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科技論文

笛卡爾的方法論和培根的方法論的相同點分析

來源:文化學刊 作者:孟月偉
發布于:2021-04-26 共3722字

  摘要:弗朗西斯·培根和勒內·笛卡爾是17世紀提出科學方法論的杰出代表:前者是經驗論的創立者,“實驗哲學之父”;后者是大陸唯理論的奠基者,黑格爾稱他為“現代哲學之父”,人們稱他為“近代科學之父”。在中世紀哲學行將就木之時,培根和笛卡爾提出了各自新的方法論,本文將從學術地位、認識來源、代表作對兩位偉大的哲學家進行前提分析,進而對其方法論比較找出異同。

  關鍵詞:培根; 笛卡爾; 科學的方法論; 理性直觀; 感覺經驗; 歸納法;

  中世紀過去的神學和經院哲學不再具有穩固地位,不再是知識的基礎,單純的邏輯和推演不能有效地陳述事實。笛卡爾和培根的方法論是現代科學和技術發展的真正哲學基礎,解放了人們的思想,給人們帶來了幸福。

  一、方法論比較的前提分析

  從地位上來看,笛卡爾和培根都是中世紀著名且具有影響力的哲學家。笛卡爾是大陸唯物主義奠基者,曾被馬克思稱為“英國唯物主義和整個現代實驗科學的真正始祖”。培根開創了現代經驗主義思想哲學,被羅素稱為“給科學研究程序進行邏輯組織化的先驅”。

  從認識來源來看,笛卡爾的認識是來源于理性直覺和演繹。“我思故我在”是笛卡爾科學方法論系統的真理標準,可理解為“因為我思考所以我存在”,這里將“我思”和“我在”看成了實體,“我”可以懷疑上帝、懷疑其他人,但不可以懷疑自己。“我思故我在”引申了“唯理論”的真理。理性演繹這一概念可以如此解釋:用一些直接可信的公理,推理出自己想要推出的命題,只要確保公理是正確的,那么最后推出的命題也一定有正確的必然性。培根的認識來源于“感覺經驗”,“感覺經驗”即人們在對外界事物有認識的時候,首先來自自己的感覺,接著讓自己的感覺和外界的事物有了直接聯系,進而聯系自己以往的經驗,更進一步對外界事物作出判斷。

  從代表作來看,笛卡爾的代表作、“近代哲學的宣言書”———《談談方法》,是笛卡爾的處女哲學作品,全名為《談談正確引導理性在各門科學上尋找真理的方法》,主要內容即以理性的分析方法探索新的哲學科學的方法論與其形成過程,樹起了理性主義認識論的大旗。《新工具》是培根最主要的哲學著作之一,書中提出的新邏輯即“新工具”,推動了當時科學的發展,與當時亞里士多德的舊邏輯相對立。

  二、笛卡爾方法論與培根方法論的比較

  (一)笛卡爾的方法論

  普遍懷疑是笛卡爾科學方法論的起點,也是形而上學的起點。笛卡爾使用了兩個有趣的比喻,他把“普遍懷疑”比喻為挑蘋果和使大樓坍塌。在這里,他把真理比作蘋果,而非真理即腐爛蘋果,為區分真理與非真理,就把一籃子蘋果全倒出來,逐一檢查,真理留下。同理,大樓基礎是真理,其余磚塊是非真理,真理起決定作用,要使得大樓不倒下,那么基礎必須穩固。然而,在“普遍懷疑”過程中離不開理性參與。笛卡爾崇尚理性主義,基于良知的基礎建構理性實踐,通過實踐探索出新真理。因此,對待事物的認識,應該運用自己的理性去探求真理。

  數學是笛卡爾科學方法論的內在本質,對此,他把數學作為獲得真理、探索世界、解釋自然的方法。他認為,幾何學或抽象數學原理可以解釋自然界所有現象,數學作為一種方法論,可以解決一切問題。不僅如此,他只承認幾何學或抽象數學中的原理,用來解釋并證明自然界的現象。由此可見,他用數學的形式去觀察世界、認識世界,探索自然的奧秘,并且將數學的形式應用到哲學和自然科學的認識與實踐當中,這些過程體現了思維方式的變革、思想模式的轉變。

  直觀和演繹是探求事物真理的基本方法。在探求事物的過程中,可以通過兩條途徑得到真理:“一是通過經驗(拉丁文experientia),二是通過演繹。”[1]這里的經驗也就是確保正確無誤,演繹是通過既然已經知道的命題推出人們探求的真理。在《探求真理的指導原則》中,笛卡爾認為的直觀不易改變、真實、毋庸置疑,是純粹專注理智的心所構想出的獨特事物。而且,他認為起始原理本身通過直觀而得知,較遠推論是通過演繹而獲得。生活中,人們看到三角形有三條邊、正方形有四條邊,這是人的直觀的感受,確定無疑、不易改變的,知道三角形的定義和一些定理之后,就可以通過演繹推出一個三角形的內角和等于兩直角之和。由此可見,直觀是演繹的基礎,根據直觀認識,理智參與演繹出新認識。

  嚴格遵守四條原則是笛卡爾科學方法論的基本準則:其一,對不真實的事物持懷疑的態度,對真實的事物持肯定態度;其二,對待問題,需運用逐步分析的處理辦法,系統地解決;其三,對待問題,分出簡單和復雜,依次由簡到繁保持理智思考;其四,復查所做事物,不遺漏任何細節,做到萬無一失。在笛卡爾看來,人們探求科學方法論的過程中應該明確自己的態度,從簡單到復雜,層層遞進,系統地解決問題,最終保證真理的明晰和必然。

