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畢業論文 > 本科畢業論文 > 行政管理畢業論文

現代災害救助中新媒體平臺的價值探討

來源:新經濟 作者:王韻清
發布于:2021-08-12 共4695字

  摘    要: 無論是不久前突如其來的鄭州水災還是一年前的武漢“封城”,每當有突發性公共災難發生,新媒體就成了民眾獲取最新資訊的重要平臺。自然界的災害讓那個特殊區域內數以千萬的人成為各自的孤島,網絡的社交媒體平臺也自然成為了民間自發互助的通道,通過朋友圈、抖音和微博等各種平臺,無數信息一棒接力一棒,將生死攸關的求救信息傳遞出去,使受困者最終獲救。事實證明,只要互聯網用戶愿意從一個個“信息繭房”中走出來,中心化的平臺反而是最好的“串聯”工具。

  關鍵詞 :   網絡新媒體,現代救災,作用

  2021年7月中下旬,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使河南鄭州成了一片澤國,僅17日至20日三天的降雨量已超過鄭州常年的平均年降雨量。這場瓢潑大雨不僅給民眾造成了嚴重的財產損失,還嚴重危害到了民眾的生命安全。由于暴雨造成的停水、停電和交通停運,不少民眾被困在地鐵、公司和醫院中,寸步難行。這些受困者中不乏老人、孕婦和小孩。因斷電斷水、交通受阻等災難發生后的共性問題,受困者們只能待在原地苦苦等待救援。所幸通過朋友圈、抖音和微博等各種社交媒體平臺,受困者得以向外界求助,最終與家人取得聯系。

  鄭州大雨侵襲,政府抗災,民眾相助

  7月19日以來,河南省鄭州市出現暴雨到大暴雨,局部地區出現特大暴雨。這場突如其來的超強降雨使鄭州成為一片澤國。氣象專家對鄭州小時降雨量和日降雨量進行分析,認為鄭州此次降水強度是超千年一遇。據氣象部門統計,7月20日16~17時,鄭州的小時降雨量已達到201.9毫米。19日20時至20日20時,鄭州市單日降雨量達552.5毫米。從17日至20日,鄭州市三天的降雨量已超600毫米,其中小時降水、單日降水均已突破自1951年鄭州氣象站建站以來的歷史記錄。據統計,鄭州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僅為640.8毫米。

  截止至22日中午12時,大暴雨造成鄭州市25人死亡,7人下落不明。上千萬市民因為暴雨影響了正常生活,時刻面臨生命安全。這一場降雨可謂是千年一遇,超大的降水量在國內外都是史無前例。鄭州市氣象臺于2021年7月20日發布暴雨紅色預警信號:鄭州市區及鞏義、登封、滎陽未來3小時內降水持續,累積降水量將達100毫米以上。

1.png

  災害發生之后,鄭州人民的表現讓人振奮和鼓舞。在過腰的洪水中,群眾自發組織起來,救助遇險人員。被困地鐵的乘客們,在過胸的水中相互打氣幫助,救助因缺氧而暈倒的乘客。一群孩子自發走上街頭,組成人墻擋在深水區,警示過往車輛繞道。一個少年樂團在高鐵車站為滯留旅客演奏《我和我的祖國》,安撫人們的驚恐和煩躁。同樣可貴的是鄭州所有的賓館自發降價,為無家可歸或者無法回家的人員提供住宿,有的飯店將自家餐廳讓給受災人員休息,免費飲食。

  鄭州當地政府和群眾抗災的同時,從中央到各地第一時間伸出援手,從物資到人員開展救援和災后支持。針對河南省防汛搶險救災工作,國家防總于20日20時啟動防汛Ⅲ級應急響應。國家防總河南工作組緊急趕赴現場協助開展抗洪搶險工作。河南省消防救援總隊在20日共處置抗洪搶險救援408起,鄭州市消防救援支隊出動消防車548輛次,舟艇25艘次,指戰員2710人次,營救被困人員849人,疏散轉移群眾1500余人。

  7月21日,財政部緊急下達1億元救災補助資金,支持河南省做好防汛救災工作。其中包括中央自然災害救災資金6000萬元,用于支持災區開展應急搶險救援和受災群眾救助工作;中央財政農業生產和水利救災資金4000萬元,用于支持災區開展災后農業生產恢復和水毀水利工程設施修復等工作。

  7月22日,國家防總秘書長、應急管理部副部長兼水利部副部長周學文率應急、水利、住建、衛健委等部門組成的國家防總工作組,赴新鄉協助指導防汛救災工作。工作組趕赴現場后,與河南省政府主要負責同志一同協調組織被困村民救援,從中央防汛抗旱物資儲備鄭州倉庫中緊急調撥40艘沖鋒舟,協調應急管理部自然災害工程應急救援中心(中國安能)2套動力舟橋前來支援。

