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民間文學論文

隴南紅色歌謠的藝術特征和保護傳承

來源:楚雄師范學院學報 作者:關薇
發布于:2021-09-26 共11985字

  摘    要:    隴南紅色歌謠運用傳統民間歌謠的藝術形式,融入紅色革命主題,呈現出豐富而創新的藝術特征:繼承和發揚漢樂府民歌“緣事而發”的現實主義創作手法,豐厚了紅色歌謠的思想內涵;直陳紅色主題的“賦”,融合了民俗特質的“比”和強化感染力的“興”,使傳統的“賦比興”手法煥發勃勃生機;用通俗化語言構筑民間文化體驗場景,建構“紅色”與地域特征的意象群,實現了民間文化與革命意識的深度融合,使隴南紅色歌謠展現出獨特的藝術魅力。珍視和傳承紅色歌謠,保護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產,傳遞其歷史價值和文化價值,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關鍵詞 :     隴南;紅色歌謠;溯源;藝術特征;保護;傳承;

  Abstract: Adopting the artistic form of the traditional folk ballads and integrating the red,or revolutionary,themes,the red ballads of Longnan present rich and creative artistic characteristics. The realistic writing technique of“inspiration from an event”of the yuefu folk songs of the Han Dynasty(202 B.C.– 220 A.D.) greatly enriches their ideological connotation: fu,or descriptive narration,demonstrates the red themes directly;bi,or figurative narration,integrates characteristics of the local folk ballads;and xing,or associative narration,can inspire the audience. In fact,even these traditional writing techniques have been revitalized by the red ballads. In addition,they achieve deep integration between folk culture and revolutionary consciousness by constructing experience situations where folk culture and popular language interacts with red image groups,demonstrating unique artistic appeal. It is practical and significant that the red ballads of Longnan,as a form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be valued,preserved and inherited to make sure that their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value shall survive time.

  Keyword: Longnan; red ballad; origin; artistic characteristic; preservation inheritance;

  隴南位于甘肅省東南部,地處秦巴山區,東接陜西,南通四川,扼陜、甘、川三省要沖,素稱“秦隴鎖鑰,巴蜀咽喉”,自古以來,為兵家必爭之地。在土地革命時期,習仲勛等老一輩革命家在兩當發動的“兩當兵變”,是中國共產黨在西北發動的最早的武裝起義之一,在中國革命史上具有重要的歷史地位。紅軍長征時期,中國工農紅軍第一、二、四方面軍三大主力及紅二十五軍途經隴南,足跡遍布九縣區,組織了“成徽兩康戰役”“摩天嶺”“懸馬關”等戰役;宕昌哈達鋪鎮成為紅軍長征的加油站,中國革命在這里發生了歷史性的轉折,決定了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從勝利走向勝利的正確路線和光輝前程。抗日戰爭時期,“兩當抗日救亡劇團”、國立五中學生、成縣師范師生等開展了隴南抗日救亡活動。他們以這里為舞臺,譜寫了壯麗的戰斗篇章,由此沉積了豐富的紅色文化資源,隴南八縣一區都或多或少地留下了紅色文化的印記。紅軍隊伍在給隴南大地播撒革命火種、宣傳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工農紅軍革命精神的同時,也留下了彌足珍貴的紅色記憶,其中有數量可觀的紅色歌謠。這些歌謠以其豐富的表現內容和獨特的藝術價值流傳久遠,成為隴南紅色文學的寶貴藝術財富。

  歌謠是民間文學的題材之一,“其本義是指傳統歌謠,是以口頭歌唱或者吟誦形式流傳和保存的傳統韻文”[1]。隴南當地的民歌曲調本身是比較豐富的,如山歌、號子、快板等,民俗風味濃厚。隴南紅色歌謠沿用民歌曲調,將革命主題融入其中,這種舊瓶裝新酒的模式,使紅色記憶深植于當地民眾的精神領域,也使傳統歌謠煥發生機,令紅色歌謠呈現出一種獨特的民間化審美特質,有很重要的歷史價值和文化價值。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其在當今社會承擔著思想政治教育和文化傳承的歷史使命。因此,保護和傳承紅色歌謠,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1.png

