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紅樓夢》中賈探春的責任意識和女性覺醒

來源:文學教育 (下) 作者:陸嘉怡
發布于:2021-09-23 共4097字

  紅樓夢人物分析論文第四篇:《紅樓夢》中賈探春的責任意識和女性覺醒

  摘要:賈探春這一人物是《紅樓夢》所塑造的封建時代里具有女性意識萌芽的典型的人物形象。本文結合文本和相關文獻分析了賈探春這一形象所體現出來的責任意識和女性意識, 深度闡釋了賈探春在文中所表現出來的對家族興亡的責任感, 以及實現自我價值的強烈欲望。同時賈探春將家族責任感與自我價值的實現融合在一起, 從而達成一種中庸式的矛盾調和, 而這在現代社會也具有極強的借鑒意義。

  關鍵詞:紅樓夢;賈探春形象分析;責任意識;女性意識;

  《紅樓夢》以寶黛的愛情為主線, 對傳統大家族, 尤其是封建貴族大家庭的生活進行了細致全面的刻畫。賈探春是《紅樓夢》中金陵十二釵之一, 是一位極具社會思想意義的女性形象。對于探春的形象研究, 自《紅樓夢》問世便已存在。脂硯齋認為探春“敏”“識”。1涂灜贊嘆其“春華秋實, 既溫且肅”2。胡成仁則說, “幸福的探春, 具政治家風度的探春, 是哭與悲下的一顆明星, 是曹雪芹希望的路”。3探春作為全書中自我意識萌芽的女性, 在當時的時代具有一定的前瞻性。

  一.探春形象總論

  賈探春是榮國府賈政與其妾趙姨娘所生之女, 她精明能干, 決斷果敢, 有"玫瑰花"之諢名, 她曾經代替王熙鳳管理大觀園, 期間提出了多項改革措施。總的來說, 探春的性格特點可以概括為三個字, 即“雅”“敏”“浩”。

  “雅”這一特點有以下三個表現:其一, 容貌雅。紅樓夢中對探春的容貌描述只有兩處, 第一處作者借黛玉的眼睛描繪了探春的外貌特征, 即“……顧盼神飛, 文采精華, 見之忘俗”。作為文本中極為挑剔的人物, 林黛玉能罕見地給予探春“見之忘俗”評語, 可見探春身上的“雅”質不凡。其二, 志趣雅。探春曾央寶玉替她捎帶寫“樸而不俗, 直而不作”的輕巧頑意兒, 突出了探春身上的雅趣。其三, 詩書雅。探春創建海棠詩社, 其請帖別具一格, 乃一副花箋。箋是古代文人為了彰顯自身高雅的審美而自制的紙, 探春以花箋下帖, 便應合了詩社之“雅”。

  探春以“敏”見諸全文。首先, 才情敏。探春作詠菊詩:“短鬢冷沾三徑露, 葛巾香染九秋霜”, 盡抒其“高情不入時人眼, 拍手憑他笑路旁”的高潔風度。其次, 識事敏。抄檢大觀園時, 探春便說出了“百足之蟲論”, 可見其對于大觀園的現狀有十分清醒的認識。而后來探春興利除弊, 對大觀園進行改革, 也體現出探春的敏銳的眼光和聰敏的才能。

  探春身上還有一種浩然之氣。從居所秋爽齋看, 其名稱便體現出主人的爽蕩氣魄和寬廣胸懷。“爽, 明也。”4晉代陸機的《齊謳行》寫道, “沃野爽且平”, “爽”即有開闊之意。齋前有“桐剪秋風”的匾額, “剪”象征探春身上決斷是非, 干脆果斷。在內部的陳設上, 探春將三間屋子連成一片, 形成爽闿敞亮之感。此外, 她的屋子里所有物件都有“大”的特點, “正中設大理石大案”, “案上設著大鼎”……種種陳設營造出一種氣勢恢弘的場面, 包容萬物的浩瀚之感, 襯托出探春的浩然大氣。

  所謂“千紅一窟”“萬艷同悲”, 在《紅樓夢》所有的女兒中, 探春的命運應該算作較好的, 至少在遠嫁后還能回京省親。筆者認為探春的命運與她的雅識敏才, 浩然正氣是分不開的。當然, 更重要的還在于她具有區別于其他女性角色的強烈的憂患意識和責任感, 甚至在她的身上還隱約可見女性自我意識的萌芽。

