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經濟學論文 > 經濟思想史論文

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研究主題和方法論

來源:安徽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 作者:朱立冬,周端明
發布于:2021-10-08 共10578字

  摘    要: 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是馬克思主義學說的重要組成部分。從學理層面對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進行研究,對于我們全面理解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進而完整理解馬克思主義理論和指導我國當前社會技術創新實踐有重要價值。我們認為,對技術創新與社會發展關系的探究是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形成的源頭和研究對象;實現技術創新從資本邏輯向人的全面發展邏輯轉變是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研究主題;唯物史觀和辨證法是貫穿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哲學方法。

  關鍵詞:     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體系研究;資本邏輯;

  Abstract: Marx's thought on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Marxism. The study from the academic level is of great value for our comprehensive understanding of Marx's thought on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nd Marxist theories,guiding our country's current practices of social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We believe that the explor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nd social development is the source and research object of Marx's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al thought. The logic transition of the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from capital to the all-round development of mankind is the research theme of Marx's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al thought. Historical materialism and dialectic are the philosophical methods that run through Marx's thought on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Keyword: Marx's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thought; system research; capital logic;

  馬克思是技術創新理論研究的開拓者。與新古典技術創新理論將研究視角局限于生產力層面不同,馬克思對技術創新的研究一開始就從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相結合層面展開。在馬克思看來,資本主義制度下的技術創新內生于資本主義生產關系[1],源于追求剩余價值最大化的資本控制生產過程和加速剩余價值實現的內在需要。這決定了資本主義制度下技術創新本質上是為資本服務的,是有偏的、非中性的。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對于我國當下技術創新實踐具有重要指導價值。近年來,伴隨著各國的“技術創新熱”,學術界對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研究開始升溫,研究視角不斷拓展,研究領域從哲學向經濟學、社會學等學科全面展開,研究成果日益豐富。但總體上,學術界對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體系化認知不夠,對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研究對象、主題和方法論還有待于進一步探索和凝煉。

  一、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研究對象

  是否擁有明確、特定的研究對象是判斷一個思想體系成熟與否的主要標志。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就是要回答技術創新在人類社會發展中起何作用,怎樣起作用。技術創新與人類社會發展的關系問題是馬克思研究技術創新的起點,也是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研究對象。

  (一)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根源

  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產生與他所處時代的社會發展實踐密切相關。十九世紀是馬克思生活的年代,在此期間歐洲經歷了兩次工業革命。這兩次工業革命中雨后春筍般產生的技術變革實踐,引發了馬克思對技術在資本主義社會運用的思考,對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形成產生了重要影響。資本主義社會技術變革及其由此帶來的社會進步,使馬克思意識到科學技術的重要性,并據此提出“科學是一種在歷史上起推動作用的、革命的力量”[2]602的論斷。

  馬克思清醒地看到兩次工業革命給資本主義生產力帶來快速發展的同時,也給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帶來了巨大變革。一方面,科技發展帶來了生產規模擴大與資本集中,壟斷開始產生。資本家受益于科技的創新與發展,其財富正以驚人的速度加速積累。另一方面,工人階級并沒有因為科技的創新和發展而受益。這樣,技術創新本身的雙面性表現出來:科技的創新和發展在推動資本主義發展、提高資產階級掌控資本和社會的同時,惡化了工人階級生活狀況。對這些現象的思考構成了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認識來源。

1.png

  同時,馬克思也關注并吸收了以黑格爾、亞當·斯密、圣西門等為代表的社會科學家關于技術在社會發展作用的最新研究成果。這些社會科學家的著作都著重探討了技術發展對社會和工人帶來的影響。在這些思想啟發下,馬克思先是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神圣家族》《共產黨宣言》等早期著作開始探討技術創新對人與社會發展的影響,對技術及其在社會發展的作用進行了闡釋。隨后在《1861-1863年經濟學手稿》《資本論》中比較系統地揭示了技術創新與社會發展的深刻關系。

  (二)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核心內容

  我們認為,資本主義社會技術創新是資本家為解決勞資矛盾所做的選擇,其目的是為了降低熟練工人在生產過程中的談判能力。但是,“新”技術很快被工人憑借“干中學”掌握轉化為個人“資本”,從而提高在生產過程中的談判權,相應獲得較高的工資。這樣,在總收入不變的情況下,資本家所獲利潤會相應地減少。此時,資本家就會通過減少投資制造失業來提高與在業工人的談判權,同時積極推動技術創新。在新技術到來以后,工人之前累積的技術“資本”便一去不復返,資本家重新掌握生產過程的控制權。工人不僅在生產過程中被資本家剝削,為掌握新技術還要參加教育和培訓,該費用也被內化為勞動力再生產的成本,更加加重了工人的負擔。