  一、溯源隴南紅色歌謠

  隴南地區民間歌謠有著悠久的歷史傳統,早在《詩經·秦風》的《車鄰》《蒹葭》等篇章中,就記載了早期秦人在隴南禮縣一帶的活動,這是關于隴南歌謠的早期記憶。而在《古謠諺》中也記載了漢初到明代末年隴上民間歌謠的創作,包括敘事、記人和抒情的內容。如《隴水歌》中有這樣的詞句:“隴頭流水,分離四下,念我行役,飄然曠野。登高遠望,涕零雙墮”[2]82,敘寫羈旅行役與離別之情;再有《隴頭俗歌》:“隴頭流水,嗚聲幽咽。愿望秦川,心肝斷絕”[2]332,表達深切的思念之情。至近現代,隴南民間歌謠不斷發展壯大,民歌調式豐富,自成體系。《隴南地區民歌集成》就將民歌分為花兒類、號子類、山歌類、社火秧歌類、田歌類、小調類等,全方位記載了隴南地區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和心理感受。歌謠這種最具影響力的大眾文化,成為底層民眾表達情感、溝通交流的重要手段,為大眾所接納。悠久的民歌創作傳統、豐厚的民間文化底蘊,為紅色歌謠的產生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成為孕育紅色歌謠的母體。

  此外,革命實踐刺激了紅色歌謠的創作。“詩言志,歌詠言,然而心志終究是生活的反映。”[3]1產生于隴南地區的紅色歌謠就是當地百姓革命生活的真實記錄和見證。民國建立后的十幾年間,隴南地區長期處于軍閥和封建勢力的統治之下,人民在死亡線上掙扎,生活苦不堪言。隴南賊匪魯大昌稱霸一方,危害百姓,老百姓對其深惡痛絕。1935年8月到1936年10月,紅二十五軍、紅一、二、四方面軍等相繼挺進隴南,發動了“成徽兩康戰役”,過境宕昌的哈達鋪,先后在隴南天水一帶12個縣建立蘇維埃政權,黨中央和紅軍打土豪、分田地,開展武裝斗爭,革命形勢的發展激起了隴南百姓投身革命的巨大熱忱,隴南人民第一次獲得了真正意義上的解放。“隨著革命斗爭的深入,老百姓對革命的認識不斷提高,對紅軍的感情日益加深,歌謠就逐漸成為群眾自覺地表情達意的最好渠道”[4]112-113,是在共產黨引導下民眾心聲和意愿的真實表達。革命實踐推動了紅色歌謠的創作,歌謠也在實踐和宣傳中得以繁榮發展,成為記錄革命歷史和百姓心路歷程的最好載體。通過一首首紅色歌謠,可以看到隴南人民與革命斗爭的深切關系,或表達對共產黨和紅軍的歌頌,或抒發踴躍投身革命的雄心,或表達翻身后的喜悅以及勞苦大眾對革命勝利的堅定信念。

  紅色歌謠伴隨著革命實踐產生,激發了當地老百姓的創作熱情,他們利用歌謠描繪生活愿景、表達革命信念、傳遞革命心聲,在民間廣泛傳唱。只要革命到達的地方,就有紅色歌謠傳播的印記,轟轟烈烈的革命實踐成為紅色歌謠產生的現實土壤。

  二、隴南紅色歌謠的藝術特征

  (一)“緣事而發”的現實主義創作傳統

  “緣事而發”一詞出自東漢班固的《漢書·藝文志》,“自孝武立樂府而采歌謠,于是有代趙之謳,秦楚之風,皆感于哀樂,緣事而發”[5]1752。其本義是有感于現實生活中的悲哀或快樂,是源自于具體的事件而發出的感慨。這一創作傳統自漢樂府民歌以來被廣泛運用于詩歌和民謠創作領域。

  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轟轟烈烈的革命運動和斗爭激發了隴南民眾的革命熱情,為適應革命發展的需要,他們自發創作了一批紅色歌謠,運用老百姓熟悉的山歌民謠來揭露舊社會的黑暗統治,支持紅軍和革命斗爭,傳達革命心聲。

  老紅軍魏傳統曾經說過:“產生于某一地區的革命歷史歌謠是當地人民斗爭和情感的生動記錄”[6]1,這正體現了樂府民歌“緣事而發”的創作傳統。新民主主義時期,在隴南大地上,面對軍閥混戰、地主階級的剝削壓榨,廣大民眾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紅色歌謠真實地反映了民眾的生活愿景和情感狀況。

  比如流行于成縣的歌謠《紅軍到了成縣了》:“紅軍到了成縣了,世道隨了人愿了。縣長跑的不見了,才把財主清算了。土地分了糧散了,窮人才把天見了。”這首歌謠真實地記錄了老百姓在縣長和財主的盤剝和壓榨下生活暗無天日,而紅軍到成縣后清算財主,趕走縣長,給老百姓分土地,分糧食,為窮苦大眾帶來美好的新生活。歌謠真切表達了百姓對紅軍的贊頌和生活巨變帶來的欣喜之情。