  二.強烈的責任意識

  在儒家的思想體系中, 家庭責任是重要的組成部分, 而宗法制又使中國古代社會形成了一個個以家族為單位的利益共同體。家族中成員往往一榮俱榮, 一損俱損, 所以中國古代的倫理往往要求士大夫們對家族要有責任意識和憂患意識。而賈探春作為賈府的女性成員, 在她的身上也有這種與男性一樣的家族責任感, 這體現出了探春性格中雙性化的特點。

  最明顯的表現莫過于抄檢大觀園時, 黛玉、迎春毫不知情, 寶釵置身事外, 惜春冷漠無情, 而探春則“秉燭而待”。她憤慨發出“百足之蟲”論, 客觀來看, 這確實切中了賈府存在的弊端。賈府眾人各懷謀求私利之心, 甚至有種種損害家族利益、依仗家族權勢攫取不正當利益的情況出現。探春以其超出一般閨閣女子的洞察力敏銳地察覺到了這一點, 可見她平日對于賈府內的事務非常關注, 且極力試圖挽救賈府的傾頹之勢。通觀《紅樓夢》全文, 寶黛二人始終沉浸在情感世界里, 通過微觀的“情”表達對他人的關愛;而探春則是從宏觀的家族全局出發, 若想避免離散的悲劇, 保持大觀園的美好, 就要擔負自己的責任, 使家族維系下去。

  其次, 探春在發現種種弊病之后, 并沒有像林黛玉一樣只在詩文中表露自己的無奈和悲傷, 或像薛寶釵一樣“不關己事不開口, 一問搖頭三不知”, 而是付諸積極的行動。她主動承擔了管理大觀園的責任, 并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改革。探春管家為賈府節省了一大筆開支, 同時避免了資源浪費, 仆人們也得到了好處, 被激發了積極性, 雙方共利。由此可見探春的改革不同于王熙鳳的弄權, 她是有責任意識地像改變大觀園的疲敝之態, 而不是為一己私利斂財。

  然而, 在近現代文學作品中, 探春身上所體現的這種家庭責任感后已經漸趨于淡薄。典型的例子便是《傾城之戀》5中的白流蘇, 一個處于新舊時代交際處的女性人物。白流蘇身處舊式的封建大家庭, 由于屢次在其家族的裹挾下犧牲自己, 她對家族的責任感已經極度淡化, 甚至產生“這屋子里可住不得了”的想法。從白流蘇身上不難發現, 其家族式的責任意識已經瓦解, 而自我意識已經成為影響其行為的主導力量。

  在個人主義漸趨盛行后, 人們開始追求個人價值的實現, 不再以維護家族利益共同體為使命。但是, 家族概念的極度淡化造成了家庭責任感的缺失。孔子說, “過猶不及”, 現代社會, 許多人身為后輩, 卻打著“個人價值實現”的幌子逃避對家庭的責任, 缺乏如探春一般積極入世的態度。今日之讀者反觀身處封建時代的探春, 不能不佩服于她敢于負擔起管理家族的責任的勇氣。

1.png

  三.女性意識的自我覺醒

  《紅樓夢》展現了對女性的極大關懷, 具有濃厚的女性主義色彩。書中的女性不再作為男性角色的附庸一筆帶過, 而是成為獨立的個體。《紅樓夢》中典型如薛寶釵, 她符合當時的時代主流價值觀, 雖懷“詠絮之才”, 卻“抱樸守拙”, “無才是德”。但是, 《紅樓夢》的偉大就在于它包羅萬象, 其中不僅有寶釵式的遵從者, 還有探春式的叛逆者。正如米蘭·昆德拉所言, “小說的精神是復雜的精神。”6筆者認為, 探春是一個封建家族中特立而矛盾的叛逆者, 該形象的前瞻性主要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第一, 探春的“叛逆行為”在于否定社會對女性“順從”的要求, 而肯定女性的自我價值。她曾言, “孰謂雄才蓮社, 獨許須眉;不教雅會東山, 讓余脂粉耶?”探春認為, 在才情見識諸方面, 女性并不輸于男性, 甚至可能超越男性, 女性應當積極尋找、創造發揮自己價值的平臺, 而不是被“三從四德”的幕布掩蓋自我的價值。