  技術創新加快了資本主義社會滅亡的進程。資本家基于逐利的需要,通過不斷加快技術創新的更迭速度,想法設法節省勞動時間,減少工人雇傭數量,降低生產成本,尤其是勞動者工資的支出。這樣做的后果就是產生越來越多的相對過剩人口,社會財富中分配給工人的工資越來越少,工人的絕對貧困與相對貧困都在提升。工人貧困必然導致社會總產品價值難以順利實現,社會再生產無法正常進行,資本主義社會的矛盾激化。技術創新帶來的社會矛盾,必然要求資本主義生產關系進行調整。雖然說,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為了適應技術創新帶來的生產力發展做了一定的調整,但其根本矛盾并沒有得到緩和,資本主義生產關系必將隨著技術創新的快速發展而自我滅亡。

  (三)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體系的根基

  學術界對于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中的技術與社會發展關系問題的認識存在爭論。主要有三種基本觀點:一是技術決定論。漢森認為,“在馬克思看來,社會進步取決于技術條件而非經濟條件。”[3]另一種觀點認為是“互動論”或弱技術決定論。王伯魯認為,“馬克思的技術決定論絕不是單向的一元決定論,也不是考茨基等人所理解的歷史‘宿命論’,而是技術與社會之間的‘互動論’或弱技術決定論”。[4]第三種觀點不認同技術決定論的觀點。盧江認為,“技術決定論僅僅能夠強調社會生產率的變化發展,但是它反映不了社會的生產關系,因此不能成為解釋社會經濟形態變化發展的理論。馬克思的生產力決定論是科學合理的解釋,也是唯一能夠從廣義政治經濟學角度來論證歷史變遷的理論”。[5]學者們對此問題討論熱烈并且觀點不一致,表明技術創新與社會發展問題是我們理解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必須要回答的問題。對該問題的回答,關系到對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正確認識。

  通過以上論述我們發現,技術與社會發展的關系是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萌生的觸發點,是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體系的根基,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體系中的主題、機制、異化等思想理論都是圍繞技術創新與社會發展的關系得以展開的。因此,我們認為技術與社會發展關系是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研究對象。

  二、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研究主題

  馬克思對技術創新的考察是以資本主義社會為藍本,始終圍繞著“技術創新如何實現從資本邏輯向人的全面發展邏輯轉變”這一鮮明主題展開。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是在分析資本主義社會經濟運行過程呈現出來的,其立論起點與基礎是資本主義社會這一特殊社會形態。在馬克思看來,資本主義社會技術創新本質是服從于資本邏輯的,帶來的后果就是技術和勞動被異化。資本主義必將被全新的生產關系取代,在這種生產關系下,技術創新充分體現為人的屬性,服從于人的全面發展邏輯,真正實現技術創新為人的全面發展服務。

  (一)資本主義社會技術創新的本質

  馬克思認為,資本主義社會技術創新內生于資本逐利本性。追逐剩余價值的貪婪本性必然要求資本不斷加強對在業工人的剝削,這是資本的內在邏輯和本質特征。但是受限于工人的生理極限和道德約束,資本家對剩余價值的追逐不可能依靠無限延長勞動者勞動時間和提高勞動強度的絕對剩余價值生產方式來實現,采取“內涵式”的相對剩余價值生產方式成為必然選擇。資本主義社會的技術創新服從于資本對剩余價值的追逐,伴隨著資本主義社會相對剩余價值生產的實現過程而產生。“技術是資本控制勞動的工具”,“資本試圖通過技術變革控制剩余價值的生產過程和實現過程,以最大化無償占有工人創造的剩余價值”。[1]不斷發展的技術創新已經成為資本家財富積累的主要手段和源泉。馬克思指出,“資本不創造科學,但是它為了生產過程的需要,利用科學,占有科學”。[6]357

