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學理論論文

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在老年輕度認知障礙言語訓練中的應用

來源:中國聽力語言康復科學雜志 作者: 楊旭; 馬秋平; 賈衛;
發布于:2021-08-16 共6501字
  本篇論文快速導航:

  蒙臺梭利教育法論文第五篇:探討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在老年輕度認知障礙患者言語訓練中的應用效果

  摘要:目的 探討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在老年輕度認知障礙患者言語訓練中的應用效果。方法 選取2018年8月2019年3月某老年公寓輕度認知障礙(mildcognitiveimpairment,MCI)患者50例,用隨機數字表法分為試驗組和對照組,每組各25例。試驗組采用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進行干預,對照組采用常規言語訓練方式。干預前和干預12周后采用一般資料調查表、簡易智能狀態檢查量表、蒙特利爾認知評估量表、漢語標準失語癥檢查量表進行干預效果評價。結果 干預試驗組的認知功能、言語功能中的復述、說、閱讀能力均顯著優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

  關鍵詞:輕度認知障礙;言語康復;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

  Abstract: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application effect of Montessori language education method in speech training of old patients with cognitive impairment. Methods A total of 50 patients with MCI in an elderly apartment from August 2018 to March 2019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the experimental group and the control group, with 25 cases in each group.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as intervened by the Montessori language education method, and the control group was trained by conventional speech training. Before the intervention and 12 weeks after the intervention, the general data questionnaire, the simple intelligence state examination scale, the Montreal cognitive assessment scale, and the Chinese standard aphasia check scale were used to evaluate the intervention effect. Results After 12 weeks of intervention, the cognitive function, speech function, retelling, speaking and reading ability of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ere better than the control group.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P

  輕度認知障礙(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MCI)是一種病因異質性疾病,其特征是患者具有客觀記憶、言語能力或其他認知改變,但不影響日常生活活動,未達到癡呆的診斷標準[1,2]。全球MCI患病率約3%~25%[3,4],我國MCI人群約3700萬[5],患病率約為14.5%~20.1%[6,7]。MCI是介于正常衰老與癡呆之間的一種過渡狀態,有10%~33%會進展為癡呆,是癡呆的高危人群[8]。因此,MCI時期是癡呆早期診斷和防治的最佳干預窗口期[9]。蒙臺梭利教育法是由瑪利婭·蒙臺梭利博士創立的教育法,主要包括感官教育、語言教育、日常生活教育、數學教育、文化教育5個方面,其中語言教育是一種通過調動人體多種感知覺,刺激語言學習的方法,是學習其他知識的基石。本研究旨在探討應用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對MCI老年人實施言語能力訓練的可行性,并評價此方案對MCI老年人言語能力、認知能力的影響。

  1對象與方法

  1.1研究對象

  選取2018年8月~2019年3月在南寧市某中醫藥大學附設老年公寓MCI老年人50例。采用隨機數字表法將老人分為試驗組和對照組,每組25例。納入標準:符合2018中國癡呆與認知障礙診治指南(5)輕度認知障礙的診斷與治療中的診斷標準[10];年齡60~85歲;蒙特利爾認知評估量表(montreal cognitive assessment,MoCA)評分15~25分;簡易智能狀態檢查量表(mini-mental state examination,MMSE)評分21~27分。中國康復研究中心漢語標準失語癥檢查(China rehabilitation research center aphasia examination,CRRCAE)平均分4分及以下。排除標準:有嚴重精神疾病、抑郁癥患者;嚴重心、肺功能不全者;無法配合者。所有研究對象均知情同意并自愿參加本研究。老人分為試驗組和對照組,每組25例。納入標準:符合2018中國癡呆與認知障礙診治指南(5)輕度認知障礙的診斷與治療中的診斷標準[10];年齡60~85歲;蒙特利爾認知評估量表(montreal cognitive assessment,MoCA)評分15~25分;簡易智能狀態檢查量表(mini-mental state examination,MMSE)評分21~27分。中國康復研究中心漢語標準失語癥檢查(China rehabilitation research center aphasia examination,CRRCAE)平均分4分及以下。排除標準:有嚴重精神疾病、抑郁癥患者;嚴重心、肺功能不全者;無法配合者。所有研究對象均知情同意并自愿參加本研究。