  第二, 探春還表現出強烈的自尊自愛, 并進行了有意識的自我保護。對于損害了自己尊嚴的事情, 探春絕不會一昧順服, 而是直接進行尖銳的反擊。如王善保家的伸手翻開了探春的衣裙, 探春“登時大怒”, 并且打了王善保家的一掌。探春身上的自我保護也是對傳統女性要求中的“婉娩聽從”的一種叛逆。

  第三, 探春具有清醒的頭腦和獨立思考的意識與能力, 她已經不再囿于李紈式的安守于閨閣針黹之間, 或者偏于王熙鳳的借權斂財之道, 已經具備深邃的目光開始獨立思考問題了。而女性跳脫出附庸的角色而開始獨立思考, 這本身是一大飛躍, 也是筆者認為賈探春身上具有前瞻性的原因之一。

  第四, 與賈府其他嫡系的后輩比較, 作為賈府庶出的三小姐, 探春反而更有一種強烈的實現自我價值的欲望。探春并沒有因為庶出的身份, 像同母兄弟賈環那樣自甘卑賤, 妄自菲薄, 而是將實現自我的強烈渴望與家族責任感結合統一起來。對于探春而言, 拯救家族對于實現自我意義重大。她曾言:“我但凡是個男人, 可以出得去, 我必早去了……”, 最后她也以聰敏的才情, 自尊自強的性格, 令人折服的浩然之氣, 贏得了賈府中人的尊敬。

  但是需要明確的是, 探春所表現出來的女性自我意識覺醒是不自覺、不徹底的。首先當時的社會背景條件, 女性根本無法具備“堅持自我”的條件。其次, 它的出現并非探春自覺產生, 而是由于探春個人獨特的雙性化性格造成的, 從范圍上看也僅僅是針對個人的境遇而言, 而不是整個封建制度。所以探春這種女性意識的萌芽具有極強的偶然性。最后, 它僅僅停留在抽象的概念層面, 而未付諸實踐, 深化發展下去。探春最終也沒有像自己所說的那樣從家中出走, 表明對于女性不公地位的反抗, 而是妥協, “……偏我是個女孩兒家!”。可見探春雖然有一定的自我意識覺醒, 卻是不徹底的, 她依舊在等待成為“男性”被賦予實現自我獨立的機會, 而沒有突破女性身份的束縛。

  四.結語

  賈探春終究是當時時代的綜合產物, 在她身上體現了家族責任感與女性自我價值實現這兩大矛盾的統一。而這一點, 恰恰是《紅樓夢》最為偉大和成功之處, 也再次向讀者展示了其復雜而多元的藝術世界。

  在筆者看來, 任何時代都有其局限性, 我們不能認為現代就一定先進于其他任何時代。現代與傳統是一條時間軸上的不同截點, 并不存在對立。我們雖然身處現代, 卻也是“歷史中的人”, 只能“盲目地鍛造歷史…從所有選項中選擇當下看起來最好的一個。”7因此, 應當認識到探春身上的不自覺、不徹底之處有其必然性, 也無需“以貶低傳統的方式來證明現代的優越性”。相反, 我們可以在文本中尋找, 傳統中某些值得現代借鑒學習的地方。賈探春作為《紅樓夢》中的一個女性人物, 不僅是欣賞研讀《紅樓夢》的一個小小切口, 同樣我們也通過這個切口發現, 在現代社會繼承傳統社會的家庭責任感, 并與現代的“個人主義”進行中庸調和是多么重要, 這是《紅樓夢》帶給現代人的精神價值。

  參考文獻

  [1].曹雪芹,脂硯齋脂硯齋重評石頭記[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 2006-10,第465頁

  [2] .姚樹潁清代學者對賈探春形象的闡釋研究[J].牡丹江師范學院學報(哲社版) , 2007, (5) ,第19-2頁

  [3]胡成仁.論探春一大 觀園中的女政客[N]..上海大公報, 1947-5-14.

  [4] .許慎說文解字[M].北京:中華書局, 2015-6,第64頁

  [5] 張愛玲張愛玲文集[M]安徽安徽文藝出版社, 1992-7,第二二卷,第52頁

  [6] .轉引自歐麗娟.大觀紅樓[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2017-8,第4頁

  [7] .轉引自歐麗娟大觀紅樓[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2017-8,第19頁


作者單位:浙江省杭州高級中學
原文出處:陸嘉怡.責任意識與女性覺醒:賈探春人物形象分析[J].文學教育(下),2018(10):36-37.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国色天香社区视频在线观看-草蜢视频在线观看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