  再如這首歌謠:“紅軍進城天睜眼,匪軍跑上泥功山。不收雜稅不收捐,不征糧草不征款。”這首流傳于西漢水上游禮縣、西和一帶的歌謠,雖只有簡短的四句,卻真實記錄了紅軍到達隴南后不收雜稅不收款,匪軍望風而逃的情景,表現了人民群眾與紅軍的深情厚誼。還有這首:“長工苦,長工難,長工的苦處說不完。夜宿牲口圈,谷糠野菜難下咽。身穿補丁破衣衫,擋不住風雪寒。妻兒哭,女兒喊,無衣無食淚漣漣。春雷一聲響,來了恩人共產黨。黑暗勢力一掃光,苦難長工見太陽。分土地,分牛羊。長工生活大變樣。”這是流傳于禮縣的反映拉壯丁和長工生活的歌謠,選取典型的生活片段“夜宿牲口圈”“谷糠野菜難下咽”“身穿補丁破衣衫”“無衣無食淚漣漣”等,真實記錄了長工們的生活現狀,以及在困境中掙扎的民眾在共產黨到來后“黑暗勢力一掃光,苦難長工見太陽”的歡欣鼓舞和對共產黨的感激之情。

  這些歌謠秉承“緣事而發”的創作傳統,客觀呈現了當時百姓受壓迫的生活狀態,是對百姓生活最原始、最真實的記錄。更重要的是,歌謠記載了紅軍在隴南進行武裝斗爭的具體情況。通過紅軍到來后百姓生活面貌的巨大變化和民眾的心理狀況的敘寫,熱情歌頌了革命軍隊,傳達了革命思想,起到了很好的宣傳和鼓動作用。因此,從現實主義創作角度講,隴南紅色歌謠繼承和發揚了漢樂府民歌的現實主義創作傳統,植根于現實是其葆有藝術生命力的重要原因。

  (二)賦比興手法的創新運用

  賦比興在傳統詩歌和民間歌謠中都是一種常用的藝術手法,《詩經》為其發端,幾千年來一直沿用至今,是中國詩歌藝術創作的典型形態。隴南紅色歌謠在場景敘寫、情感傳遞和主題表達方面也恰當運用了賦比興的藝術手法,并與當地民歌和民俗元素相融合,表現出了對傳統藝術手法的創新和豐富。

  首先,直陳其事的“賦”。

  “賦者,敷陳其事而直言之者也。”[7]1-2簡言之,就是鋪陳直敘,把人的思想感情及其有關的事物平鋪直敘地表達出來。隴南紅色歌謠在簡單起興之后,多以文字來展開敘寫,或反映民眾的生活境況,或鋪排紅軍的戰斗場面,或敘述愛人送別的場景,或描寫軍民魚水之情……全方位地展現了當時的革命圖景。且看這首《紅軍人馬進成川》:“紅軍人馬進成川,沿路撒下紅傳單;一張傳單一把火,徽成壩里紅了天!瓷瓶越擦越發明,山歌越唱越有音;紅軍一來世道變,窮人越活越精神。日日盼,夜夜盼,盼來紅軍駐徽縣;千年枯樹發新芽,窮人心上開牡丹。矛子磨得馃燦明,馬到飛快映紅綾;四路八方打土豪,錦繡山河遍地紅。”歌謠具體詳細地鋪陳敘述了紅軍一路進駐徽縣和成縣的情景,從沿路行進過程中的散發傳單,到進駐縣城以后打土豪、分田地,以及和當地老百姓之間深厚的魚水之情,都反映在這首歌謠中。這種不加修飾、直陳其事的表達方式真實還原了紅軍經過隴南時的革命全景,留下了珍貴的革命史料。

  再如這首流傳于徽縣的歌謠:

  徽縣的涼粉香又軟,紅軍同志你吃一碗;吃飽肚子身有勁,下鄉擴軍有精神。紅軍吃完給我錢,把我急的開了言:“你們是窮人的好隊伍,收錢我的心不安。”紅軍說:“群眾紀律要遵守,吃涼粉應該來給錢。”推來讓去好一陣,錢放下紅軍跑了個遠。至今想起這件事,睡夢里常夢見這些好同志。

  這首歌謠講述了紅軍與老百姓的生活故事,使用賦體手法詳細記述了紅軍戰士吃涼粉的經過,其中一來一往的問答更是生動刻畫出了兩位主人公的性格特征,充分體現了“賦”這種藝術手法的鋪陳敘述的特性。