  據不完全統計,在洪水肆虐鄭州發生的同時,包括河北、山西、江蘇、山東、安徽、江西等等7個省第一時間派出1800名消防員奔赴鄭州,幫助當地救災搶險。后續的支援源源不斷到達河南受災區域。武警部隊和空軍空降部隊第一時間抵達災區,加固堤壩,救助遇險群眾。企業界也第一時間捐款捐物,騰訊、阿里、小米、華為、震坤行等等企業都在第一時間啟動災區救助。

  ·微博求助與“24小時救命文檔”

  由于這次鄭州特大暴雨災害中災情嚴重,受困人數較多,110、120和119等急救電話都無法撥通。更有鄭州市周邊部分地區因唯一通往外界的道路被洪水沖毀,救援人員無法及時趕往現場。21日,一條“母女二人被埋”的求助信息在網絡上引起注意。在滎陽市崔廟鎮王宗店村,一個四個月大的女嬰及其母親被埋在泥石流沖垮的墻體下。由于現場缺乏重型設備,救援效率不高,女嬰的姑姑在微博上發布求救信息,向外界尋求幫助。在被埋二十多個小時后,女嬰成功被救出。

  類似的求助信息不勝枚舉,在20日至23日之間,求助信息充斥在互聯網的各個角落。為了方便用戶發布求助信息,微博開通“河南暴雨互助”話題,成為了較大的信息匯總平臺之一。不少微博大V自發充當“超級節點”,轉發各種暴雨求助信息。不少用戶組成“互聯網志愿者”,將分散各處的險情信息匯總。這樣的臨時組織集眾人之力,將海量的求助、救援和物資信息匯總成表,定向進行物資的匹配和對接。一些女性互助組織專門整理了水災期間女性經期指南,并收集河南暴雨地區的衛生巾需求,聯系相關企業進行定向援助。

  除了常用的社交媒體如微博、抖音和朋友圈之外,大多數人都在竭盡全力地出一份力,因陋就簡地行動起來,試圖突破平臺的功能極限。20日晚8點57分,一份名為《待救援人員信息》的騰訊文檔被昵稱manto的用戶創建。短短24小時內,該文檔更新了270多版,共計超200萬人訪問,收集求助信息超過1000條。除求助信息外,表格里還有個人和商家自發提供的緊急避險地址、民間與官方救援隊信息、醫生撰寫的孕婦居家生產指南等。這個文檔從最開始的一個需求表格,逐漸生長為“多用途”的民間抗洪資源對接平臺。

  民間善意的洪流在各個社交平臺上奔涌。程序員自發制作了可以標記求助地點的地圖小程序;在校大學生組織了兩千人做線上信息核實處理工作;外賣跑腿小哥接單尋找被困老人。除了個人層面的援助外,多家媒體通過網絡直播平臺開辟求助通道。例如,河南交通廣播在直播間右上角設有“暴雨求助入口”,點開后可以填寫姓名、聯系方式、發生地點和求助信息描述。

  面對自然災害,即便遠在異地,人們也能通過網絡為河南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網絡新媒體在現代救災中的作用及反思

  隨著國家電信工程建設的深入,新媒體成了民眾獲取最新資訊的重要平臺。本次的鄭州特大暴雨災害中,無數人成了暴雨中的孤島,他們或近在同城,或相隔千里,但無一不是看著滾滾的洪水無計可施。一場暴雨讓一座城市陷入無信號狀態,所幸有各種社交媒體的存在,大部分民眾才能與家人團聚。

  去年武漢疫情最為嚴峻的時候,《錦繡》雜志的前總主筆鄒波面對微博上暴風驟雨般的患者求助和物資求援信息時曾感慨:“通過今天做物資需求和供給信息鏈接匯總的經驗,才猛然意識到,這種社交媒體,它的功能是多么扁平、簡陋。它的設計就是沖著刷存在感而來的,不管你本意是不是要刷存在,而要真是想在這種平臺做一些有意義的事,這只是一塊幾乎什么都沒有的荒地。”

  (在微博微熱點中,圍繞著“鄭州求助”話題出現的關鍵詞)

GetImg.jpg

  然而盡管如此,每當有突發性公共災難發生,社交媒體平臺依然會成為民間自發互助的通道,無數“人肉”信息節點一棒接一棒,將生死攸關的求救信息傳遞出去。事實也證明,只要互聯網用戶愿意從一個個“信息繭房”中走出來,為一個共同的目標攜起手來,就能夠重振失落已久的互聯網精神,中心化的平臺反而是最好的“串聯”工具。

