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探討《紅樓夢》中賈迎春的性格、命運及其現實意義

來源:文學教育(下) 作者:王釗
發布于:2021-09-23 共3082字
  本篇論文快速導航:

  紅樓夢人物分析論文第三篇:探討《紅樓夢》中賈迎春的性格、命運及其現實意義

  摘要:賈迎春性格具有溫柔老實、懦弱妥協、淡然隨和等多種面相,其悲劇命運與家庭環境、個人性格和殘暴夫婿有關。賈迎春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表現出作者對大千世界蕓蕓眾生的悲憫,折射出人文主義光芒。

  關鍵詞:性格面相;悲劇命運;現實意義;

  《紅樓夢》“金陵十二釵正冊”中有一個悲劇人物,作者對其著墨并不多,卻總讓讀者為之痛心,她就是賈迎春———善良溫柔的二小姐、怯弱麻痹的“二木頭”。如果說探春是沖破灰暗世界的吶喊者,迎春則是淹沒于其中的沉默者;如果說惜春是與俗世決裂的獨行者,那么迎春則是灰暗世界中的犧牲者。她的人生就像一盤任憑擺布的棋局,賈赦的無情“變賣”將迎春推向了深淵。最終“花柳金閨”賈迎春在“山中狼”孫紹祖的折磨中消香玉隕。迎春的性格、命運及其現實意義都有較大的探討空間。

  一.賈迎春性格多面性

  在《紅樓夢》群芳譜中,作者所描畫的貴妃、夫人、小姐、丫鬟形象鮮明、風格迥異,賈迎春這一人物形象雖無夏花之絢爛,卻有秋荻之悲情。《紅樓夢》第三回林黛玉與賈府三小姐初次相見,這正是賈迎春的首次登場,文中寫道:“第一個肌膚微豐,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膩鵝脂,溫柔沉默,觀之可親。”作者對賈迎春的出場采用直觀白描的方法,表明其平庸、老實、敦厚的性格特征。在小說中迎春要么極少說話,要么語言遲緩、耳軟心活。探春說她為人老實、好性兒,寶玉知她從不會與人拌嘴,邢岫煙和平兒也都說迎春是個老實人。除了以上特點,以家庭環境為主的多重因素使得迎春的性格也呈現出怯弱麻木、不諳世事、與世無爭等多重面相。

  1. 膽小麻木、懦弱妥協

  從原生家庭來看,迎春在賈赦和邢夫人那里并未得到溫暖關愛,更多的是冷漠無視,正是在這樣的家庭環境里,她開始變得膽小怕事、麻木無能。寶玉說“二姐姐是最儒弱的人”,小廝們也打趣說迎春是一塊名副其實的“二木頭”。《紅樓夢》中關于迎春的描寫主要集中在七十回以后。第七十三回“懦小姐不問累金鳳”,把迎春膽小懦弱的性格刻畫得淋漓盡致。賈母動怒查賭要嚴懲的犯事者中,正有迎春的乳母。黛玉、寶釵、探春等求賈母“看二姐姐面上,饒他這次”,可迎春只覺沒意思,一言不發,對長輩言聽計從,不敢提任何異議。其乳母不僅聚賭,還偷了迎春的累金鳳,探春要為迎春伸張正義時,迎春并不在意,自認說“多少男人尚且如此,何況我哉”,不愿招惹麻煩。第七十四回“惑奸饞抄檢大觀園”中,周瑞家的從迎春的大丫頭司棋的箱子里查出男女私情信物,司琪被強逐出園,最終與表弟潘又安雙雙赴死。在此期間司棋曾求迎春替她向賈母求情,迎春除了流露出絲絲難舍之外,卻并無多言,且手持《太上感應篇》閱讀。迎春的麻木在此得到了突出呈現,面對生離死別表現出薄情和冷漠。第七十九回“賈迎春誤嫁中狼”,由于賈赦借了孫家五千兩銀子不想還,便把女兒迎春嫁給孫紹祖。被當作抵債品出嫁的迎春到孫家不久便被虐待致死,金閨花柳以凄慘赴黃泉終了此生。

  2. 淡然隨和、與世無爭

  賈迎春也具有安靜隨性、與世無爭的淡然性格。《紅樓夢》中描述的許多重要場景中,迎春大都以抱病為由婉拒,即使出現了也是邊緣角色。第三十八回“林瀟湘魁奪菊花詩”中,眾姐妹或釣魚或看鷗鷺,寶玉則一會兒看黛玉釣魚,一會兒又俯在寶釵旁邊說笑兩句,一會兒又看襲人等吃螃蟹,卻唯獨沒有“打擾”迎春。此時的迎春在做什么呢?文中寫道她“又獨在花陰下拿著花針穿茉莉花”,這“又”和“獨”兩字,既說明迎春已經不止一次如此穿花了,也將迎春從眾姐妹中凸顯出來,這是迎春為數不多的特寫鏡頭,雖然文字極簡潔,卻將她那種與世無爭、恬靜安然的性格表現出來。花陰下一個妙齡少女在安靜地拿花針穿茉莉,生命在歲月靜好中悄然綻放。即便寶玉此時來喚一聲二姐姐,筆者認為迎春也只不過抬頭看他一眼,然后依然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作者沒有寫寶玉此時和迎春的互動,抑或是不愿打破迎春僅有的美好瞬間。再如第二十二回,眾人都猜對了元妃的燈謎,迎春卻猜錯了。當別人都以猜對燈謎獲賞而喜悅時,迎春卻“自為玩笑小事,并不介意”。第三十七回“秋爽齋偶結海棠社”,不擅作詩的迎春負責出題限韻,此場景關于迎春的描寫中,幾處都用到“隨”字,如“隨手、隨口”,把一切交給命運,在表現與世無爭的同時暗示她是把握不住命運的“二木頭”。

