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理學論文

“清官情結”文學書寫的法學價值

時間:2016-03-23 來源:未知 本文字數:2871字
作者:學術堂 單位:

    本篇論文目錄導航:

【題目】 《李有才板話》中的“清官情結”探究 
【緒論】趙樹理小說中“清官情結”的書寫緒論 
【第一章】清官和清官情結概述  
【第二章】 《李有才板話》及其中的“清官” 
【3.1】 “清官情結”文學書寫的根源 
【3.2】 “清官情結”文學書寫的法學價值  
【第四章】 “清官情結”存在的問題和現實意義 
【第五章】從“清官”到當代合格官員  
【結論/參考文獻】 “清官情結”對官員品德的啟示結論與參考文獻


  第二節 “清官情結”文學書寫的法學價值

  “清官情結”的文學書寫本身就是一種詩性正義的體現。在作品敘述的故事中,“清官”人物使得正義得到彰顯,而從作品外部看,作者是借“清官”來傳達自己的正義觀念、正義思想。

  一、詩性正義對現實不公的彌補

  從文學本身出發,詩性正義是指“文學的正義敘事,是文學對于社會正義的倫理訴求和政治關切”①。詩性正義是作家通過文學作品在脫胎于現實的虛擬情境內表達的一種正義,是絕對的正義、普遍的正義、“充分實現”的正義。趙樹理曾說過自己創作的小說是“問題小說”,是為了提出現實中存在并一時無法解決的問題。在小說《李有才板話》中,作者提出的問題是:在革命根據地時期,根據地政權所頒布的法令、政策沒有得到有效施行,各項改革如土地改革、組織改革實施不徹底,一些惡勢力分子欺上瞞下,鉆政策法律的空子,霸占基層權力,走封建老路,欺凌百姓、侵犯民權等。這些問題雖然是通過虛構的文學作品--小說表現出來的,但在當時的社會存在原型,而且是比較棘手、無法輕易解決的問題。

  作者在小說中提出這些問題的同時,又通過新時期“清官”人物形象老楊的塑造,解決了這些問題,使公平正義在小說中得到充分實現。“清官”老楊在文中發揮的巨大作用既是作品“清官情結”的體現,也是作者表達出的一種詩性正義。這種詩性正義對現實社會的不公有彌補作用。

  第一,詩性正義給身處不公者帶來希望。小說《李有才板話》中反映出來的問題是當時社會中尚未得到很好解決的問題,那么在小說發表和傳播期間,那些問題及相應的不公現象依然存在。遭受不公的人們要么在隱忍,要么在等待著爆發,相應社會關系處在矛盾之中。那么小說的發表和傳閱,小說中相似故事的圓滿結局和正義的最終實現,對遭遇不公者來說絕對是“大快人心”.這對他們是一種鼓勵,是正義未被忘記的證明,是正義終將實現的希望。

  第二,詩性正義是對不公現象的回應和評價。現實社會中存在的不公正在文學作品中得到矯正,這是文學對不公現象的申訴以及對不公現象作出的負面評價。對社會不公現象作出的負面價值評判同樣是對不公正的一種懲罰,雖然這一懲罰措施一時不會產生實質效果,但隨著文學作品的廣泛傳播,其有可能發生巨大作用。在《李有才板話》中,作品就對改革的不徹底、惡勢力的狡猾與險惡作出負面評價,并用最終的“打倒”表達強烈不滿。這對于現實社會中同樣的現象就是一種批判,會對相關狀況產生積極影響。

  二、絕對正義對法律相對正義的填補

  詩性正義是一種絕對正義,在文學作品中作家可以引入各種情節、使用各種方法使得正義得到最完全的實現。而相對來說,法律正義則是一種相對正義,是依據嚴謹的規則和程序要求對特定社會關系作出規范,并在法律制度體系下作出裁判,定分止爭,法律正義不一定就是實質正義,法律也無法保證社會所有正義的實現。文學作品表現出的絕對正義可以對法律的相對正義起到填補作用。

  第一,對法律不可能實現的正義的填補。基于特殊的狀況和法律程序要求,有時無法實現法律上的正義,比如殺人者自首后,如果除了個人陳述外沒有任何其他證明其罪行的證據,那么對這個人是不可以定罪處罰的,即使他自己承認。

