1可知,不同的菌渣施用比例對2個水稻品種在不同秧齡下根數的影響差異不顯著。25 d秧齡,施用菌渣對晶兩優534和甬優1540莖基寬的影響較小,各處理間差異不顯著。25 d秧齡,施用菌渣處理晶兩優534葉齡比CK低6.1%~14.1%,除了T3處理與CK差異不顯著外,其余處理的葉齡均顯著低于CK;25 d秧齡下,施用菌渣處理甬優1540秧苗葉齡均高于CK,其中,T3和T4處理比CK高16.7%~17.4%,差異顯著。25 d秧齡,施用菌渣處理對晶兩優534株高的影響較小,隨著菌渣施用量的增多,甬優1540株高呈先降后升的趨勢,但是施用菌渣處理與CK相比差異均不顯著。隨著菌渣施用比例增加,25 d秧齡晶兩優534和甬優1540的整齊度均呈增加趨勢,均以T4處理的整齊度最高,比CK分別高13.1%和19.4%,差異顯著。40 d秧齡,晶兩優534和甬優1540的株高、整齊度不同處理間差異均不顯著,甬優1540葉齡和莖基寬隨著菌渣施用量增加呈先降后增趨勢,均以T2處理最低,分別比CK低5.8%和18.3%,差異顯著,其余處理與CK差異不顯著。

  2.2 不同菌渣施用比例對秧苗干物質積累的影響

  從表2可見,25 d秧齡施用菌渣的晶兩優534和甬優1540地上部干物質量均低于CK,分別低15.4%~27.2%和7.5%~24.2%,除了甬優1540的T3、T4處理與CK差異不顯著,其余處理均顯著低于CK。施用菌渣后,2個品種的地上部干物質量隨著菌渣施用比例的增加呈先增后降的趨勢,晶兩優534在T1處理地上部干物質量與CK相比差異不顯著,其余處理比CK低27.4%~42.4%,差異顯著,甬優1540各處理間差異不顯著;隨著菌渣施用比例的增高,2個水稻品種的根冠比呈現先增后降的趨勢,均以T1處理最大,顯著高于其他處理。40 d秧齡,晶兩優534和甬優1540施用菌渣處理地上部干物質量與對照差異不顯著;晶兩優534和甬優1540地下部干物質量各施菌渣處理比CK分別低19.4%~26.3%和19.7%~28.6%,除甬優1540的T1處理與CK相比差異不顯著外,其余處理與CK相比差異均達顯著水平;2個品種的根冠比隨著菌渣施用比例的增加呈先增后降趨勢,均以T4處理根冠比最小,比CK小22.0%~27.1%,差異顯著。

  表2 不同菌渣施用比例對秧苗干物質積累的影響     

 1.png

 1.png

  圖1 不同菌渣施用比例對秧苗葉片葉綠素含量的影響   

  2.3 不同菌渣施用比例對秧苗葉片葉綠素含量的影響

  由圖1可知,25 d秧齡,隨著菌渣施用比例的增加,晶兩優534和甬優1540葉片葉綠素含量呈先增后降的趨勢,均以T2處理最高,分別為3.77 mg/g和3.75mg/g,但施用菌渣處理與CK差異均未達顯著水平。40d秧齡,隨著菌渣施用比例的增加,2個品種葉片的葉綠素含量同樣呈先增后降趨勢,施用菌渣處理均高于CK,尤其是T3、T4處理,晶兩優534和甬優1540葉片葉綠素含量分別比CK高13.4%~35.9%和7.6%~17.3%,差異顯著。

  3 討論與結論

  廢棄菌渣發酵后作基質育秧,所育秧苗根系較為發達,盤根多,有利于機插秧,且秧苗易分離[15]。本研究表明,施用菌渣的處理在25 d和40 d秧齡時,秧苗根數與耕作土育秧相比差異不顯著;25 d秧齡,基質中含20%菌渣的處理秧苗地下部干物質量高于耕作土育秧,且顯著高于其他施用菌渣處理;40 d秧齡,耕作土育秧秧苗地下部干物質量仍處于較高水平,因品種而異,晶兩優534施用菌渣處理地下部干物質量顯著低于CK,甬優1540在用含20%菌渣基質育秧時,其地下部干物質量略高于CK,顯著高于其他施用菌渣的處理。這可能是因為增加菌渣含量,增加了基質的持水量[17],水分含量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水稻根系的伸長[1]。廢棄菌渣在水稻節水育苗上的應用需進一步研究。