  (二)培根的方法論

  培根的歸納法與亞里士多德的歸納法不同且對立。他指出了亞里士多德所指向的經院哲學中影響人們進步、阻礙人們探索真理的和認識自然的四種假象:“第一類叫作族類的假象,第二類叫作洞穴的假象,第三類叫作市場的假象,第四類叫作劇場的假象。”[2]第一類族類假象使人們對事物的觀點和事物本質混雜在一起,從而歪曲了事物原有性質;第二類洞穴假象局限了人們對真理和自然認識的探求,使人們在小范圍內認識科學,探求真知,目光和格局受到局限;第三類市場假使人們的想法處在幻想當中,人們持各自不成熟的想法經驗去交流,得出了不成熟、不科學、不正確的結論;第四類劇場假象使人們相信錯誤的教條和權威,這些教條和權威呈現在人們面前,人們卻依舊信奉這些并當作權威。

  培根的歸納法是排除和肅清假象的對癥良藥,是根據自己的感覺經驗,對自己所研究的事物進行經驗的總結。歸納法分為三步。第一步,收集資料。對于以往到現在想要研究探索的事物,搜集相關資料,這是整個歸納法過程的基礎。第二步,運用“三表法”整理資料。“三表法”:首先是具有表,又叫作同一表,在所要研究事物里面,將所有例證拿出來進行參考,羅列所有涉及情況;其次是缺乏表,又叫作差異表,對于所要研究事物中,整理不涉及的例證和沒有的例證;最后是程度表,又叫作比較表,對于自己前兩步的資料搜集情況進行整理。第三步,比較和歸納。根據自己的收集整理,最后得出最普遍真理。培根也將這個過程比作蜜蜂制作蜜的過程,蜜蜂先收集花粉,也就是收集資料,然后收集回來后進行整理,最后釀出來蜂蜜。

  實驗法,是將歸納法建立在實驗科學的基礎上對事物真理進行歸納與總結。培根認為,做實驗要做到與眾不同,不僅在數量上要求更多,種類上要求新穎獨特,方法上更是注意經驗和規則。而且,他的原則是,要想獲得真理,必須立足實踐,并恰當地組織實驗。由此可見,培根重視實驗的科學性,重視觀察和分析實驗,倡導一種豐富經驗的方法,遵守有規則的秩序,并且在探索真理的途中沒有阻截,那么得到新知識、真理是很有希望的。然而,若想探索真理、得到新知識,首先應該立足于感性的基礎之上,他認為對世界的認識是從感官開始的,感官的認知來源于感覺經驗。因此,他在《新工具》中說道,全部解釋自然的工作是首先從理解力和感官的認知開始,其次通過徑直的、有秩序的、有經驗的方法,得到真的概念和原理。

  三、培根方法論和笛卡爾方法論的相同點

  笛卡爾和培根提出的方法論雖然存在差異,但也未跳出近代“共勢”的潮流,這主要表現在崇尚理性主義、重視實驗和歸納、重視感覺經驗三方面。

  (一)崇尚理性主義

  笛卡爾和培根順應時代發展趨勢,強調理性演繹在方法論中的地位和作用。18世紀常被稱為“理性的時代”或“啟蒙的時代”,他們肯定這個時代所散發的人文主義者的“理性之光”,并根據理性原則樹立了人類理性思維的權威。在他們看來,理性演繹是科學方法論不可或缺的環節和方法,只有理性參與演繹,才能探索出新認識。理性與演繹相統一,才能共同為人類探求真理提供可靠的科學方法論指導。笛卡爾在提出“普遍懷疑”和“直觀演繹”的方法論中,強調運用理性主義去探求真理。培根理性地批判了經院哲學,指出了阻礙社會進步的“四種假象”。同時他指出,在實驗中,歸納法離不開理性的指導。

  (二)重視實驗和歸納

  笛卡爾和培根科學方法論的相同之處還體現在重視實驗歸納。在他們看來,實驗和歸納是探索真理的新道路,介于“理性”和“經驗”之間,在探索真理的過程中起關鍵作用。培根重視實驗法和歸納法的相互統一,主要表現在實驗法實行“三步走”。笛卡爾繼承和發展了培根的實驗和歸納法。在笛卡爾看來,在重視觀察實驗的過程中,不忽視歸納的重要作用,同時應在“四項原則”之中運用歸納法。由此可見,他們在探求真理的路徑中同樣重視實驗和歸納。

  (三)重視感覺和經驗

  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之下,笛卡爾和培根格外強調感覺經驗。在他們看來,感覺經驗在探求事物真理方法的過程中必不可少。在培根看來,經驗是認識的來源和基礎,同時感覺經驗是人與自然溝通的橋梁。他希望感性認識都能上升為理性認識并發揮作用。在笛卡爾看來,在“直觀演繹”中,直觀與經驗相互作用,獲得起始原理,為演繹奠定了基礎,理智與演繹相互作用,真理立即浮出水面。

  四、結語

  綜上所述,培根和笛卡爾的方法論在中世紀是一個新發展,應該進一步發掘在他們方法論中存在的更合理、更深刻的,對人們探索真理道路上起推動作用的科學方法論,與新科學探究相結合,順應新時代的要求,進一步推進科學發展。

  參考文獻

  [1]笛卡爾.探求真理的指導原則[M].管震湖,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91:7.

  [2]培根.新工具[M].許寶骙,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11:19.

作者單位:哈爾濱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原文出處:孟月偉.培根與笛卡爾方法論之比較[J].文化學刊,2021(01):45-47.
相關標簽:自然科學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桃花影院亚洲综合网更新影片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