  技術創新改變了勞資雙方在生產過程的力量對比,這種力量對比決定了勞資雙方的地位和收益分配。在技術的創新與應用過程中,勞資雙方圍繞生產組織的控制權在車間展開競爭。“由于技術進步可以替代工人技能,所以會削弱工人技能的稀缺性,從而削弱工人的權力。事實上,資本家投資新技術的動機之一也許正是想減少對車間工人生產技能的依賴。”[9]5資本家不僅控制著工人掌握技能的種類和多樣性,還通過勞動的等級劃分把那些掌握著關鍵的生產技能的工人納入管理科層,使這些關鍵技能脫離生產車間,從而達到削弱工人的談判能力的目的。總的來說,技術創新一直以來是有利于資本一方的。這一過程主要通過以下手段實現。一是對工人進行去技能化。勞動者擁有技能成為其與資本家進行分配利潤談判的籌碼。為降低勞動者的談判能力,資本家總是樂于推動技術創新,通過迭代生產技術使勞動者原來掌握的生產技能化為烏有。二是維持低的勞動力價值。技術創新帶來了整個社會勞動生產率提高,進而帶來單位商品價值量降低,這樣勞動力再生產所需生活資料價值也會隨之降低,使得工人工資可以長期保持低位而不至于引起工人反抗。在社會財富不斷提高而勞動者收入不變、甚至稍有提高的情況下,資本家可以獲得更多剩余價值,具體表現為資本家在社會總收入占比中不斷提升。三是資本家向工人轉嫁負擔。科學技術日益發展,尤其是近年來高新技術的發展,使得技術變得越來越復雜,工人更新和掌握新技能越來越困難,費用也越來越昂貴。資產階級同時竭力鼓吹新自由主義思想,把本來應該自身承擔的培訓義務,巧妙地轉嫁給了工人階級。

  資本通過技術創新,不僅控制著勞動的支出和勞動生產效率的發揮,還通過把勞動者變成“單向度的人”,進一步控制他們的習慣和價值觀。勞資之間的矛盾是資本主義社會的主要階級矛盾。資本控制勞動越成功,資本家獲取利潤越多;反之,工人反抗資本家越成功,工人的生活條件也越好。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資本擁有絕對的控制權。資本通過壓制勞動者在生產過程的控制權取得勞資關系的主動權。因此馬克思指出,技術創新是階級斗爭的關鍵武器,“可以寫出整整一部歷史,說明1830年以來的許多發明,都只是作為資本對付工人暴動的武器而出現的”。[8]501資本采用新技術就是為了規訓工人和削弱工人長期生產勞動中掌握的技能所賦予的“特權”。資本主義工廠日益增加的自動化、智能化就是響應資本欲望的體現。

  (二)資本主義社會技術創新實踐

  技術這一原本一般意義上的范疇,在資本主義社會被賦予了特殊的功能,成為資本家追逐利潤最大化的工具。資本主義社會制度下的技術是被選擇出來的,只有有利于資本增殖的技術才會被采納。“技術的產生不再單純是勞動者生產活動自然形成的結果,而是需要企業和政府投入大量資金的有目的的經濟活動。”[9]資本主義制度下的技術創新內生于資本主義生產關系,源于追逐剩余價值最大化的資本控制生產過程和加速剩余價值實現的內在需要,這決定了資本主義制度下技術的演變路徑和資本偏向,因而資本主義社會的技術創新本質上是有偏的、非中性的。布雷弗曼指出,“機器可能做到的事非常之多,其中不少可能性都被資本故意地挫傷了,而不是發展了”。[10]207人們天然地認為技術一定是好的,如果技術變壞也是技術使用人的問題。實際上并不是這樣,“克隆人”基因技術、“深度假”1等技術創新一定就是好的嗎?“元技術”本身可能是中性的,但是現實的技術都是選擇出來的,存在的技術都是“有偏的”。

  技術創新與人的關系在歷史上經過三次演變。一是自然社會時期技術創新與人是自在統一的;二是手工業時期工人通過積極參與技術創新過程而成為技術創新的主人;三是機器大工業時期技術創新開始帶來生產過程的異化,人被技術創新帶來的物化物而控制。馬克思最初對技術的工具價值贊賞有加,但很快發現了資本主義社會中技術創新的弊端,即技術創新對勞動者帶來的異化和控制。