  1.2研究工具

  1.2.1一般資料調查表

  依據研究內容自行設計一般資料調查表,主要內容包括老人性別、年齡、職業、興趣愛好、文化程度等情況。

  1.2.2簡易智能狀態檢查量表

  簡易智能狀態檢查量表(MMSE)包括定向力、記憶力、注意力和計算力、回憶能力、語言能力5個方面30個條目,總分30分,評分21~27分為MCI。該量表具有良好的信度,其總體的內部一致性Chronbach's a系數為0.833[11]。

  1.2.3蒙特利爾認知評估量表

  蒙特利爾認知評估量表(MoCA)在識別MCI時有較高的敏感度和特異度,為Ⅱ級證據[10]。量表包括視空間執行功能、命名、記憶、注意、語言、抽象思維、延遲回憶和定向力8個認知域。總分30分,評分15~25分為MCI。該量表可行性好,具有良好的內部一致性,Cronbach’sα系數為0.818[12]。洪漢林[13]等研究認為MMSE量表和MoCA量表在篩查MCI老年人群時,二者聯用可達到互補作用。

  1.2.4漢語標準失語癥檢查量表

  漢語標準失語癥檢查量表(CRRCAE)包括兩部分內容,第一部分是通過患者回答12個問題,了解其言語的一般情況,第二部分由30個分測驗組成,分為9個大項目,包括聽理解、復述、說、朗讀、閱讀理解、抄寫、描寫、聽寫和計算。滿分6分,5~6分正答,1~4分誤答。該量表具有很好的可信度,組內相關系數>0.9,敏感效應尺度為0.94[14]。

  1.3干預方法

  研究團隊由神經內科醫師、言語康復師、主管護師,研究生及老年公寓社工組成。

  試驗組干預方法:言語訓練前,由言語康復師和神經內科醫師確定蒙臺梭利言語訓練方案,明確參與人員的分工及老人的興趣愛好。全面評估老人的受教育水平、性格特質。密切觀察老年人的活動參與度、注意力、精神狀態。保證活動場地的安靜,避免人為因素干擾。采用一對一的干預方式。

  蒙臺梭利語言教具準備蒙氏教具砂字板、認知識字卡片、蒙氏三段卡、實物模型、配對套裝、蒙臺梭利語文教育教材、神秘袋子、歌詞集、古詩詞鑒賞手冊、便攜硬紙卡。

  言語訓練過程中,遵循蒙臺梭利三段式教學法。第一階段為命名訓練,即把感覺和名稱相結合,建立物品及其名稱的關系。例如,主試告訴老人這是蘋果,那是西瓜,然后將蘋果、西瓜實物擺在老人面前,請老人觀察,觸摸、感受。然后放在老人可以看到的地方。第二階段是辨別訓練,即辨識實物及其名稱,檢驗是否記得物品的名稱,是對第一階段學習成果的檢驗。例如,主試將實物與卡片放在工作臺上,請老人指出哪個是蘋果,并請求老人將蘋果遞給主試。若老人回答錯誤,則直接告知正確答案,再返回上一階段繼續進行命名訓練,重復確認,直至掌握實物與名稱之間的關系。第三階段是發音訓練,即記憶食物及其名稱,通過提問檢驗學習效果。主試將教具遞給老人,并詢問這是什么,請老人回答并描述用途,若老人回答錯誤則返回前個階段,直至第三階段可以正確說出實物或教具的名稱。

  開展言語訓練總時長為12周共48次,每周4次,每次30~40分鐘。第1~4周進行口語表達、復述、聽力、視力訓練。主要進行圖像、實物、文字的配對以及執行命令做動作等活動,刺激聽覺、視覺、感知覺達到鍛煉辨別、命名的能力。第5~8周進行書寫訓練,評估老人書寫情況,利用砂字板、名片剪裁與制作等活動進行文字、句子的書寫。第9~12周進行閱讀表達訓練,依據老人興趣,選取適合的古詩詞、故事、歌詞等大聲朗讀,鍛煉表達能力。

  對照組接受常規的言語康復訓練。主要內容包括學習拼音、讀卡片、學習腦筋急轉彎、唱歌等。由老人的責任護士和社工進行訓練,常規訓練時間總計12周共48次,每周4次,每次30~40分鐘。

  1.4資料收集方法

  在干預前后進行量表評估,量表資料均由研究員分組收集。主要收集內容包括認知功能和言語功能(聽理解、復述、說、閱讀、抄寫、聽寫、描寫、計算),統計量表得分及變化情況。