  而文學作品就可以引入特定情結對這種情形進行懲罰和“追責”,比如被雷劈死--上天的懲罰,自殺--自我懲罰,在其他事情上的更加不順--報應,等等。文學作品會使用各種方法彰顯正義,這種絕對的詩性正義在現實社會中會對法律正義有一定補充作用,對人的行為產生心理威懾。

  第二,對法律實現正義的范圍進行填補。法律所調整的社會關系是社會中最基本最重要的社會關系,相對社會交往中產生的所有社會關系來說只是一部分,對于這之外的社會關系往往是通過道德、習慣、倫理、善良風俗等進行調整和約束,由于缺乏強制力保障,其實現有一定任意性。而在文學作品中,這些關系可以得到符合人類社會基本是非觀、道德觀、價值觀的安排,讓一切關系都體現出正義性。正如《李有才板話》中小元的錯誤是不足以用法律來懲罰的,但作者沒有“放過”他,在最后安排了大家對他的批評,讓他對忘了本分、“壓迫”舊日朋友的行為進行反思并改正。

  第三,對實現正義的深度進行填補。法律正義的實現是通過各種可操作的懲罰、規制和約束措施進行,不論是賠禮道歉、恢復原狀、接受約束、罰款,還是付出自由甚至生命,都只是形式上的措施,無法看到相對人內心是否有所撼動。

  而文學作品中往往有相關人物真誠的反思,對錯誤的深刻認識,將正義的實現直抵人物的內心和思想層面,可以說詩性正義可以使正義得到最深刻徹底的實現,擴充了法律正義的深度。

  三、文學暢想對社會正義的啟發和引導

  (一)中立旁觀者的形成促使正義實現

  詩性正義(Poetic Justice)在最初是作為一種裁判方法提出來的,在美國學者努斯鮑姆看來,詩性正義作為一種判斷正義的標準“要求裁判者應該盡量站在‘中立的旁觀者’的位置,盡量同情地去了解每一個獨特的人所處的環境,盡量以‘暢想’(fancy)和文學想象去擴展一個人的經驗邊界,從而建構一種中立的旁觀者的‘中立性’”①。“暢想是小說設定的一種能力,一種能夠把一件事物看做是另一件事物,能夠從一件事物中看到另一件事物的能力。”①換句話說,“無知導致偏見”,裁判者只有對事務有了充分了解,能夠理解相關人物的情感,并產生共鳴,才能夠處在一個中立的位置,理性地作出裁判。而文學作品,特別是小說能夠讓我們接觸到事物的具體性和獨特性,能夠讓我們通過將小說中體會的情感轉移而對相似的人和事產生共鳴。小說有助于更加中立地裁判,有利于正義結果的實現,而且這種裁判和正義標準會更具人性關懷。小說《李有才板話》就能通過對具體事件生動、詳細的敘述,讓讀者對各個人物主體、對事件有充分了解,同時會對受壓迫村民產生共鳴,會對惡霸產生厭惡,對部分村民的人格弱點進行反思,對官員老楊產生敬仰,這些相應的心理情感都會產生。在充分理解的背景下,在現實社會的相似實踐中,旁觀者、裁判者能更加理性地作出判斷,促使正義得到實現。

  (二)正義情感對現實正義的感召

  文學作品通過各種敘事方式、情感的表達,使讀者深深融入其中,與作品產生共鳴、形成一種獨特的經驗。對于文學作品中所包涵的正義精神、正義情感,讀者同樣會產生深刻的記憶和感受,并將背景由小說轉為現實社會。讀者熱切希望作品中的正義也能在現實中實現,而且會受正義精神的感召去踐行正義之行為,這將引導社會正義的真正實現。正如努斯鮑姆所說:“小說閱讀能夠成為一座同時通向正義圖景和實踐這幅圖景的橋梁。”②在小說《李有才板話》中,作者描繪出一幅農民翻身、正義最終實現的圖景,在這種正義精神的感染下,讀者可能會更加遵紀守法,更加勇于追求自己的合法權利,官員可能會向楊主席的優點學習而變得更加優秀,這些均是詩性正義對現實正義的引導。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国色天香社区视频在线观看-草蜢视频在线观看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