  其次,融合了民俗特質的“比”和強化感染力的“興”。

  “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7]3作者將本事(故事)或情感借一個事物作類比。一般來說,用來作比的事物總比被比的本體事物更加生動具體、鮮明淺近而為人們所知,便于人們聯想和想象。比的核心是喻體,不同地方的民俗風情和生活經驗決定了其地方歌謠在喻體選擇上的差異,從而產生了風格迥異的地方歌謠。隴南紅色歌謠喻體的選擇主要偏向于當地所特有的生活化物象和場景的選取,創作者通過此類喻體傳遞出大眾能夠感知的共通性情感,更容易引起聽者的共鳴。如“前川的高粱后川的米,中川要種棉花哩。紅軍好比是及時雨,來到了成縣的壩里”“天上的星星擠眼哩,地下紅軍齊反哩”“谷子熟了滿山黃,毛主席活像親爹娘。熱頭出來暖烘烘,共產黨的好恩情”“黑暗勢力一掃光,苦難長工見太陽”。這些歌謠所選取的都是典型的生活化物象:高粱、大米、及時雨、星星、谷子、熱頭(太陽),充滿了普通民眾的生活化體驗,本土化色彩非常濃厚。用這類喻體來與歌謠中的革命主題產生心理關聯,對接受者來講很容易消除陌生感,更易于接受,易于產生對紅軍的心理認同,對紅色歌謠的政治宣傳功能大有益處。

  “興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詠之詞也。”[7]4一般而言,以其他事物為發端,引起所要歌詠的內容,這是一種利用語言因素建立在語句基礎上的“借物言情,以此引彼”的藝術表現手法,其作用一在于起情,創造作品的氣氛;二是協調韻律,確定韻腳,粘連上下文的關系。隴南紅色歌謠中,用首句起興來烘托氣氛的作品可信手拈來。如:“簪簪花兒紅似火,我種銀耳紅軍坡。白玉般的銀耳山里開,幸福落在我心窩。”起句以紅艷艷的簪簪花起興,以漫山遍野盛開的火紅的鮮花來營造氛圍,符合老百姓的所見所感,表達紅軍來到隴南后廣大民眾內心的喜悅之情。

  再如:“天上星星明又明,妹送情郎當紅軍。送了一程又一程,眼看就要到栗亭。”這首歌謠以天上的星星起興,此處有兩層含義,表層之義在于極言妹送情郎時間之長,從白天送到夜晚,表達出情人間依依不舍的情感;深層含義則是星星象征著閃亮的紅星,情郎參軍就意味著走向了光明的前程。

  此外,歌謠以起興來協調韻律,以起興來確定韻腳,粘連上下句的關系,在隴南紅色歌謠中也常常運用。如:“花手帕,四四方,繡上顆紅星送我郎,十年八年妹等你,革命成功再成雙”“谷子熟了滿山黃,毛主席活像親爹娘”“紅軍光榮出村口,又擦眼淚又招手,一把布傘送兄弟,上遮熱頭下遮雨,紅軍兄弟慢步走,山又高來路又陡。刀割韭菜根還在,親人一去幾時來”。這類起興一般情況下跟下文沒有太多意義上的關聯,其目的就在于吟唱時音律的上口,或以此來引起下文,產生上下文之間的互聯關系。起興手法的使用為隴南紅色歌謠在情感表達和韻律協和方面發揮了巨大作用,使其藝術魅力也大大提升。

  (三)以通俗化語言與靈活多變的句式構筑民間文化體驗場景

  作為一種民間藝術形式,歌謠源自勞動人民的口頭創作,是勞動人民樸實真摯的情感的藝術表達,民間色彩濃郁。紅色歌謠以“舊曲加新詞”的方式,將作為勞動者的工農生活內容與作為革命力量的斗爭內容融合起來,以老百姓喜聞樂見的方式傳唱,一方面有利于紅軍隊伍的革命宣傳;另一方面,將紅色歌謠融入民間藝術之中,使其呈現出濃厚的民間文化特質。

  首先,樸素真摯且通俗化的語言特色。

  歌謠是一種語言的藝術。高爾基說:“文學就是用語言來塑造形象、典型和性格,用語言來反映現實事件、自然景觀、思維過程……文學的第一要素就是語言。”[8]332隴南紅色歌謠作為集體性的口頭文學創作,在語言上融入地方方言土語,使歌謠帶有典型的地域特征。

  隴南位于甘肅南部,山大溝深,交通不便,地理環境相對閉塞,當地的語言習慣得以很好地保存。歌謠的創作者都來自民間,對方言土語等非常熟悉,因此在歌謠中使用大量方言詞匯,使歌謠通俗易懂,體現出生動自然的審美特征。如《紅軍直下徽成縣》:

  走江口,過茨坎,大營扎在曹彭家,山腳地畔路過走,李家咀上殺惡狗,周家大營緩商量,席家川里吃干糧,隆城上安的水機關,兩架飛機打旋旋,土蕎峪下山入平川,炸彈丟在云霧山,大軍過了橫嶺山,晚上住在了石峽關,西和一仗打得歡,紅軍直下徽成縣。

  這首歌謠中,“干糧”指早飯,“水機關”指機關槍,“打旋旋”指在上空盤旋,這些都是流傳于隴南的地方方言。此外,其他歌謠里還有“公雞叫鳴”(打鳴),“熱頭”(太陽)出來,“天上的星星擠眼(眨眼)哩”“矛子(長矛)磨得馃燦明”等,都是生動自然的方言土語。這些生動的詞匯不僅真實反映了當地的社會現實和百姓的心理狀況,又因為其通俗易懂而不乏詼諧幽默的趣味性,貼近百姓的生活現實,符合民眾的理解水平,更容易引起民眾強烈的情感共鳴。

  詞語是構成歌謠的重要要素,隴南紅色歌謠脫胎于傳統歌謠,其結構與傳統歌謠是非常相似的。襯字和口語詞的使用,使隴南紅色歌謠具有豐富典型的民間特色。如:“紅軍到(了)成縣了,世道隨(了)人愿了。縣長跑的不見了,才把財主清算了”“紅軍好比(是)及時雨,來到(了)成縣的壩里”“歌滿山(來)情滿懷,我采銀耳進山來”“天爺(外)刮怪風,霜殺(外)草不生;天曬(外)了莊稼沒收成,一斗麥十兩銀子。二月(外)刮春風,天上(外)降神兵;天下(外)了五谷得了命。神兵是紅軍”。這些襯字放在句中可以湊齊音節,使句子整齊,讀起來更加上口,具有音韻和諧之美。

  隴南紅色歌謠還使用大量的口語詞,使歌謠的語言明白曉暢,質樸淺顯,頗具生活化的美感。如:“魯大昌在甘邊,阻止抗日真可憐,要消滅魯大昌,堅決抗日到前方”“一把布傘送兄弟,上遮熱頭下遮雨”“趕得碌柱上坡里,國民黨的稅多哩。國民黨,要稅款,窮人手里搶飯碗,不響雷,打閃哩,保長天天催款哩”“不扯腸子不扯心,革命成功我來迎”“假若中途忘了你,雷擊頭來火燒身”。這些歌謠里面,“真可憐”“上遮熱頭”“打閃”“扯腸子”“雷擊頭”等口語詞,還有句子結尾處反復出現的語氣詞“哩”,都是老百姓生活中的常用詞,讀來朗朗上口,且易于流傳,顯示出歌謠的勃勃生機,煥發出了鮮活的生命力。

  其次,句式結構頗具民歌特色。

  隴南紅色歌謠多采用三言、五言、七言、八言、九言。一般而言,句式整齊的歌謠并不多,多數歌謠句式復雜,結構參差,從而構成錯落有致的節奏美感。

  有五言八句的:“一心當紅軍,扛槍打敵人,打倒馬匪軍,為民立大功。一心當紅軍,扛槍殺敵人,打倒日本軍,人民享太平。”這首歌謠以起首句押韻為主,第二、四、六、八句均押韻,一方面保證了歌謠內容的通俗性,另一方面也兼顧了形式上的韻律感,這種對傳統詩歌藝術形式的繼承,增強了歌謠的音樂美。

  也有七言八句的:“天上星星明又明,妹送情郎當紅軍。送了一程又一程,眼看就要到栗亭。栗亭川里花兒紅,唱個山歌表真心,假若中途忘了你,雷擊頭來火燒身”“霜夜起來望星宿,窮人送兒當紅軍。征途不怕千萬里,送郎送到栗亭川。栗亭川里花兒紅,繡個鴛鴦表真心。跟上賀龍鬧革命,天下太平再結婚”。

  七言與五言相比,每句字數增多且篇幅擴大,更適合表達豐富的內容,在隴南紅色歌謠中,更多用于愛情題材,這類革命愛情歌謠頗具特色。這兩首反映與紅軍有關的愛情歌謠,都以女子作為抒情主人公,以“妹妹”的口吻來歌唱對“哥哥”參加革命的支持,表達對“哥哥”的不舍和思念。其中第一首以“星星”來起興,點明送別的時間和主人公,接下來用“一程又一程”說明送別的路程之長和依依不舍的離情,主人公在“栗亭”立下誓言,表達了對愛情的堅貞信念和忠貞不渝的決心。第二首富有浪漫的生活情趣,不僅有繡著紅星、繡著鴛鴦表達愛情的信物花手帕,更重要的是對革命成功的期待與決心。送別中未見傷心之語,字里行間表露出的是女子對于意中人參加革命的支持和理解,體現出了百姓對革命的認同感。