  與常規育秧土相比,食用菌菌渣可以促進水稻地上部的生長,秧苗的株高、葉齡、地上部干物質量和莖基寬等都略高[15,18]。本試驗結果表明,施用菌渣處理所育秧苗的整齊度更好,隨著菌渣施用比例的增加秧苗整齊度升高。2個水稻品種的莖基寬在25 d秧齡和40d秧齡下施用菌渣處理與CK之間差異不顯著;40 d秧齡施用菌渣對水稻葉齡的影響較小,各處理間差異不顯著,25 d秧齡,晶兩優534施用菌渣的處理葉齡均低于CK,且隨著菌渣施用比例的增加葉齡呈先增后降的趨勢,甬優1540隨著菌渣施用比例的增加葉齡呈增加趨勢,均高于CK。施用菌渣對水稻秧苗株高的影響差異不顯著。25 d秧齡,2個品種施用菌渣后秧苗的干物質量均低于CK,T1處理均顯著降低,40 d秧齡施用菌渣各處理地上部干物質量與CK相比差異不顯著。這可能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菌渣作為基質促進秧苗地上部生長的效果更明顯[18]。

  單一的腐熟菌渣作育苗基質,由于其鹽分濃度高、偏堿性,容易造成秧苗的黃化[6]。本研究表明,在耕作土中混合不同體積的菌渣,可以提高秧苗的葉綠素含量,25 d秧齡,僅用耕作土育秧的處理與施用了菌渣的處理之間葉片葉綠素含量差異不顯著,2個水稻品種葉綠素含量均以菌渣體積分數為40%的處理最高;40 d秧齡,施用菌渣的處理葉片葉綠素含量均高于CK,T3、T4處理分別比CK高13.4%~35.9%和7.6%~17.3%,差異顯著。

  綜上所述,施用60%~80%的菌渣與20%~40%耕作土混合作育秧基質,對水稻秧苗根數、株高、莖基寬的影響較小,地上部和地下部干物質量存在減少的情況,但可以有效提高葉片的葉綠素含量和秧苗的整齊度。因此,在耕作土中混合60%~80%的菌渣可用作水稻育苗基質。

  參考文獻

  [1]黎星,胡啟星,成臣,等基質含水量對機插水稻秧苗素質及產c量的影響[J],中國稻米, 2019,25(4):63-67.

  [2]許圣君水稻機插秧技術優勢及存在問題與對策[J]安徽農學通報,2011,17(9):194-196.

  [3]范龍,吳嘯鵬,黃敏,等生物炭施用對水稻育秧土理化特性和秧苗素質的影響[J]華南農業大學學報, 2018,39(1):40-44.

  [4]王亞梁,朱德峰,張玉屏,等.水稻智能化育秧與雜交稻精準播種機插技術進展[J]中國稻米,2020 .26(5):30-33.

  [5]汪向東,陳再高.不同育秧基質對水稻秧苗素質的影響[J]中國稻米,2018,24(1):98-100.

  [6]程舒,藝凝,傅民杰,等.木耳菌渣基質化利用難點及解決技術[J]中國農業大學學報, 2020 ,25(8):154-162.

  [7]劉軍,韓勇,李建國, 等.育秧基質與育秧盤組合對北方機插稻秧苗素質及產量的影響[J]中國稻米, 2020.26(1).75-79.

  [8]朱守亮,張紹剛,董曉慶貴州省食用菌廢棄菌棒處理和再利用淺談[J]耕作與栽培, 2017,33(1):47-49.

  [9]柳霖,曹鐵華,劉家宏,等.基于木耳菌渣的水稻育苗基質篩選研究[J]鄉村科技,2020,11(32):112-114.

  [10]鮑大鵬.我國食用菌遺傳學的發展及展望[J]菌物學報, 2021,40(4):1-16.

  [11]畢研文,薛慧麗食用菌培養料殘渣的綜合利用[J].山東蔬菜, 2003(3):42.

  [12]鄧媛方.蘑菇廢棄菌棒和豬糞混合厭氧發酵特性研究[D].咸陽:西北農林科技大學, 2012.

  [13]楊金云,翁金寶,王忠林.黑木耳廢菌棒用于稻田對水稻產量及土壤養分的影響[J]中國稻米, 2013, 19(5):84-86.

  [14]劉威食用菌廢棄培養料的合理利用[J.吉林農業, 2008(11):32.

  [15]何青石.食用菌菌渣做水稻育秧基質成秧苗的優勢比較及關鍵技術[J]中國稻米, 2014,20(3):75-76 .

  [16]瀟浪濤,王三根植物生理學實驗技術[M].北京:中國農業出版社, 2015.

  [17]栗方亮,王煌平,張青,等.菌渣對土壤形狀和作物的影響及其再利用研究進展[J]中國農業科技導報,2015,17(3): 100-106.

  [18]邵曉偉.應用食用菌渣研制水稻育秧基質的研究[D].南京:南京農業大學, 2013.


作者單位:貴州黔西南喀斯特區域發展研究院
原文出處:張恒棟,敖正友,何志旺,張發麗.不同菌渣施用比例對水稻秧苗素質的影響[J].中國稻米,2021,27(05):111-114.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国色天香社区视频在线观看-草蜢视频在线观看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