  德國古典哲學家黑格爾較早地提到技術發展帶來的異化問題。他在《法哲學原理》中提出,“個人的勞動通過分工而變得更加簡單,結果他在其抽象的勞動中的技能提高了,他的生產量也增加了。同時,技能和手段的這種抽象化使人們之間在滿足其它需要上的依賴性和相互關系得以完成,并使之成為一種完全必然性。此外,生產的抽象化使勞動越來越機械化,到了最后人就可以走開,而讓機器來代替他”。[11]210技術就本質而言,是作為人類生存的工具和手段存在的,技術、人性、物性從其內在層面上來講是自恰的。但是技術的過度發展,早已突破其自身的工具性本質規定,而成為支配一切的技術意志。馬克思早期的技術創新思想也主要是異化勞動的思想。在馬克思看來,資本主義社會工人的勞動是一個異化的勞動。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一文中,馬克思指出:“勞動對工人來說是外在的東西,也就是說,不屬于他的本質;因此,工人在勞動過程中,他在自己的勞動中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不是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不是自由地發揮自己的體力和智力,而是使自己的肉體受到折磨、精神遭摧殘”。[12]159“工人生產的財富越多,他的生產的影響和規模越大,他就越貧窮。”[12]56因此,資本主義社會的技術應用和創新是服從于資本對勞動的剝削,“在資本主義生產的基礎上,使用機器的目的,絕不是為了減輕或者縮短工人每天的辛勞”。[6]276“資本通過使用機器而產生的剩余價值,即剩余勞動,——無論是絕對剩余勞動,還是相對剩余勞動,并非來源于機器所代替的勞動能力,而是來源于機器使用的勞動能力。”[6]287資本家之所以愿意“在機器上投入這樣大量的資本,恰恰是為了通過這一資本來榨取工人的勞動”。[6]293

  基于此,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社會技術創新的不合理性展開了批判。后來的法蘭克福學派繼承了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批判的傳統。馬克思進一步指出,解決這種不合理性的根本路徑是消滅資本主義社會制度,建立共產主義社會。他在《致羅蘭特·丹尼爾斯》中提到,“只有在共產主義關系下,工藝學上已經達到的真理方能在實踐中實現”,因為那時“科學不僅成為人人有份的東西,而且也擺脫政府壓制和階級偏見的桎梏”,才“可以成為不受束縛的科學的堡壘和苗圃”。[13]122技術創新必須從資本主導的邏輯轉向人的自由全面發展主導的邏輯。

  但是關于解決路徑學術界存在分歧,有學者認為,克服技術創新異化現象最終還要依靠技術創新來解決。[14]但在我們看來,克服技術創新異化現象僅僅通過技術創新是實現不了的,這樣就陷入了技術創新的一元論。技術創新的異化需要生產關系的調整和生產力發展的協同才能解決。“技術的批判”代替不了“制度的批判”。

  (三)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價值旨歸

  追溯馬克思的著作我們不難發現:對人本身發展的關注是他一生的研究志趣。馬克思關于人的全面發展思想內涵豐富,主要包含以下幾個維度:人的活動的全面發展、人的社會關系的全面發展、人的素質的全面提高和個人價值的實現、人的個性的全面發展和類的全面發展。[15]但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整個社會陷入技術的“拜物教”,技術創新把勞動者依附于技術物化物上,勞動被“異化”。“去技能化”也消除了工作中的樂趣,背離了馬克思視域下的人的全面發展的基本精神。馬克思認為,技術創新將是推動階級消亡和舊式分工的有力武器。隨著技術的不斷發展和社會財富的極大累積,舊式分工終將被打破,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預示的自由分工將成為現實。

  馬克思深刻揭示了技術創新的人文價值的思想。他認為技術創新不是人類社會發展的目的,而是實現人類解放的重要手段。劉同舫認為,人類或者人的解放,除了從人類內部階級關系對立化解來談以外,還應該內在地包括人類從自然界中解放的問題。而要實現對外部自然限度的把握和超越,技術發展是必不可少的手段,因此它自然就成為馬克思及后世學者關注的主要命題。[16]2技術及其創新活動是人類與自然界內在統一的中介。“現代自然科學和現代工業一起變革了整個自然界,結束了人們對于自然的幼稚態度和其他幼稚行為。”[17]241馬克思認為人類是從自然界中分離出來的,因此就存在著人類與自然界統一的內在要求。科學技術的進步為人類的生存和發展創造了物質條件,科學技術的進步也使得人類加深對自然界的認識。一方面要求人類在發展過程中要認識并尊重自然界本身的規律,抑制生產過程中的盲目性,不能在發展技術的同時危害自然本身。另一方面,科學技術的創新發展也為人類更好地實現與自然界的統一創造了條件和保障。