  更多的歌謠是句式不整齊的。有三言和七言的組合:“在解恨,斗豪紳。要太平,打日本。要想永世不受窮,趕快投奔賀老總”;有八、七、五、四言組合的:“離別了苦難的家鄉,離別了親愛的爹娘。黑暗中紅旗飄揚,紅軍要北上。好男兒志在四方,跟隨紅軍。走遍祖國的四面八方”;有六、五、七、六組合:“可恨的中央軍,爹娘把兒生。娘生兒子石頭心,長大了拉壯丁。”

  從《詩經》到漢樂府,均有運用雜言創作的詩歌,而元曲更是將雜言發展到接近完美的狀態。與詩歌相比,歌謠繼承和發展的恰恰是雜言詩的手法,對章節結構和字數的要求并不固定,其形式相對自由,更利于無所拘束地表達感情。隴南紅色歌謠正是創造性地、豐富地運用了這種手法,使歌謠在情感表達上更加真切自由,在誦讀傳唱時又頗具節奏感,生動流暢,和諧悅耳,具有民歌韻味。

  (四)建構為革命主題服務的意象群

  所謂意象,就是客觀物象經過創作主體獨特的情感活動而創造出來的藝術形象。一般而言,文學意象都是觀念意象,是傳遞創作者思想情感的“物象”,在隴南紅色歌謠中,有著非常豐富又涵義深遠的意象群,使歌謠的文本意象呈現出多姿多彩的風貌。這些意象的主要功能是實現對紅色革命價值的詮釋,在建構革命主題時發揮了巨大的作用,顯現出了普通民眾卓越的藝術創造力。

  首先,象征紅軍革命的“紅色”系列意象群。

  “紅色”作為一種色彩,其象征作用在我國的民間有非常廣泛的審美認同。紅色總是象征著生命、熱情、勇氣,最終折射到大眾身上則體現出希望、愉悅、快感和神圣的主觀情感。不僅是紅色,與其相關聯的太陽、火焰、鮮花等意象也同樣為大眾帶來相似的情感體驗。基于審美體驗的關聯性,隴南紅色歌謠中建構的“紅色”系列意象群,承擔了服務革命主題、彰顯革命價值的文學功用。如:“高粱葉子青又青,紅軍開進徽縣城;紅帽徽,紅領章,身背大刀肩扛槍”“徽縣的鍋盔黃又香,香香的鍋盔慰勞忙;鍋盔要用炭火烙呀,軍隊要靠老百姓幫”“熱頭出來暖烘烘,共產黨的好恩情”“簪簪花兒紅似火,我種銀耳紅軍坡”“黑暗中紅旗飄揚,紅軍要北上”“黑暗勢力一掃光,苦難長工見太陽”。這些歌謠中運用的就是紅色的意象或與紅色相關聯的意象群,一方面帶有民間百姓對紅色的審美認同感,另一方面,也由此關聯到對以紅軍為代表的革命力量的認同和肯定。無論是以紅軍著裝象征革命,還是以炭火來比喻百姓,亦或是用熱頭(太陽)來喻紅軍對百姓的恩情,還有紅旗飄揚代表的希望等,都將紅色意象群的作用發揮到最大,體現出紅色審美體驗的穩定性,彰顯紅色歌謠獨具特色的魅力。

  其次,取自日常生活和日常事物的意象群。

  隴南紅色歌謠最普遍的構成是民眾的日常生活體驗,歌謠所選取的意象,是在特定的空間場域和自然背景下,最為常見的生活化的事物,百姓們隨意采擷生活場景和片段,任意選取自然景觀和事物,就能表達與革命相關聯的豐富情感。如:

  麻繩衽進針鼻管,錐子給鞋底扎個眼;一針一線針腳密,要把鞋底納結實;一天一夜納兩雙,新鞋讓紅軍早穿上。你納鞋底我做幫,李婆宋姨上鞋忙;一夜做鞋二十雙,天明讓紅軍穿腳上;穿上新鞋去抗日,把日本鬼子消滅光。

  這首搜集于徽縣的歌謠,從做鞋細節入手,記錄了后方婦女為紅軍做軍鞋的片段,百姓對紅軍的擁護和愛戴躍然紙上。

  再如流傳于徽縣柳林當地的社火曲《想紅軍》:

  天爺(外)刮怪風,霜殺(外)草不生;天曬(外)了莊稼沒收成,一斗麥十兩銀子。二月(外)刮春風,天上(外)降神兵;天下(外)了五谷得了命,神兵是紅軍。九月(外)刮秋風,神兵(外)又出征;云霧(外)罩天爺黑沉沉,百姓心里明。

  這首歌謠來自百姓的視角,選取最典型、最具代表性的生活場景記錄舊社會老百姓生活的艱辛,用“怪風”“春風”“秋風”指代紅軍到來前、到來后、離開時的變化,意象的選取看似生活化,但蘊含的革命情感卻具有密切的關聯性。

  如果說以上是生活片段的敘寫,那么下面的意象則是自然景物與革命產生關聯的例子:中川、碧口、平臺山、懸馬關、摩天嶺、江口、茨壩、土蕎峪、橫嶺山、石峽關、栗亭川、泥功山、泰山村,歌謠中出現的這些山川地名,都是紅軍在隴南戰斗過的地方,紅色歌謠在傳唱中將山川與偉大的紅色革命緊密聯系起來。就如這首:“碧口江水清又清,平臺山上雪染紅。懸馬關前地勢險,摩天嶺上殺敵人。切刀背,九道拐,天降神兵叫紅軍。山石濺血敵喪膽,嶺上紅旗耀五星。英勇的兄弟來相會,歡迎紅四方面軍……”,歌謠生動記載了由徐向前親自指揮的紅四方面軍摩天嶺戰役,這是紅四方面軍長征途中在隴南境內的第一次戰役,也是建立川陜甘革命根據地的一次重要計劃。這次戰役激烈地進行了18天,雙方投入30個團,數萬兵力,戰斗十分激烈,數百名紅軍戰士在戰斗中光榮犧牲。險峻的地勢,戰斗的慘烈,紅軍的英勇,由此而表達出的大無畏的革命精神,正是歌謠中的意象所要傳遞的主題。

  三、隴南紅色歌謠的保護和傳承

  從土地革命時期的“兩當兵變”開始,到后來的紅軍長征,再到后來的抗日戰爭,隴南人民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在這片土地上進行武裝斗爭,抒寫了可歌可泣的歷史,而隴南紅色歌謠正是這一歷史的反映。無論是哪一個歷史時期,紅色歌謠都緊密地配合著中國共產黨在各個歷史階段的革命斗爭,充分發揮其宣傳、動員、鼓舞人心的重要作用,為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做出了貢獻,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但是,近年來,紅色歌謠逐漸被忽視,被淡忘,逐漸遠離當下社會的青年一代。老一輩革命者相繼逝去,紅色歌謠也慢慢消失。珍視和搶救紅色歌謠,傳承這種非物質文化遺產,是當下迫在眉睫的大事。2019年,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甘肅重要講話中指出:“隴南是紅軍長征途經地域最廣的地區之一,紅一方面軍、紅二方面軍、紅四方面軍、紅二十五軍都在這里留下過戰斗足跡”“要把紅色資源利用好、把紅色傳統發揚好、把紅色基因傳承好”。這為我們保護、傳承、發揚紅色文化和紅色歌謠指明了方向。

  (一)正確認識紅色歌謠的價值,是傳承保護紅色歌謠的前提

  紅色歌謠作為革命文學,誕生和繁榮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為革命宣傳和動員工作帶來了不可估量的影響。當今社會,紅色歌謠作為中國共產黨重要的紅色資源,有著重要的歷史價值和當代價值。因其“紅色”這一特性而成為教育的載體,具有傳遞正確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的功能,它誕生于特殊的歷史時期,以最接地氣的表達方式展示革命先輩的犧牲和偉大,并以其豐富的文化內涵傳達革命的力量。透過歌謠,我們能看到紅軍長征時物質條件的艱難困苦、戰斗場面的殘酷、軍民之間的魚水之情,以及20世紀30年代中國社會的全貌,紅軍戰士的不怕困難犧牲、公而忘私、大義凜然、百折不撓的崇高英雄品質和堅定的共產主義信仰,這些優秀的品質、優良的傳統在當下社會是非常重要的思想政治教育文本,傳遞著大無畏的革命軍人精神和價值觀,對當代青年具有重要的思想政治教育意義。因此,正確認識紅色歌謠的價值和教育意義,其保護和傳承才有可能。