1.png

  二.賈迎春悲劇命運成因

  《紅樓夢》人物判詞將賈迎春的悲劇命運揭露出來,錯配孫紹祖,一個是金閨花柳質,一個是無情猖狂子;一個是怯弱的“二木頭”,一個是兇殘的“中山狼”。在迎春香消玉殞的悲劇結局中,孫紹祖是壓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除此外還有家庭環境和自身原因。

  1. 家庭環境的冷漠

  在富貴賈府,迎春似乎是“局外人”。父親賈赦荒淫無恥,對女兒缺乏關愛,為一己之利用迎春去“抵賬”。迎春生母早已離去,繼母邢夫人性格刁鉆,與迎春同住榮府的兄嫂賈璉和王熙鳳,用邢夫人的話來說就是“兩口子遮天蓋日,百事周到,竟通共這一個妹子,全不在意。”在兄弟姊妹眼里,迎春是可有可無的。當賈寶玉迫不及待要起詩社時,探春提醒他迎春還在臥病,寶玉脫口說“二姐姐又不大作詩,沒有他又何妨。”寶玉向來愛護女孩,這次卻把迎春給忽略了。海棠詩社成立時,寶釵給迎春的號就是以其住所命名、隨口而出的“菱洲”。迎春像是一個透明人物,其存在與否無人察覺,冷漠的家庭環境讓她變得日漸木訥薄情,最終難逃悲劇命運。

  2. 自我性格的妥協

  迎春的悲劇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她自我性格的妥協。如果迎春勇敢大膽、有主見一些,其結局抑或不同。在紅樓女子形象中,夏金桂能夠轄制得住丈夫,惜春與家族決裂永伴青燈古佛,探春則欲以己力沖破灰暗世界。而迎春這位賈府二小姐、一等將軍之女、元妃之妹,卻始終木訥怯弱,缺乏主見。在她看來,不介入就是保護自己的最好方式,然而妥協退縮終究成為自我傷害的利器。迎春的不諳世事,讓自己成為任人擺布的棋子,沒有拒絕和反抗。可笑可嘆的是,當探春等為她抱不平時,她卻并不著意,由此看來,迎春的慘淡結局也是她自己悲劇性格的必然。

  3.“山中狼”的摧殘

  壓死迎春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荒淫殘暴的丈夫孫紹祖,一只忘恩負義的“無情獸”、“中山狼”。在孫紹祖看來,迎春只不過是自己花錢從賈赦那里買來的玩物罷了,賈府千金、將軍之女的身份都毫無意義。迎春本來在賈府就不受重視,更何況是別人家中。向來膽小儒弱的迎春經不起孫紹祖的虐待逼迫,出嫁一年后就消香玉隕,這樣的結局對她來說是悲劇也是解脫。因為像迎春這樣的弱勢人物,在那個時代注定沒有立足之地,注定陷入一盤死棋。

  三.賈迎春形象的現實意義

  在“萬艷同悲”的《紅樓夢》中,女兒形象特征鮮明且具有現實意義,賈迎春形象反映出的是作者對弱勢群體的同情。她本是恬靜溫柔、與世無爭的弱女子,所向往的是安穩的生活,如同在花陰下用針穿茉莉般歲月靜好。茉莉諧音“末利”,抑或暗示其結局的悲劇性。迎春若嫁入平常人家,應該會過著平凡而安樂的生活。但她出生在大戶人家,婚姻不由自主,就算隨性淡然、與世無爭,獨守著自己的角落,終究也逃不出賈府即將式微的悲慘命運。在現實中,迎春形象給讀者的啟發正在于一種反證,就算自己難以改變,也應奮力一搏求得出路。迎春形象的塑造折射出一種人文主義光輝,她沒有黛玉的清新脫俗,沒有寶釵的雍容華貴,沒有可卿的婀娜多姿,沒有湘云的俏皮可愛;但在小說中迎春的存在,反映出作者對萬千眾生的大悲憫,是末世中為蕓蕓眾生唱響的挽歌。

  參考文獻

  [1]蔡義江.校注本紅樓夢[M].杭州:浙江文藝出版社.1993.

  [2]鄭慶山脂本匯校石頭記[M].北京:作家出版社.2003.

  [3]吳銘恩紅樓夢脂評匯校本[M]沈陽:北方聯合出版傳媒集團.2013.


作者單位:江西理工大學外國語學院
原文出處:王釗.《紅樓夢》中賈迎春人物形象分析[J].文學教育(下),2020(10):102-103.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国色天香社区视频在线观看-草蜢视频在线观看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