  三、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方法論

  唯物史觀和辯證法思維貫穿于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之中。對于技術創新的理解和分析,馬克思也是遵循這一方法論。研究和領會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哲學思維和方法論,對于我們認識當今時代的技術創新現狀和制定未來技術創新發展對策,都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推動社會發展的內在變量

  唯物史觀的發現與創立是馬克思一生中的重大發現和主要歷史貢獻。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始終貫穿著唯物史觀的世界觀和方法論。技術創新是推動社會歷史發展的一個重要內生變量。資產階級借助于技術創新帶來的生產力極大發展打敗了封建地主階級的統治,建立了資本主義社會。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資本家階級繼續依靠技術創新化解根本對立的勞資關系。技術創新在資本主義社會是有偏向的,成為資本家剝削工人階級的“幫兇”。但技術創新帶來的勞動異化,將隨著生產力的發展和資本主義社會生產關系變革而化解。資本主義社會有其存在客觀必然性和歷史進步性,技術創新在推動資本主義社會發展的同時,也終將加速資本主義社會走向滅亡。

  技術是作為社會歷史發展伴生物存在的。技術創新是人本質力量的體現,是社會歷史發展的重要推動力。早期人們一直把技術看作是人類生存的工具、手段而存在的。“人是有缺陷的生靈,為了幸存下來,而又能夠保持人的特點,人不可避免地需要雅典娜的科學和赫斯托斯的技術,把使用工具、制造工具和使用火看成是向有理性的人發展的決定性的步驟,這不是偶然的,技術從一開始絕對就是人類生存的基本條件。”[18]早在古希臘時期,亞里士多德就提出:“技術,有些是完成自然力量所不能做的事情,有些則是模仿自然。”[19]52這表明技術一開始就是作為人類本身力量的補充,成為人類實現與大自然抗衡的工具性存在。從某種意義上說,馬克思繼承了古代先賢們對技術的認識。

  在馬克思看來,技術創新活動是人類基本活動的形式,技術創新是人類和社會發展進步的基本動力來源。馬克思對于技術創新給予了高度評價,對技術創新所產生的生產力作用給予高度贊揚。在他看來,正是不斷的技術創新推動了資本主義社會的建立與發展。資本主義社會之所以能夠取代封建社會,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技術創新所帶來的生產力巨大發展的基礎上實現的。依賴于產業革命爆發出來的科學技術的急劇發展,資產階級才能取得對封建主的絕對優勢,資本主義社會才能快速在歐洲社會變成現實。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對資本主義社會給予高度贊揚:“資產階級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階級統治中所創造的生產力,比過去一切時代創造的全部生產力還要多,還要大。”[20]36而資本主義社會生產力高歌猛進的主要動力來源就是歐洲社會快速發展的技術創新及其運用。

  馬克思在其他經典著作中也有大量關于科學技術對社會發展作用的分析。《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馬克思具體地考察了科學技術的本質。他指出,人類的歷史實際上就是一部人類改造自然,滿足人類自身需要的歷史,而科學技術正是人類改造自然的有力手段。在《資本論》《反杜林論》等著作中他也提出了科學技術在生產力發展、歷史進步、生產關系變革中的巨大價值,指出科學技術是社會歷史發展、社會制度變革的推動力量和有力杠桿。

  (二)理解技術創新的辯證思維

  辯證法是馬克思主義活的靈魂。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也處處體現這一思維方法。馬克思認為技術創新要素之間構成一個復雜的系統,技術創新的歷史演進是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相互促進的結果,同時技術創新是在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運動中不斷發展的。

  相比較西方誘致性技術創新理論,馬克思對技術創新的認識更加深刻。馬克思認為技術創新具有二重屬性,他不僅看到了技術創新對生產力層面的影響,更考察了技術創新與生產關系的相互影響。一方面,技術創新通過改變生產方式進而影響和推動生產關系變革,另一方面技術創新又都是在特定的生產關系中進行的,受制于特定生產關系的制約。具體到資本主義社會,一方面,為適應技術創新帶來生產方式的變化,自資本主義社會誕生以來其生產關系做出了不斷調整;另一方面,資本主義技術創新存在資本偏向,又不斷維護和再生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資本主義生產關系逐漸成為技術創新的桎梏,二者之間的矛盾日益加深。解決這個矛盾的出路不僅僅需要靠發展技術創新本身,還需要“制度的批判”,否則只會陷入技術的“拜物教”或“技術一元論”。