  1.5統計學方法

  采用SPSS 23.0對數據進行統計分析。對于呈正態分布的計量資料采用均數±標準差表示,采用兩獨立樣本t檢驗進行分析。計數資料采用卡方檢驗。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兩組被試一般資料

  兩組被試在年齡、性別、文化程度、工作情況、收入、性格、交流情況、與照護者關系等方面,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具有可比性,見表1。

  2.2 兩組被試認知功能比較

  干預前,兩組被試認知能力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 5)。干預后,試驗組M o C A量表評分為22.00±3.27分,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MMSE量表評分為24.00±2.29分,明顯高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

  2.3 兩組被試言語功能比較

  干預前兩組被試CRRCAE量表總評分、聽理解、復述、說、閱讀、抄寫、描寫、聽寫、計算能力評分差異均無統計學意義(P>0.05)。干預后試驗組CRRCAE量表總評分、復述、說、閱讀能力顯著高于對照組,組間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

  表1 兩組一般資料比較     

 1.png

  3 討論

  3.1 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改善認知能力

  本研究結果顯示,兩組被試干預后認知能力均有所提升,試驗組提升程度顯著高于對照組,可以證實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能增強MCI老年人的認知能力,與Lembach等[15]的研究結果一致。在人類衰老的過程中,認知功能的改變是不易被注意到的[16],而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強調全面評估和觀察MCI老人,通過不斷重復和自我修正,保存老人的興趣、能力,改善認知水平,延緩疾病的發展[17,18]。本研究MoCA量表評分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這可能與MoCA量表的截斷點、靈敏性和特異性的差異較大有關[19],也與樣本量過少有關。

  3.2 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改善言語表達能力

  本研究結果顯示,兩組被試干預后言語表達能力評分均明顯提升,干預后試驗組CRRCAE量表總評分、復述、說、閱讀能力顯著高于對照組,證實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改善言語表達能力的有效性。與Ducak等[20]的研究結果一致,蒙臺梭利閱讀訓練使患者能夠集中注意力進行多個詞閱讀,改變患者消極或冷漠的態度。Douglas等[21]研究認為,熟練的言語治療目標可以進一步連接蒙臺梭利活動與循證實踐。患者的背景和護理需要言語訓練時,干預目標由患者本人推動,可以體現患者讀寫能力領導者的角色,依據患者需要,利用患者依然保留的能力,給予適當的環境支持,可以達到交流支持的目標和訓練效果。本研究中聽、抄寫、描寫、聽寫、計算能力評分比較,差異均無統計學意義。這可能與老年人聽力功能減退和書寫訓練強度較少,鍛煉時間短有關。

  表2 兩組干預12周前后認知功能量表評分比較     

 1.png

  *P<0.05

  表3 兩組干預前后言語功能量表評分比較     

1.png 

  *P<0.05

  3.3 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應用效果分析

  MCI老年人腦功能退化,早期最明顯的癥狀是記憶力減退和語言功能受損。通常表現為老年人與人交談困難,難以用合適的語言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這些表現嚴重影響了MCI老年人的社會交往能力和生活質量[22]。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學者將蒙臺梭利教育法應用在認知障礙患者的康復中,患者樂于接受,干預效果理想。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給MCI老年人和同伴、照護者面對面交流的機會,鼓勵老年人表達自己的需求,調節和改善老年人焦慮等心理和行為變化,從而提升生活質量[23]。傳統的言語康復訓練多為單一的感官刺激,而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的干預是對多感官進行刺激,充分調動視覺、觸覺、聽覺和感知覺[24],具有明顯優勢,但其也有一些劣勢,團隊人員資質培訓專業度的把握;干預過程中,老年人積極性的調動;一對一干預時人員的分配問題也需要在今后的研究中進一步完善。本研究干預的范圍較局限,僅在南寧市一所老年公寓開展,樣本量有限,干預時間較短,今后的研究中會擴大樣本量,延長干預時間,進一步完善研究內容。

  參考文獻

  [1] Apostolova LG,Cummings JL. Neuropsychiatric Manifestations in Mild Cognitive Impaiment: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J] .Dementia and Geriatric Cognitive Disorders ,2008 ,25(2):115-126.

  [2] Ma C,Zhang J,Li X,et al.Prevalence and predictors of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in old age:Results from the BABRI Study[J] Alzheimers&Dementia the J0urnal of the Alzheimers Association,2013,9(4):447-449.