  開放、共享、協作、去中心化——聯合編輯文檔是互聯網“初心”的最佳體現,上文提及的《待救援人員信息》騰訊共享文檔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最開始只有一位編輯者,隨著時間的逐漸推移,參與到編輯的人數越來越多。為此,騰訊文檔緊急推出“救援互助信息登記模板專題”,涵蓋《河南暴雨緊急求助通道》《暴雨求助信息統計匯總表》等33套模板,提供給有需要收集救援、求助等信息的政府、救援機構及公益組織,可以直接選擇所需模板進行使用。為有序發動應急互助,還將同時協作人數擴容2倍。

  在騰訊的公眾號文章《一個救命文檔的24小時》下方,有一位騰訊文檔團隊的員工留言道:“我也沒想過,我曾經以為騰訊文檔可能只是一個提升生產力的工具。沒想到,我所服務的產品竟成了一個求生工具。協作光標像sos那樣閃,能把人看哭。”

  恐怕連開發者都沒預想過,產品會精準服務哪一類人群。因為對大多數人來說,共享文檔只是普通的生產“工具”。很難想象在這種突發的災難中,最緊急有效的求助,可能是顫抖著在屏幕敲出來的。里面的任何一條信息,或許能夠讓受困朋友們減少幾分鐘獨自面對恐懼等待救援的時間。誰都沒有想到這么一個用冰冷代碼構建的虛擬空間,竟然能容納這么多火熱跳動的赤子之心。

  當然,互聯網平臺上漫溢涌動的善意洪流并不總是井然有序。當求助信息經過二手、三手、四手的轉發之后,會出現在信息流的不同時間節點上,而獲救信息卻不能同步傳播,其間造成的信息滯后、時間錯亂極大地影響了互助效率。有一些大V呼吁其他用戶“直接轉發原博,不要分流”。

  但并非每位用戶都有這樣的傳播意識,更有不少人或出于好心,或出于“私心”,把求救信息復制粘貼自己發微博,不僅徒然添亂,更分散了一手信息的熱度。面對“所有人都在大聲喊叫,可能反而會讓人聽不清楚內容”的狀況,有自媒體人呼吁網絡平臺應該承擔起社會責任,將災難救援進行產品化。自媒體人和菜頭提議,可以“用具體的產品來實現對應的功能,方便人們查詢信息,上報險情,匹配人員和物資。重點是人人都知道入口在那里,也知道進去能獲得什么信息”。

  災情發生后,災區經常被稱為“信息孤島”。每當這種時刻到來,網上就會出現暴風驟雨一樣的信息流。人們因為關切和焦慮,會不斷發布和轉發消息,讓信息洪流變得更加洶涌。從信息傳播的效率來看,可能網絡平臺應該擔負起一些社會責任,永久性地保留部分功能。每當災害到來的時候,人們需要的信息其實只有幾類:求助通道、尋人和報平安、救援點信息、救援物資信息、臨時庇護所和醫院信息,水電通訊保障情況。

  它們都可以由網絡平臺開發,并且作為特定功能保留下來,在災害到來的時候臨時啟用,在災害過去后進行優化。救援信息應該進行產品化,用具體的產品來實現對應的功能,方便人們查詢信息、上報險情、匹配人員和物資。而現在這種在社交媒體平臺上不斷轉發的方式,相當于所有人都在大聲喊叫,可能反而會讓人聽不清楚內容。

  災害發生后,官方和平臺的確及時迅速地推出小程序“河南汛情互助信息快速反饋通道”,這樣有效避免了所有人都在代發、轉發的混亂狀況。但是,網絡平臺的統一入口并不能替代民間的自發互助,因為個體的呼救聲需要被一個個具體的人聽到。哪怕不能立即等來救援,陌生人善意的出手相助也會提供巨大的精神安慰,讓受困者不再孤立無援。對于一遍遍刷新暴雨消息、焦慮到徹夜無眠的人,轉發求助信息也會大大地緩解眼見同胞受難時的“無力感”,進而確認自己存在的意義。更不用說,每次公共災難其實是對民間自發組織能力的一次歷練,哪怕問題重重,總好過“原子化社會”中的一盤散沙。

  弗蘭茨·卡夫卡在短篇小說《萬里長城建造時》里感慨,無數歲月里無數代中國人,永遠激情澎湃,像螞蟻那樣勞動,毫不遲疑地犧牲。那種令人敬畏、堅定如一的集體意志將個人微弱的力量統一在一起,既讓人恐懼,又令人羨慕。在2021年7月20日,這種集體意志在社交平臺上浮現,通過互聯網將全國的普通人聯系到了一起。


作者單位:新經濟
原文出處:王韻清.網絡新媒體在現代救災中的作用[J].新經濟,2021(08):6-9.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桃花影院亚洲综合网更新影片资源