  馬克思指出了資本主義社會技術創新過程中存在諸多矛盾現象。如資本通過“去技能化”來貶低勞動者技術稟賦特權,降低勞動者在工資議價過程中的談判權;但是,資本主義大工業又需要勞動者具有適應能力和靈活性,資本主義大工業需要“用適用于不斷變動的勞動需求而可以隨意支配的人,來代替那些適應于資本的不斷變動的剝削需要而處于后備狀態的、可供支配的、大量的貧窮工人;用那種把不同社會職能當做互相交替的活動方式的全面發展的個人,來代替只是承擔一種社會局部職能的局部個人”。[9]561除此之外,機器的大量使用,帶來生產過程中不變資本的增加,資本推動的活勞動減少,從而導致資本家剩余價值率降低。這與資本追求剩余價值率的提高是相悖的。馬克思通過對這些技術創新過程存在的矛盾展開分析,提出了技術創新是一個辯證發展過程,并指明技術創新未來發展的方向是參與和分享。馬克思所處的時代是機器大工業的發展橫掃一切的時期,技術創新幾乎都是集成式的創新,手工勞動者的技能特權被逐步剝奪,使工人淪為機器的附庸,工人的勞動被異化。但是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集成創新越來越讓位于分布式創新,尤其是近年來伴隨著消費定制化而發展起來的機器小型化、智能化趨勢,使得原來適應資本主義社會技術基礎的生產方式難以適應。因此未來技術及其物化物,將可能再次成為勞動者“手臂的延伸”,勞動者將在生產過程重新占據主導權,勞動者成為附庸的“巨型機器”時代將會走向歷史終點。大衛·哈維因此指出,“一場社會主義的革命,在長期內不可能回避對另一種技術基礎的定義問題,以及另一種與自然的關系、社會的關系、生產體系、通過日常生活和對精神觀念的再生產問題”。[21]238

  四、結語

  雖然馬克思關于技術創新論述散見于馬克思的著作中,但其關于技術創新思想前后脈絡一致,自成體系。這個體系可以從三個維度進行概括:技術創新與社會發展關系是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研究對象;實現技術創新從資本邏輯向人的全面發展邏輯轉變是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研究主題;唯物史觀和辯證法是貫穿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的哲學方法。從學理層面對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進行研究,對于我們全面理解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進而完整理解馬克思主義理論和指導我國當前社會技術創新實踐具有重要價值。

  參考文獻

  [1]蔡敏,周端明技術是資本控制勞動的工具一馬克思主 義技術創新理論[J]貴州社會科學, 2012(4):51-56.

  [2]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

  [3] Hansen A H. The Technological Interpretation of History[J].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921,36(1):72-83.

  [4]王伯魯.馬克思技術決定論思想辨析[J].自然辯證法通訊, 2017(05)-:128-137.

  [5]盧江.“技術決定"歷史演化動力論再分析一-評威廉姆 肖的《馬克思的歷史理論》[C]/外國經濟學說與中國研究報告(2017) . 2016.

  [6]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

  [7]威廉拉佐尼克車間的競爭優勢[M].徐華,黃虹,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7.

  [8]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

  [9]寧光杰技術創新與資本主義經濟的動力[J]教學與研究, 2009(2).28-33.

  [10]布雷弗曼勞動與壟斷資本:二十世紀中勞動的退化[M].方生,等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78.

  [11]黑格爾.法哲學原理或自然法和國家學綱要[M].范揚,張企泰,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61.

  [12]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

  [13]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4]李偉,茹少峰,張宸璐馬克思的技術創新觀及其時代價值[J].人文雜志, 2019(5):62-68.

  [15]田海艦馬克思的人的自由全面發展思想的價值蘊涵[C]/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暨《共產黨宣言》發表170周年理論研討會. 2018.

  [16]劉同舫.技術的當代哲學視野[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17.

  [17]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9.

  [18] H.波塞, 鄧安慶技術及其社會責任問題[J]世界哲學, 2003(6):67-76.

  [19]亞里士多德亞里士多德全集(第2卷) [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1991.

  [20]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

  [21]大衛哈維跟大衛:哈維讀《資本論》[M].劉英,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 2014.

  注釋

  1指的是通過大數據深度造假,幾乎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


作者單位:安徽師范大學經濟管理學院
原文出處:朱立冬,周端明.馬克思技術創新思想體系研究[J].安徽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21,49(05):130-136.
    相關內容推薦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国色天香社区视频在线观看-草蜢视频在线观看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