  [3] Shim S,Song J,Kim J,et al.Conversion pattern and predictive factor of mild cognitive impaiment in elderly Koreans[J].Archives of Gerontology and Geriatrics ,2016,64:146-150.

  [4] Qarni T,Salardini A.A Multifac tor Approach to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J] Semin Neurol,2019,39(2):179-187.

  [5]霍永彥,陸媛,于德華老年輕度認知障礙初篩識別與健康管理現狀[J].山東醫藥,2019,59(05)111-113.

  [6]聶曉璐,呂曉珍,卓琳等2001-2015年中國輕度認知功能障礙患病率的Meta分析[J].中華精神科雜志,2016 ,49(5)-:298-306.

  [7] Ding D,Qianhua Z,Qihao G,et al.Prevalence of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in an urban community in China:a cross-sectional analysis of the Shanghai Aging Study[J]. Alzheimers Dement,2015.11(3):300-309.

  [8] Morris JC, Storandt M,Miller JP,.et al.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represents early-stage Alzheimer disease[J].Arch Neurol,2001,58(3):397-405.

  [9]王麗娜,趙岳.輕度認知障礙的早期識別及相關理論模型的研究進展[J].中華護理雜志,2018,53(05):612-617.

  [10]中國癡呆與認知障礙診治指寫作組.2018中國癡呆與認知障礙診治指南(五):輕度認知障礙的診斷與治療[J].中華醫學雜志,2018,98(17):1294-1301.

  [11]周小炫.中文版簡易智能精神狀態檢查量表在腦卒中患者中的信效度初步研究[D]福建中醫藥大學.2015.

  [12]張立秀,劉雪琴.蒙特利爾認知評估量表中文版的信效度研究[J]護理研究, 2007 ,21(11):2906-2907.

  [13]洪漢林,蘇亞玲蘇嶸.等.MoCA和MMSE量表串聯用于輕度認知障礙患者的篩查[J].中國老年學雜志,2018,38(19):4815-4817.

  [14]張慶蘇,紀樹榮,李勝利,等.中國康復研究中心漢語標準失語癥檢查量表的信度與效度分析[J]中國復理論與實踐,2005, 11(9):703-705.

  [15] Lembach M.Agret A.Rochat A,et al.Cognitive disorders and the Montessori method[J].Rev Infirm,2017. 66(227):23-24.

  [16] Estrada-Orozco K, Bonilla-Vargas K, Cruz F.et al.Cognitive Assessment Test:Validation of a Short Cognitive Test for the Detection of Mild Cognitive Disorder[J].Int J Alzheimers Dis,2018,2018(7):3280621 .

  [17] Roberts G,Morley C,Walters W,et al.Caring for people with dementia in residential aged care:successes with a composite person-centered care model featuring Montessori-based activities[J]. Geriatr Nurs ,2015,36(2):106-110.

  [18] Sheppard CL,McArthur C,Hitzig SL A Systematic Review of Montessori-Based Activities for Persons With Dementia[J].J Am Med Dir Assoc ,2016,17(2):117-122.

  [19]于焰,董佳梅張娜等.兩量表篩查老老年癡呆最佳截點[J].中國老年學雜志2013,3(17):4236-4238.

  [20] Ducak Kate ,Denton Margaret, lliot Gail.lmplementing Montessori Methods for Dementia TMin Ontario long-term care homes:Recreation staff and multidisciplinary consultants'perceptions of policy and practice issues[J]. Dementia(London),2018, 17(1):5-33.

  [21] Gary M,Joanne A.Person-centred care for people with dementia:kitwood reconsidered[J].Nurs Stand,2015,30(7):46-50.

  [22]李宇峰老年人言語交際障礙實證研究[D].吉林大學,2016.

  [23] Douglas Natalie, Brush Jennifer, Bourgeois Michelle .PersonCentered,Skilled Services Using a Montessori Approach for Persons with Dementia[J].SeminSpeech Lang.2018,39(3):223-230.

  [24] Strom BS,Ytrehus S,Grov EK. Sensory stimulation for persons with dementia: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J].Journal of Clinic al Nursing ,2016,25(13-14):1805-1834.


作者單位:廣西中醫藥大學
原文出處:楊旭,馬秋平,賈衛,饒艷芳.蒙臺梭利語言教育法在老年輕度認知障礙言語訓練中的應用[J].中國聽力語言康復科學雜志,2020,18(04):278-281.
    相關內容推薦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桃花影院亚洲综合网更新影片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