  (二)紅色歌謠保護和傳承的具體方式

  其一,將紅色歌謠引入課堂教學當中。青少年和大學生群體處于價值觀形成時期,利用紅色歌謠對其進行革命愛國主義教育,一方面,有利于青年人接受紅色文化教育,筑牢愛國根基;另一方面,紅色歌謠深入課堂,在價值導向、情感激勵和人格塑造等方面發揮著重要的育人作用,內化于心,也促進了紅色歌謠的保護和傳承。隴南師范高等專科學校是隴南地區唯一的高校,學校成立了隴南紅色文化研究中心,可依托該中心開發紅色文學類的選修課,對隴南紅色文學進行分類講析,讓學生深入了解地方紅色文化,并定期開展紅色歌謠傳唱活動,讓學生在誦唱歌謠的過程中了解革命歷史,體會長征精神,感悟幸福生活的來之不易。

  其二,用好紅色旅游資源,傳唱紅色歌謠,體驗紅色文化的魅力。隴南地區紅色資源豐富,各縣都有革命遺址和紀念館,如“兩當兵變紀念館”“成徽兩康戰役紀念館”“哈達鋪紅軍長征紀念館”等,當然還包括一些珍貴的實物、文字等材料,紅色歌謠就散見于各地紀念館的文字資料當中。近年來,紅色旅游熱度持久不衰,當地政府部門應該利用這個契機,開發出多種紅色文化旅游線路,讓旅游者觀看紅色遺跡,品嘗紅色食品,穿紅軍軍裝,唱紅色歌謠,深度體驗紅色文化,感悟長征精神。

  其三,通過書籍和影像的方式將紅色歌謠保存下來。歌謠屬于活態文化,由于革命年代的特殊性,加之收集搶救較晚,目前收集整理出的隴南紅色歌謠數量較少,零星出現在各地紀念館和各縣縣志當中,還有部分沒有收集的歌謠散落于民間。當前,應通過政府主導,集合各研究單位,如黨史研究中心、隴南師范高等專科學校紅色文化研究中心、博物館以及民間力量,對紅色歌謠進行普查、收集并整理分類、編輯出版,讓其永久地留存下來。一方面,作為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資源;另一方面,也是紅色文化研究的第一手學術資料,以歌謠為載體,研究革命戰爭年代的社會政治、經濟、文化和人們的精神面貌,總結其價值,服務于當下社會,傳承其文化價值。

  在文學發展的過程中,歌謠以極具民間特色的內容和民俗化的表達方式在民間文學中占據一席之地,隴南紅色歌謠在繼承傳統歌謠藝術形式的同時,以舊瓶裝新酒的方式,將紅色革命主題蘊含其中,符合當時的時代特征,得到廣大民眾的廣泛認同。與時代和革命現實相契合,一方面是對傳統藝術形式的繼承,另一方面則進一步衍生出了紅色歌謠所特有的、新的藝術價值。借鑒現實主義創作手法,創新性地運用賦比興手法,靈活使用地方方言土語,多變的句式和革命化特色的意象群,令紅色歌謠在詮釋革命主題、豐富革命內涵、宣傳革命思想、表達軍民魚水之情等革命主題認同方面產生了巨大的情感共振,紅色歌謠不僅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完成了其歷史使命,它巨大的價值直至今天依然影響深遠。當前,隨著社會的發展,隴南紅色歌謠面臨消失的困境,因此,加強對這種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讓它能夠順利地傳承下去,在新時期發揮新的作用,體現新的價值,具有更為深刻的現實意義。

  參考文獻

  [1]桑俊紅安革命歌謠研究[D].上海:華中師范大學博士學位論文, 2008.

  [2]杜文瀾,輯;吳順東等,點校古謠諺[M].長沙:岳麓書社,1992.

  [3]中共巴中市委。巴中市人民政府川陜革命根據地歷史歌謠選編[M].巴中:中共巴中市委黨史辦公室, 2005.

  [4]姚莉蘋湘鄂西蘇區紅色歌謠生成原因探析[J].吉首大學學報(社科版) , 2009(6)111-113.

  [5] (東漢)班固:漢書[M].上海:中華書局, 1964.

  [6]川陜革命根據地博物館川陜蘇區革命歷史歌謠(M].成都:四川文藝出版社,1985.

  [7] (宋)朱熹詩集傳[M].上海:中華書局。1958.

  [8]爾基和青年作家談話論文學[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78.


作者單位:隴南師范高等專科學校文學與傳媒學院
原文出處:關薇.隴南紅色歌謠的特點及其保護和傳承[J].楚雄師范學院學報,2021,36(05):69-76.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国色天香社区视频在线观看-草蜢视频在线观看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